星期四, 9月 17, 2009

∮ 來 自 愛 情 的 地 方 _ A Place Of The Love ~ A. Lloyd Webber's Phantom of the Opera musical 1986, J&MC, MBV ε Robert Wise's The Sound of Music film 1965

,

.來 自 愛 情 的 地 方 ... Aug. 1992


劇魅影」音樂劇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是有機會出國的朋友,不會不去看的現代歌劇。而國內朋友,儘管久仰此劇盛名仍未一睹,但長久以來,市場供貨的配樂 CD,已令很多人愛不釋手。

日子裡有這麼一位朋友。從美國玩回來,以後跟他出去,總是聽他滿口說著此劇精采,一路說到他家,還要一同觀察歌詞提醒他有多感動‧‧‧‧ 看此劇時,坐他右手邊的戲癡已看夠七場,坐他左手邊的老太太,倫敦、紐約、洛杉磯到處跑,也已三場‧‧‧‧ 而每個人的眼淚流量都不曾斷水似的。經朋友詳述此齣劇情為一位毀容的歌劇幽靈,愛上歌唱的女伶,如何賜與她才華傾訴愛意,但總是分隔人鬼兩個世界。

再聽這些音樂,心有淒淒焉。朋友問我一句:「假如也有個像 phantom 癡心的人愛你的話,你會怎麼辦?」頓時我啞然,不知從何做答。一天中午坐公車,盯著窗外白茫茫,耳機傳出「多希望你能再一次在這」的歌頌,不禁嘩嘩淚下。滾在臉頰怕旁人看到,才慌張轉開自己的臉。

那全心全意施展全能愛情的人,無疑是來去的鬼,才華的鬼。叫他看上的人永遠屈從他的意旨來去孤獨,只因為已被全愛擁據。如同理想愛情,在遙不可及的地方;可追求,卻到不了的境地。來自愛情的地方,已啟示人類千年,嚐遍過多的情歌,流俗成欺瞞。看這一代新生樂手表達情愛,十足令人噓唏。索性一手擊滅愛的神格,血淋淋呈現現實裡愛的無情,惘殺愛的矯作。

看出身八O年代,影響樂壇至今,哇哇吟哼歌謠,蔑視世故的「耶穌與瑪利之鏈」The Jesus and Mary Chain,'92年第五張代表作稱做「死了甜心」Honey's Dead。同樣影響迷幻樂風,涉足迷矇幻聽與藝術張力的口碑團體「我 X X的情人」My Bloody Valentine,新作正是「無愛」Loveless。這些重新出發迷惘愛的吟喃,絕不抒情,但卻真性情。掏心肺腑地原樣騷動,幾夜下來也是吟哦闌珊。

正是現實裡看過太多,而虛幻總是太遠時,愛情如何一回事?「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 的小白花*,永遠會是最完美的,絕不可能。看這世界,已無人輕信至真至誠,而叫囂,而勞怨,不可及的神話如同傳世的鬼故事,繼續觀望人國之哭嚎。聽夜晚的歌流淚哭心,至久如重覆的黎明,來自愛情的地方,回去了所有夜晚的音樂,你來自那個地方。

.

「歌劇魅影」音樂劇,2006 年已來台演出,演出於台北中正紀念堂。

post_ Apr. 22 2005 ε post again_ Sep. 17 2009. alone..
publishin' 1992
words
©1992, pic ©2009_ Jero Smith.朱 , 朱覲紅
( except where mentioned)

* 小白花: . Here means

雪草/ 火絨草/ Edelweiss/ Leontopodium nivale subsp. alpinum .
瑞士國花

英文俗名 Edelweiss 來自德文 edel (noble, 高貴) 和 weiß (white, 白色)

學名 Leontopodium nivale subsp. alpinum (Cass.) Greuter 2003
syn. (basionym)Leontopodium alpinum Cass. 1822
( 2003年 Werner Greuter (27 Feb. 1938- _Genova) 發表為 亞平寧山薄雪草/ Edelweiss of the Apennines , 為 亞種 )
屬名 Leontopodium 來自希臘文 leon (lion, 獅子) 和 pous/ podion (foot, 腳)

花語 Langage de la Fleur __ 可貴的勇氣, 珍貴的記憶, 摯愛

.
.words
©2009_ Jero Smith.朱

5 則留言:

tmc 提到...

那麼,最後你有沒有去看「歌劇魅影」呢?

真是先驅,在九二年已有這樣富前瞻性的評論。歌頌愛的偉大、讚頌戀人,或抒發失戀的悲傷,一直是文學、音樂或戲劇的不朽主題

但時下已沒太多人相信此志不渝、海枯石爛。愛情縱使未死,也只是一天一天在消磨
Everyday I Love You Less and Less (Kaiser Chiefs)

I love the sound of you walking away......Why don't you walk away? No buildings will fall down, No quake will split the ground (Franz Ferdinand - Walk Away)

Jero Smith.朱 提到...

Dear tmc:
^-^ 有的 買Faye的票 排隊都不用排..
買Phantom of the Opera的 不一樣了
..我帶著i-pod 和書 賣票前兩小時人到
人都已經不知道排到那..

我只知道等賣票時間一到 已經排很後頭的他們 眼神盡是 hopeless~

(~ 但.. 那場在中正紀念堂的 musical經驗 對我是災難 座位已經太靠 speakers 之前soundtrack 也聽太熟 臺上的唱功反而讓我很挑剔.. 加上視覺上 感覺舞台空間非常狹隘..

不瞞你說^^" 我是企望它早點落幕 >0< Oh! My God.. ㄏ)
anyway 音樂的臨場經驗 珍貴的是"現場感" 這所感僅此一次 沒有其他經驗可以替代..相信你親臨的ITN 對你意義也是如此吧!

~ 當時的票根 還是連著的 沒分開..

Franz Ferdinand 該是個有趣的組合 團名頗有意思 封面也很不同 我是因為他們拿了2004年的 Mercury Music Prize 認識他們^^"

" 愛是.. 美麗? 炫耀?

愛是不懼怕 在懼怕裡沒有愛
愛是日復一日 一成不變
愛是承諾 承諾來自誠實的美德 人可以戮力誠實
愛是平凡 但不是每個人天生有辦法平凡

..愛隨處可見 ♥ "
Sincerely Yours, Jérô

Jero Smith.朱 提到...


Edelweiss Pirates
Edelweißpiraten

為二次大戰時 德國反納粹的年輕組織
既不親英 也不近美
反納粹純粹為了年輕的傲氣與理想
被送上絞刑的 許多是未成年人!

__ 他們的標誌 即是歐洲山上知名的小白花_ 薄雪草

記錄片導演 Niko von Glasow (1960- _Köln)
2004 年拍有 Edelweiss Pirates 電影
導演本身是 Thalidomide/ 沙利竇邁附作用 致天生畸性的患者~
是相當特殊的人物


Des Hitlers Zwang, der macht uns klein,
(Hitler's compulsion, it makes us small)
noch liegen wir in Ketten.
(still, we're bound in chains)
Doch einmal werden wir wieder frei,
(But one day we'll be free again)
wir werden die Ketten schon brechen.
(We'll smash through the chains)
Denn unsere Fäuste, die sind hart,
(For our fists, they are hard)
ja--und die Messer sitzen los,
(Yes, and the knives are attached loosely)
für die Freiheit der Jugend,
(For the freedom of Youth)
kämpfen Navajos.
(the Navajos fight)

__ one subgroup of Edelweißpiraten, the Navajos, sang.

tmc 提到...

>> 有的 買Faye的票 排隊都不用排..
買Phantom of the Opera的 不一樣了

果然是外國的月光份外明亮

>>那場在中正紀念堂的 musical經驗 對我是災難

那麼,你一定跟其他戲癡一樣,雖然未被感動,已經眼淚流量都不曾斷水似的

現在科技已很先進,音響、畫面質素,都比以前好多了,但那份"現場感"還是怎樣也無法取代

真不知道 Edelweiss 是瑞士國花,也不知道原來它是高貴的象徵

第一次認識這種花,是1988年一隊叫 Edelweiss 的英國跳舞組合,他們唯一的一首流行曲喚作 Bring Me Edelweiss

時代的確變得很快,同樣是拿 Edelweiss 作名字,二次大戰的青年人不顧性命也要與強權對抗

四十多年後的1988年,是 Acid House 的年代。那隊叫 Edelweiss 的舞曲組合當然沒有 Edelweißpiraten 的那份烈士的高尚情操,而是追求享樂和頹靡

不過相同的是,不論是在戰火還是安逸的環境下長大,青年人追求自由的熱情,什麼年代都沒改變過,für die Freiheit der Jugend, (For the freedom of Youth)

Jero Smith.朱 提到...

^^ 謝謝你的介紹
聽起來他們好像有 Dee-Lite的味道 是嗎?^^"

應該說 王菲的來台演唱會 僅此一場
整個台北體育館(當時還未改建!)
整個環圓周一圈的看台 票源充足
但當晚進場 情況不一樣了
僅此一場的演唱會
當天該出現的 紛紛都出現了
而大家都排在比龍還長許多的人龍裡
等進場..

我記得 菲有晚開場
一直有人以為舞台幕要開了
不時掀起歡呼
但事實上是等了許久幕才開..

她唱 Blondie 的 Heart of Glass(same title as TMC^^")節奏沒跟上
以忘詞處裡了..(~as bef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