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31, 2012

「 輕 生 」Lightness oʄ Being‧Debussy's Chou Chou, ɑnd Virginia Astley's Darkness Has Reached Its End, 一九八五。維琴尼亞 之 「 黑 暗 到 達 它 的 盡 頭 」




Lightness oʄ Being
. . .

( i- JJ )

去很長一段時間 我很入戲 The Hours。 和 The Sheltering Sky 不一樣, 我並沒著迷到讀原著, 但是當時 (忘了為何, 可能是買水族的路上.. ) 我興沖沖跑大老遠, 到某一家百視達, 詢問有無販售 The Hours 租後的清倉片。 當時的我, 工作會接觸植物精油, 可能是刻意, 但我無意失禮, 我全身(很明顯的..)散發出’花’的香氣 (我著力選的花香調), 在百視達招呼我的女店員, 睜大好奇的眼睛, 問我這聞起來不像香水的香味怎麼來的? 我怎麼回答.. 我忘了; 記得她殷勤的往地下室去, 像是費一番功夫, 拿出來一支可以價廉賣我的片子, 可惜 我沒名片, 不然遞上一張, 不至對清新的她太失禮

當我和朋友聊天, 我說我不知道為何, The Hours裡女主角的遭遇, 讓我入戲三分。 我分明是男生, 腦子卻縈繞拋家棄子, 自我放逐的 Laura; 口袋裝進石頭, 走入河裡望向他方的 Virginia, (這營繞不去, 就像很長一段時間, 我人在 A r e a, ..是 Area, 不是C o c t e a u T w i n s.. 裡, 根本走不出來) 。 我朋友應答: 你怎麼知道 你上輩子不是 Virginia Woolf?

當下 我嚇一跳。 在這我並不想自美, 或者 我朋友不明瞭, Virginia Wolf這個名詞, 多麼的有意義。 但我了解他為什麼這麼說, 可能是出於勸導, 或他的宗教信念, 不容輕忽’輕生’的業帳。 他想告訴我: 輕生者生生世世面對相同的問題, 唯一途徑, 就是這輩子解決, 去解開這個'結'。

東方人對於輕生者, 比起西方人 更多的不諒解 與言語的詛咒。 我們是為懼死而生 還是生比起死 需要更大的勇氣..

..難怪 Virginia Woolf要瘋狂.. 過去我在朋友家 看著土司麵包刀 鉅齒的切口 不由得說著; 而我朋友 一旁微笑的 看著洗碟槽前的我。 喝.. 我一點都不懂 Virginia, 人家 The Hours裡, 家事根本不勞操手。 但 我這麼說吧.. D e b u s s y怎麼看, 橫豎都是喜歡, 那我上輩子不是 Virginia, 是 Claude-Emma。 這位鬧婚變的男人, 寧願眾叛親離走他鄉, 也要娶他生命裡的 第二個 (或說 最後一個)女人, 生下寶貝女兒, 喚她 Chou Chou, 恩.. 就是'朱朱'嘍。

( ii- Japan )

片封面, 對於創作時下音樂的藝人, 無疑有著’標誌’的作用。 就像要說那張 T h e B e a t l e s, 村上春樹最愛聽的那張, 和朋友聊, 都這麼說的: 就那張封面4個人站一排, 和一堆假人合照, 背景紅紅那張。 唱片(或說音樂)封面, 標示著時下藝人的作品紀錄; 但 音樂是甚麼? 音樂不就訴諸無形, 頂多給你歌詞, 樂譜讓你翻閱, 需要封面幹嘛..

這類音樂'形而上'的藝術哲思, 是我一向習於徘徊的推敲辯證。 但這無意深入, 而說往古典樂。

在聽古典音樂的時候, 如果有人宣稱: '他只著重原版封面, 在CD上的重現' 那, 只是自討苦吃。 除非, 這樣的人才, 找往過去發行的黑膠唱片 (時下在國外拍賣網站 多是這類古董在流通), 才能達至如此’絕對’的品味。 只要說到CD, CD的載體, 和黑膠唱片, 有相當的異質, 而人類文明 步入數位商品化的時代, 過去的黑膠資源, 一一轉換為CD載體, 供應市場 封面一改再改..

在古典音樂身上, 這層 達至音樂’形而上’, 脫離包裝的曲衷

但這篇的第二段落, 要說的, 如子標題寫的, 要提日本。 以占星的立場, 關於遠東的國家, 傳統上, 通通劃歸天秤座管轄。 在這 關於 中國, 日本, 就無細分。 看過這樣的解釋: 為了解釋日本, 這樣一個’奇怪’的國家, 書裡強調日本是個金牛座的國家 (援引當時的昭和天皇, 生日是金牛座; 日本的行憲紀念日也在金牛; 觀察上; 日本人工作勤勞; 效忠的依賴感強, 表面禮數週到, 私底下是自己一個世界; 充斥官能的滿足; 而日本人, 實際上心裡是(極)排外的。 這些多少和金牛特質相符; 也看到 中國和台灣, 是真正天秤座, 兩端的國家)

而日本是A血型占民族百分比多的國家。

OK, 還是說封面。 若有人宣稱: 他只著重原版封面, 在CD上的重現; 那自找麻煩的他, 最後只能找日本救他。這樣一個務實, 卻帶夢幻氣質的’奇怪’國家, 講到封面實事求是。 話說我很喜歡 EMI 再版, Jean Martinon 指揮法國國家管絃樂團的 Debussy絃樂全集, CD第二輯封面。 是 J. H. Stuttgart 畫的 Christmas Tree and Children’s Musical Instrumentals (天呀! 什麼時代了, 網路上竟然沒有這位畫家的圖片。) 而全世界, 只有日本的’再生盤', show了當年 七O年代時候的黑膠原圖, 好不簡單!

當年 親愛的 Debussy, 抱著得來不易的摯愛, 喚她 Chou Chou。 當這位父親 在一次大戰剛結束時辭世 巴黎街道一片冷清; 而朱朱一年後; 因白喉 也隨他逝去。 Chou Chou曾這麼說 Debussy的音樂: 爸爸聽得多 (意指 Debussy演奏時, 融入周遭環境 當時的氣氛)



Children's CornerChou Chou而作。 原為鋼琴獨奏 後由 Debussy好友 指揮家 André Caplet改編為管絃組曲。 這闕曲子標題 Debussy下標以英文 呼應'親愛的朱朱'





..To you wherever you are, our love is stronger through pain. So
H O P E, F A I T H F U L and T R U E, so P U R E, clear as crystal, And sorrow shall pour from my heart, as flowers appear on E a r t h.

星期六, 12月 29, 2012

‡ 神 舖 ( 在 山 丘 上 ) Ruɳɳiɳ' (God's Shop) Over The Hill ‡‡

‡ ‡



– 1 7 9 1 – 1 9 7 7 – 1 9 8 5 – 1 9 9 4 – 2 0 1 2 –
和 神 交 涉


典音樂, 有一樣規矩, 和搖滾音樂, 相當不同。 話說: 我曾經很認真的在聽'當代作曲', 不管在唱片行找曲目 或向古典音樂代理商洽詢, 那時候 都被當成'異類'; 曾幾何時, 我也已經完全不聽當代作曲- 那些積極為表達’醜中之美’的音響曲衷, 對我真的夠了。 但 古典音樂 沒有死過。 就算當代作曲, 全數忽略過, 他的過去曲譜, 卻一再的, 在音樂廳 在新錄音 在自家的鋼琴前, 沒停過的被人詮釋。 今天, 這世界若不出產作曲家, 我們可以聽的音樂資源, 也不會少- 甚至捫心自問, 這些東西 早已經聽不完。

時下, 在水管收’看’影音, 是另一項趁著科技, 成就的視聽現象。 五花八門的音樂視聽, 提供起人們 前所未有的'免費'視聽經驗, 同時也歡迎人們留言。 在這些留言的交流中, 最常閱讀到: ‘今天的音樂 沒有過去好’ 這般微詞; 也已經有人說: ‘現在的音樂 若有可聽之處, 是玩奏過去的曲子’

搖滾音樂走過60年頭, 到這時候, 你還在聽新專輯聽新歌嗎? 讓我說: 我曾很認真的在聽'新的’創作專輯, 不管想在唱片行找唱片, 或向時下音樂代理商洽問, 這時候 都被當成'異數'; 曾幾何時, 我也已經完全不聽新的創作專輯- 那些’前人做過’的音響曲衷一再聽 對我真的夠了。 但 搖滾音樂 沒有死過..

只是搖滾音樂文明, 畢竟比起古典音樂摩登, 每一位創作歌手, 或傑出的演唱, 都為曲子 已留下經典的錄音版。 人 無法聽到 由莫札特自己指揮的作曲, 並由他欽點最好的詮釋; 但 K a t e B u s h 's Running Up that Hill (A Deal with God) 一再被翻玩, 人卻最想聽到, 她本人具代表性的原唱。

標題的數字 分別表述人類時間裡 下列事件:

1791: 音樂裡 僅有的音樂神童 莫扎特 以35歲年紀 於維也納死去。 死時落魄潦倒 沒被視為一位作曲家 骨骸和維也納市民合葬

1977: 音樂文明裡 經典的一個階段。 The Clash 於音樂裡叫囂 "No Elvis, Beatles or The Rolling Stones in 1977!.."
N e i l Y o u n g 有感時不我予- 經典搖滾式微 叛客之聲熾熱狂囂。 他寫下: Rock and roll is here to stay,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The king is gone but he's not forgotten, this is the story of a johnny rotten (of Sex Pistols), 此曲於兩年後發表。
同年 搖滾之王 Elvis Presley 孤獨裡 年僅42歲死去

1985: 音樂當中 所謂’新音樂’ 最好的時間點, Kate Bush 經典的 Running Up that Hill問世, 在說兩性的戰爭- 永恆的議題

1994: 音樂文明沒剩幾年好光景。 帶頭吵的 Kurt Cobain, 27歲的年紀死去, 死時留下字條 提及: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同年 Neil Young在演唱會 為這燃盡生命的年輕人獻唱 唱著: once you're gone you can't come back..

2012: 在這年的新歌新專輯年度選 美國團 C h r o m a t i c s 的 Kill for Love專輯表現佳。 這張專輯, 以 Neil Young 的 My my, hey hey.. 開場; 同年受邀在 Karl Lagerfeld 的 CHANEL ’13春夏時裝秀 現場演出。 此秀的結束曲 是此團向 Kate Bush 致意

..啊! 時間又到了。 這時候 沒在聽時下的音樂 卻拿榜單聽有什麼音樂的時候 又到了..



My my, hey hey.. Rock and roll is here to stay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My my, hey hey.

Out of the blue and into the black
They give you this, but you pay for that
And once you're gone, you can never come back
When you're out of the blue and into the black.

The king is gone but he's not forgotten
This is the story of a johnny rotten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it is to rust
The king is gone but he's not forgotten.

Hey hey, my my.. Rock and roll can never die
There's more to the picture than meets the eye.
Hey hey, my my.

http://en.wikipedia.org/wiki/My_My,_Hey_Hey_(Out_of_the_Blue)

星期日, 12月 23, 2012

.Remembrance oʄ Things Past . 追 憶 易 逝 韶 光 ɪv.




M A G I

! 好久沒好好翻一本字典了..

我很喜歡一本著色簿, 那是小時候的事了。 那本著色簿, 應該是我到樓下的校園書房, 什麼都翻的時候看到, 跑回家 要求說我要買的。 校園書房, 走的是基督教 西方文化格調, 書堆裡, '當時'總比附近其他書店, 有更多的外文資訊; 我喜歡的這本著色簿, 寫著外文, 畫的是鳥。 為了符合著色用途, 在打開有A3尺寸, 那樣大的頁面, 每隻鳥都活現的 統治我視覺的眼。 他們的對應顏色, 就印刷在簿子封面, 而我記得, 我的彩色筆 其實捨不得 往他們身上塗

或怕我技術不好, 或我心知這是褻瀆

..但我勤翻字典。 在我那時候的年紀, 我已知道'英文'字, 只要字典不離手, 每個字 都有辦法, '能'在字典裡找到。 我就按照墊版上, ABC字型的排序, 賣力的 組織組合的順序, 在字典裡找字去

但我喜歡的花鳥, 多是有專有名詞, 或當時 我還不知道 生物有'學名'這種東西。 這些字 並不是隨便一本字典 有辦法提供的。 於是一些印象當中 似曾相識的'字', 就蟄伏在腦海。 我的人生活到四十歲, 還在用字典..

但, 好久沒好好翻一本字典了。 現在, 每天都在查字的是 wiki, 眼睛沒離開螢幕, 字典就在 yahoo.com。 當節奏放慢, 我很喜歡上 dictionary.com; 雖然 用'英文'解釋'英文單字', 得先禱告 此舉別引發更多霧水才好; 在他的介面, 深入可詳查單字的源由, 輕鬆則有多元的'字的'趣事

也逢應景, 這幾天 在他介面上, 解釋幾個和耶穌誕生 有關的單字。 包括 Magi, Myrrh 和 Frankincense; 而 Nativity在這 他也有沒用'大'寫的。 MyrrhFrankincense 是兩種香料植物: 沒藥 和 乳香, Commiphora myrrhaBoswellia sacra, 均取其樹脂, 均原產於 阿拉伯世界, 均為 Burseraceae 科。

若延伸 Burseraceae這科的中譯, 就很頭痛; 這科為我們熟悉的; 是蜜餞 橄欖 Canarium album (所以會翻譯為 橄欖科); 但是 我們最熟悉的 橄欖, 卻是榨油的 Olive/ Olea europaea, 他在 Oleaceae 科, (Olea 在這是 Oleaceae的模式屬; 茉莉 桂花 都在此科), 卻不翻譯 橄欖科.. 中文名稱 還 真不是一個'亂'字 可以交代。 而 Myrrh 這字延伸, 可找到 Myrrhis odorata, 即 Cicely, 常聽到的一個字

..好久沒好好翻一本字典了。 那些陪我長大, 書頁薄如翼, 印滿密密麻麻的字, 植物動物的名字, 經常不出現在裡面; 但這幾本字典,還在身邊, 翻開時 不時會掉出花辦, 飄出草藥混合玫瑰 乾燥後的味道..

他們押閤起我閱讀的花。


方三博士 出現在荒誕的 法 蘭 基好 萊 塢 荒誕不經嚴肅起來。 Make love, you go.. 曾幾何時 you字在這 我已換上I..

且莫忘: I'll protect you from the hooded claw, keep the vampires from your d o o r..


MAGI: Though Jesus' birth got off to a rough start, things definitely started looking up once the Magi arrived. Outside the Nativity Story, Magi refers to a class of Zoroastrian priests in ancient Media and Persia, reputed to have supernatural powers. The word is thought to originate as moyu in the ancient Persian language Avestan. Within the Christmas story, the Bible depicts these Magi or "Wise Men of the East" as presenting gifts to the Baby Jesus. But today "magi" can also mean astrologer.

MYRRH: Though the exact number of Magi present at the nativity is unknown, biblical scholars assume that there were three based on the number of gifts they brought. One of these was myrrh, a bitter-tasting resin gum traditionally made from small thorny trees of the genus Commiphora. Exodus 30:23 cites myrrh as a key ingredient in the holy anointing oil used to consecrate Aaron and his sons as priests. Myrrh as a gift of the Magi symbolically anointed the infant Jesus as a religious leader.

FRANKINCENSE: From perfuming the sanctuary in Exodus 30:43-38 to aiding prayer in Revelations 8:4, frankincense makes numerous appearances in both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 What is it? Frankincense (a.k.a. olibanum) is a gum resin made from Boswellia trees native to Asia and Africa. It can be burned as incense or used directly on the skin as perfume. Etymologically, frankincense is from the Old French, franc- means "noble or true" referring to the purity of the "incense" it describes.

dictionary.reference.com

橄 欖 Canarium album, Burseraceae (橄欖科)
錫 蘭 橄 欖 Elaeocarpus serratus, Elaeocarpaceae 杜英科
欖 仁 Indian almond, Terminalia catappa, Combretaceae 風車子科 (使君子科)

Sat. big rain, 9 may 2015

星期五, 12月 21, 2012

◎ 末 日 音 響 Mayan Calender Apocalypse

2 1 1 2 2 0 1 2‧1 2 2 1 2 0 1 2End of the 1 3th B a k t u n


末 日 音 響
S o u n d s i n T h e E n d o f A D a y


著兩天, Googleg上頭, 連番上演兩支精采的 Doodle。 昨天20號 是格林童話問世200周年紀念, google chrome版的 doodle, 是一連串 目不暇給的敘事圖畫; 今天21號 不讓 wiki整理 2012年'末日現象'的本日文選專美, 隨著看熱鬧 和瞎起鬨的人起舞, 今天的doodle, 以馬雅象形文字的石雕, 加入這場鬧烘烘的跨年前戲

是說: 相似一天的結束? 還是: 一個人的最後一天? 兩者 都和吵鬧的內裡有別。 曾聽過對於'末日論調'人士, 最佳的批評: 「那些嘴巴上 提倡世界末日的人 自己趕快去死一死。」 三不五時 會傳出某某末日教派 教主率領教徒通通死光光的新聞- 當一個人死了, 這世界就結束了, 不再有意義- 不再對他存在意義, 一切都不重要了。 什麼是世界末日? 就是個人走向他的死亡; 每天都是世界末日, 每天也是新的世界, 人們還會再衍生: 下個世界末日的日子。

要聽 Olivier Messiaen? 還是 The Doors? 其實 都不重要。 末日真的要來, 啥都別聽了.. 末日還是不來, 很快 健忘的人類, 馬上換上耶誕的應景音樂, 跨年的煙硝行頭- 梅湘 1941年 在集中營不知生死, 素材侷促的當頭, 交出克難的'末日四重奏', 聆聽的對象 只是獄友 和獄所管理員, 嫋嫋音響孱弱的呼應神; 門 1967年, 吉姆在不知生死裡吞雲吐霧, 經驗迷幻的興頭, 發出啟示的呼籲, 聆聽到現在, 他自己成了神- 體驗迷幻的神, 徒留無能經驗迷幻的徒子徒孫興嘆- 當此跨年好戲上檔, 沒人要這種的東西應景。

飛在梅湘音樂裡的幾隻生物, 在這 不是鳥, 而是幾隻蝴蝶。 是飛在非洲的 海軍準將Commodore/ Precis octavia; 和俗稱 Lilac BeautySalamis cacta; 及飛在五大洲的 枯葉/ 橡葉蝶/ Oakleaf, Kallima inachus這種, 飛在印度到日本。 他們在分類上, 都有些難解的關係, 他們都是 蛺蝶科, 挾翅膀出竅, 天地間 神交靈魂的賽姬


Each tear: a row of stars, Each pain: a sun. A Sun that tightens air And a light that knows not light itself, That knows but mass, And by total force Does eat up the heavens To fill its maddening sight. A dainty sum! Made of mind-sacks that never die, Of Suns that are always weeping. - James J. L e e



星期三, 12月 19, 2012

∭ 如 歌 的 行 版 oƒ 佛 羅 倫 斯 的 回 憶 bʯ Pyotr I.Tchaikovsky. Souvenir de Florence I 8 9 2


tring Sextet in D minor "Souvenir de Florence", Op. 70, for 2 violins, 2 violas, and 2 cellos composed in the European summer of 1 8 9 0 I I. Adagio cantabile e con moto. premiere: 1 8 9 2




B o r o d i n Quartet, 1965

 P r e p o n a :  origin of the name unknown. The prepona butterfly is the fastest of all butterfly species, with the capability of flying at a top speed between 40 and 50 miles per hour!

  prepona /prêpona/ (Serbo-Croatian), groin, hurdle, obstacle.

  A g r i a s :     classical Greek, αγρια, wild.

星期二, 12月 18, 2012

咬 牙 的 王 子, 不 快 樂 的 彼 得 The Big-toothed Prince and Unhappy Peter, à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7 M a y 1 8 4 0 – 6 N o v.1 8 9 3




咬 牙 的 王 子, 不 快 樂 的 彼 得
The Big-toothed Prince and Unhappy Peter


1892年, 胡桃鉗在耶誕節前的星期天 上演的時候, 離1893年, 柴 可 夫 斯 基 以53歲年紀, 一說受不了同性戀傳言的壓力自殺; 一說意志消沉誤飲生水得霍亂死; 一說他的死因 歸究於同儕安排的計謀, 離開人間 已經不到一年。 這是 柴可夫斯基生時 最後一部 安排上演的芭蕾舞配樂作曲, 首演當時, 和他生平的最後一部歌劇 Iolanta 同時上演。 Iolanta 說的是, 在父愛呵護的花園, 長大的公主, 面對自己失明的問題, 找回光明, 與她的男人共築幸福

胡桃鉗 的童趣, 和次年, 12月23日於威瑪首演, Humperdinck 的 Hänsel und Gretel, 一樣是西方 耶誕節的應景戲碼。 不難想像孩子夢想 Hänsel und Gretel 的糖果屋; 但是胡桃鉗, 能教早熟的女孩喜歡上; 男孩要喜歡, 卻顯得奇怪..

故事是負傷的玩具兵, 因為女孩克拉拉的勇敢相挺, 打敗鼠王, 於是他帶著女孩, 共赴他的玩具國, 欣賞精心為她準備的節目。 助負傷的玩具兵取得戰功, 顯現女孩內在男孩的活潑面, 而男孩們, 並不會輕易承認自己身體功能有缺陷, 或看清楚自己的世界, 比起女孩的 更為不切實際

Google於18號今天, 昭告這是 胡桃鉗 自1892年首演以來的120周年誌慶, 當此時 帶有應景耶誕的趣味。 音樂選自 胡桃鉗 第一幕, 當孩子上床後, 女孩放心不下她的胡桃鉗士兵, 跑到客廳抱著她的這個耶誕禮物, 在沙發睡著.. 然後鼠王帶頭鼠輩作亂, 她幫她的玩具兵, 打贏一場戰.. 然後士兵在冬天的雪景裡, 帶領她 開始一趟旅程..

當克拉拉抱著心愛的胡桃鉗士兵睡去, 我能想像, 這柴可夫斯基的語言, 於他抑鬱的心坎, 有位毅立的王子, 老實守護他的國度。 朋友說: 沒有耶誕, 或是佳節, 一切不過是商人炒作商機的點子.. 我認為無關好壞, 快不快樂, 這些時間裡憑添的事記, 一切不過是時令。




P t e r o c a r y a 楓 楊 屬, 胡桃科 from Greek, pteron, wing, karyon, nut; winged nut.

P t e r o c a r p u s 紫 檀 屬, 豆科 from Greek, pteron, wing, karpos, fruit; winged fruit.

星期三, 12月 12, 2012

越 牆 的 蝶 ⋈ Butterƒly ҩveɤ the Wɑll


timulation in Decadence 0 8 dec.2 0 1 0




越 牆 的
B u t t e r f l y o v e r t h e W a l l


管 從上星期六改版, 到現在好多天了, 不時在ie瀏覽時無聲, 或搭載blog發不出聲音, 甚至臉書這 都有啞掉的情況; 還有時候, 介面會出現速度選項, 讓你快撥或慢放- 時下的線上影音, 不知道要發達到什麼程度, 才善罷干休..

也許只有水管毀滅, 人類才會再度懷念, 音樂那得來不易的美好; 但這單純的想法, 就如唱衰世界末日- 也許只有世界毀滅 人類才會真的想要珍惜, 地球資源的難能可貴- 世界是有一天會毀滅, 沒有可能超越時間的人文, 連水管有一天都要堵塞, 只是 不是現在。

Charlie bit my finger 是水管上面, 很有名的一支影音。 有名到從'07年上傳至今, 超過5憶人次收看的視訊收益, 足足可以成立"哈利與查理"基金; 連'哈利的手指頭乾淨嗎?' 作他們爸媽的, 都要巨細靡遺的回應。 在他們的頻道, 有一支他們玩公園旋轉鐵輪椅的影音, 取名'Nowhere Fast'

The Smiths Meat is Murder B面的第一首歌, Nowhere Fast 我在看到哈利與查理的影音時, 才意測到 在表達: 哪都去不了的原地打轉; 2010年這時候, 我興之所至, 翻譯起 The Moon Seven Times Curling Wall。 當時, 我在網路看來看去, 只能找到寫'冰壺'的資料; 2年後 我在圖像搜尋, 看到樂高組合積木, 排列一圈的牆圜, 才領教到 在表達: 圍成一圈的圍牆

這種競逐意味的音樂, 像朝生暮死的蝶, 找到自己的翅膀, 飛翔才一天 就死了。 他無能越牆- 他夢想牆的另一面, 開著更美的花。


Hyphessobrycon flammeus, Flame tetra

..And when I'm lying in my bed
I think about life
And I think about death
And neither one particularly appeals to me
And if the day came when I felt a
Natural emotion
I'd get such a shock I'd probably lie
In the middle of the street and die
I'd lie down and die ...
Oh, oh
..

星期二, 12月 11, 2012

S h a n k a r 兩 個 ‧Two Shankarʂ


樂 壇 的 兩 位 S h a n k a r :

Ravi Shankar (7 Apr.1920- 11 Dec.2012), sitar player and classical composer (pics right), father of Norah Jones.

Lakshminarayana Shankar. (1950- ) Indian-born American violinist, singer and composer (pics left and music).

 S h a n k a r  ( for Shankar,1920-2012) Watching You +
G a r b a r e k, H u s s a i n, G u r t u 1 9 8 5



人 生 9 2
When I'm Ninety-two

所不包的水管 改版後 致力要把所有水管戶的地理位置給揪出來。 今天的水管 右上角已出現TW 這國際間 沒地位的兩個字

TW.PROC 才是時下的縮寫吧..

改版後的水管 也有志把每位用戶 以影像好好虛擬 就是要把每位水管工 附加大頭貼 現在隨便留個言 都會附加顯示你的照片 好像簽名一樣

並非我不愛台灣 但台灣畢竟非西方文化的一份子; 並非我的大頭照 上不了臺面 而是身為東方面孔 經驗西洋文化 西洋人無可厚非 '你懂什麼我們的人文'由然而生

我該向水管複議 請顯示ET 在我水管右上角 and 我的大頭照 還是等人對我發生興趣 進來端詳時 再把頭蓋掀開吧..

印度人 Ravi Shankar 活躍在西方世界 在12122012日子前一天 以92歲高齡 離開這喧擾的人世 wiki給他的稱謂是: 古典音樂作曲家。 他有幾張專輯 在80s 是由古典音樂大廠DG發行


Let's Go Home and Rest In Peace from 給 每 個 人 的 歌



錦 竹 芋 Ctenanthe oppenheimiana 'Tricolor' ( Never-Never Plant)
& 紅 裏 蕉 Stromanthe thalia 'Triostar' link syn. Stromanthe sanguinea
.. There is another similar plant, Ctenanthe oppenheimiana, with a variegated clone called ‘Tricolor,’ but that plant is less common, has different leaf shape, markings and venation and thinner, wirier petioles than S. sanguinea and is not as cold tolerant as S. sanguinea. Link. -25/10/2014 Link - 19/05/2015

星期二, 12月 04, 2012

♐ 射 手 愛 樂 S a g i t t a r i u s P h i l h a r m o n i c


里 爾 克 的 詩, 康 丁 斯 基 的 畫, 魏 本 音 樂
射 手 愛 樂

R i l k e’s poem, K a n d i n s k y’s oil on canvas and We b e r n’s composition; of the Pleasure of Sagittarian



射手, 涉獵藝術的獵物; 生擒者, 非收納者


致 音 樂 An die Musik

樂,雕像的呼吸。 或許:
圖畫的寂靜。你是所有語言結束的
語言。 你是時間
直立在凡人心的韻律上

為誰感受? 喔 你這化身
為感受到什麼? ─: 為聲音的景觀。
音樂,你是陌生人。 你心的空間
於我們身外出現。 最深邃的空間,
於我們上方昇起, 尋自己的出路,─
神聖的道別:
當我們內心最深處
顯現出, 像熟練的距離, 像空氣的
另一面:
純淨,
無界限,
不宜居住。


2012年 12月 4號, google doodle (短暫地)出現, 通告畫家 康丁斯基146歲生日的圖案方塊, 但是大約過兩小時後, 就被取下, 也許12天後, 會再出現。 康丁斯基的生日其實是在12天後的16號, 依據新曆, 而4號是舊曆的計算。 但4號今天, 是 里爾克 生日; 昨天, 是說 康丁斯基的畫, 會提的 表現主義, 音樂裡 表現主義的代表作曲家(之一), 魏本 的生日。 魏本在二次大戰尾聲, 1945年於薩爾滋堡住家外 打火引煙, 被友軍誤為敵火射殺, 中彈身亡; 當年誤殺他的美國士兵, 於懊悔裡酗酒, 十年後酒精中毒身亡。

影片中 用的幾株植物 沒特別原由 因為事件時 我在查它們資料。 分別有 紫花苜蓿 Medicago sativa, 白花苜蓿 Trifolium repens, 紫雲英 Astragalus sinicus, 和 遠志 Polygala myrtifolia。 前三者來自 豆科, 遠志 自為 遠志科。 苜蓿 這類植物 和金牛較有關聯, 白花苜蓿 是金牛管御的國家 愛爾蘭 的國花和表徵。

遠志 兩字, 倒是很貼切射手。




星期六, 12月 01, 2012

流 亡 者 的 獻 花 _ Fłoweɤʂ Fʀom Exɪłe oʄ R O M E 羅 馬 2 6 ʝ u n.2 OO 9




放 逐 之
F l o w e r s F r o m E x i l e


起我 你成了該隱藏的臉
你成了該遺忘的汙點
該拒絕的羞愧

所以別在意
所有我們的恐懼 我們的眼淚
喔 不 別去在意
. .我們遞給你的花 - 來 自 放 逐 的 花


然禮數裡的我們
無論我們如何嘗試
永遠無法融入你那樣的仁慈
你說"為了什麼哭泣"
我們說為了好好哭一場而哭
而我們將為另一天而哭
為了那束縛我們於悲傷的
束縛雕像於它的泥塵

於生命 於愛 於慾望
我知道
我的受罰像你
沒財富 沒房產
沒有公認的頭銜 或位階 - 愛 上 海 洋 的 我 們



Jérôme Reuter of R O M E 為西班牙內戰( 1936- 1939) 的受難 和流亡者而唱。 據他的陳述: 他的家人曾參與此役


星期五, 11月 30, 2012

彩 繪 異 鄉 撒 哈 拉 Hector Zazou - Sahara Blue, a tribute to Arthur Rimbaud album _ 向 韓 波 致 意 ( 20 oct.1 8 5 4– 10 nov.'9 1)



! 我童年的生活, 開放在各式天氣裡的大路; 超乎自然的清醒, 比起最佳的乞丐更不在意, 自豪於沒有國, 沒有朋友- 這是多麼愚蠢。 只有當現在我瞭解!

哲學家會說: 這世界沒有年紀; 人性遷移不定, 這麼簡單。 你是個西方人, 自在住在你的東方, 像你所希望的那樣古老… 自在其中。 別當個失意的人。 哲學家, 你屬於你的西方世界。

- 不可能, 地域的一季 excerpt L'Impossible, Une Saison en Enfer. Arthur Rimbaud



Hector Zazou (11 Jul.1948- 8 Sep.2008)
撒 哈 拉 藍 Sahara Blue, a tribute to Arthur Rimbaud album, 1992 MTM32地 理 學 Géographies, 1984 MTM5





星期四, 11月 29, 2012

◤ Klaus Schulze & Andreas Grosser‎ B a b e l │ I 9 8 7 巴 比 倫


Klaus Schulze & Andreas Grosser‎ B a b e l 
on Venture Records of Virgin #VE5, 1 9 8 7.



.
.f l o r a . c a s t :

Hypoxis hirsuta African Potato/ Star Grass 小仙茅/ 小金梅
Curculigo orchioides 仙茅
Molineria (M. capitulata, M. latifolia) 大葉仙茅
Hypoxidia
Rhodohypoxis (R. baurii, R. deflexa) Rose Grass 櫻茅
Spiloxene Cape Star 午時星花
Empodium Autumn Star 秋天星  
Pauridia
Saniella

all in H y p o x i d a c e a e 小 仙 茅 科

Hypoxis, from Greek hypo, beneath, oxys, sharp; referring to the base of the capsule.
Rhodohypoxis, from Greek rhodo, red, and a related genus Hypoxis.

1 9 7O, 2 OO 8

◤ Hans-Joachim Roedelius Momenti Felici 愉 快 時 光 I 9 8 7


Hans-Joachim Roedelius on Venture Records of Virgin #VE4,
1 9 8 7.



山 楂 的 花 語 : 希 望
The flower language of Hawthorn/ Mayflower is H o p e.

星期三, 11月 28, 2012

縱 橫 的 剎 那 in the moment of horizion. . Steven Brow ° La Grace Du Tombeur° 耽 美 墜 落, 與 蕁 麻 的 花 意 . .with the cruel nettle in Urticaceæ, and Nymphalidæ Vanessa






.f l o r a . c a s t :

U r t i c a c e a e 蕁 麻 科
Urtica dioica Stinging Nettle 蕁 麻
Urtica thunbergiana 咬 人 貓

Pilea microphylla Artillery Plant/ Gunpowder Plant 冷水花
Pilea mollis Friendship Plant/ Moon Valley Plant
Pilea cadierei Aluminium Plant
Pilea peperomioides Chinese Money/ Missionary Plant
Pilea nummulariifolia Creeping Charlie
Pilea depressa Creeping Jenny

Soleirolia soleirolii Baby's Tears/ Angel's Tears/ Mind-your-own-business/ Peace-in-the-home/ ( Irish Moss)

Urera
Urtica comes from the Latin verb urere, to burn.

C a r y o p h y l l a c e a e 康 乃 馨 科
Sagina subulata Pearlwort/ Irish Moss

L a m i a c e a e 野 芝 麻 科
Lamium purpureum Red Deadnettle (t y p e)
Lamium album White Deadnettle

Stachys byzantina Lamb's Ear/ Hedge Nettle

E u p h o r b i a c e a e 大 戟 科
Ricinus communis Castor 蓖 麻

C a n n a b a c e a e 大 麻 科
Humulus lupulus Hop 啤 酒 花

Musa Banana 香 蕉, Asclepias fruticosa Tennis Ball Bush 唐 棉/釘 頭 果, Rhodohypoxis baurii Rose Grass/Redstar 櫻 茅

N y m p h a l i d a e 蛺 蝶 科
Vanessa atalanta L. 1758 Red Admiral (優) 紅 蛺 蝶 (t y p e)
Vanessa cardui Painted Lady, Cosmopolitan 小 紅 蛺 蝶
Vanessa indica Asian Admiral 大 紅 蛺 蝶
咬人猫 為 大紅蛺蝶 幼蟲的食草 (之一)。


【 花 語 】: 蕁 麻 - 中 傷, 啤酒花 - 不公平, 唐 棉 - 和 你 飛 翔
The flower language of Nettle is Cruelty, Slander
Hop is Injustice and 
Tennis Ball Bush is Fly with You.


Rhodohypoxis 櫻 茅 屬, 為原生南非的地下莖植物, 園藝常見 Rhodohypoxis baurii, 英文 Red Star, 日本稱 阿 圖 櫻 花 ( 這點很特別..) 以哀悼 紀念二次大戰 太平洋戰爭的激戰地- 阿圖島,1943年 Battle of Attu阿圖島戰役中, 壯烈犧牲的日軍- 近 2900名, 僅 29名被俘, 幾近全殲!




星期二, 11月 27, 2012

Ludwigia octovalvis 水丁香 _ Hygrophila pogonocalyx 大安水蓑衣 _ Titanotrichum oldhamii 俄氏草 _ Taiwan postage stamps 0 3 n o v.2 O O 6


Ludwigia octovalvis (Jacq.) P.H.Raven 1 9 6 2
Hygrophila pogonocalyx Hayata 1 9 2 0
Titanotrichum oldhamii Soler. 1 9 0 9

the latter two are endemic to T a i w a n.

Ludwigia was named by Carolus Linnaeus after Christian Gottlieb Ludwig ( 30 Apr. 1709- 7 May 1773), professor of Medicine Leipzig and botanical author, who was apparently not amused by this honour.

Hygrophila is one of only two genera in its family Acanthaceae that contains aquatic plants, the other being Justicia.

星期日, 11月 18, 2012

他 曾 混 過 一 首 歌 C R A N Eʂ - Å R e m ɪ x ʃ o n g ( b ᴇ t t ᴇ ʀ t h a n ʂ ᴇ x) ◆ 懸 臂


C R A И E ʂ 珠 寶

他 曾 混 過 一 首 歌
A R e m ɪ x e d S o n g

直認為, 聽音樂 是有錢人的玩樂; 當然, 打開收音機, 和 聽媽媽唱搖籃曲, 不在此列。 過去我就很納悶, 聽個音樂 怎麼需要一直花錢? 文學, 你只需要翻它; 藝術, 沒人玩真跡的! 複本看看就好; 音樂呢? 從尋找它的'載體', 再放進器材裡, 讓它發出聲音, 都是學問; 我想, 我和我的 聽音樂的朋友, 都是窮孩子, 玩的不是保時捷, 走逛唱片行, 花錢都很思量

那些年, Tower還在時候, C R A N E S 1993年的第二張專輯 永遠 Forever, 擺陳列架上。 永遠 才剛發行, 我就在佳X看見過, 雙CD的特別版 (其實 多的 CD只給付兩首歌, 其中一首, 美版CD也有額外收..); 永遠 還發行了 混音專輯。 也沒啥大不了, 六支歌 其中四首, 還是'無限重覆'。

從 永遠 的金色調, 換為紫色的 Remixes專輯, 當時玫瑰有, 常被我鬱鬱寡歡拿在手上。 Tower陳列架的 永遠, 也有這張, 我和朋友吱吱喳喳, 討論最後一首歌, 無雲 Cloudless, 註明為 Thaïs 的 remix。 Thaïs 是 4AD錄音室組合 This Mortal Coil, 第二張專輯裡, 兩首穿插其中的意境演奏。 而 無雲remix 混音的人, 正是4AD老闆 Ivo, 和4AD的錄音工程師 John Fryer

那會多好聽呢..

納悶只是想聽個音樂, 怎麼需要一直花錢? 花了錢, 不保證好聽的; 終於, 我和我聽音樂的朋友, 專輯之外, 都沒有收入這張。 這張混音專輯, 隨著我們作怪, 把它藏到沒人找去的一角; 然後 Tower倒, 大家開始上網, 交換音樂資源, 到無限分享; 然後更多的唱片行倒, 時至現今:

話說聽音樂, 真是便宜的玩樂; 當然, 音樂的載體, 和跑現場, 以及鑽研音響的擺設, 都不在此列。 相隔二十個年後, 我老了.. 今天下午, 叫 Phen Phuin, 三個月前才開戶的水管戶, 戶頭裡全是 CRANES; Cloudless (thaïs mix) 我聽到了, 比 性 愛 還 棒。



覲 紅

星期六, 11月 17, 2012

Fatsia 八 角 金 盤 Tetrapanax 通 脫 木 Aralia 楤 木 Merrilliopanax 常 青 木 in Aralioideæ 楤 木 科 ( 五 加 科 )




Fatsia japonica Decne. & Planch. 1854 syn. Aralia japonica/ Aralia sieboldii.
( Fatsia polycarpa syn. Diplofatsia polycarpa, endemic to Taiwan.)


Tetrapanax papyrifer (Hook.) K.Koch 1859 syn. Fatsia papyrifera, Rice paper plant, endemic to Taiwan.

Merrilliopanax alpinus (C.B.Clarke) C.B.Shang 1984 syn. Tetrapanax tibetanus.
( Merrilli, for Dr. Elmer Drew Merrill, early 20th century American plant researcher in the Philippines, panax, for Ginseng.)




星期四, 11月 08, 2012

【 德 古 拉 的 情 歌 】Dracula’s Love Song





德 古 拉 的 情 歌 】 - 德 古 拉 喜 歡 男 生, 或 真 愛 不 死
Dracula’s Love Song - Dracula is Gay, or Love Never Dies. On B. Stoker’s Dracula


「 再 次 來 到 懷 抱, 釋 放 心 靈 自 由」

愛不死, 是1992年, 電影在台灣上演時候, 打印在海報上的台詞; 而英文版寫著 Love Never Dies。 這種中心思想, 最終通通只能說到’神’的救贖, 過去我用這想法, 靈光閃動寫下 吸血鬼 電影配樂文稿, 時隔二十年 我已不受煽動

而說 Bram Stoker 的 Dracula, 它用了男性的語言? 還是操縱了女性的思想? 這位生在土星數字 天蠍座的愛爾蘭作家, 像男性自以為馳騁的萬能, 要用魄力, 征服普天下 包括女人; 更像女性, 期望被無所不能的造物力擁有, 環繞於他的國稱臣。 故事的開端, 是個中古歐洲的故事: 一位男人長年征戰在外, 因為家鄉的女人, 信了他已身亡的誤報, 萬念俱灰下殉情; 而男人凱旋, 卻目賭此慘劇, 而他誓死以生命, 保衛國土效忠的教廷, 卻不為他死去的未婚妻安禱。 這男人盛怒下, 心有不甘, 靈魂賣給撒旦, 成了長生的鬼 以飲血度日

如果出賣自己的靈魂, 可以滿足你的願望, 我想這個時代, 很多人毫不遲疑, 簽下賣身契。 這些: 男女兩性, 神與魔鬼, 交雜的語言, 通通寫在這本小說, 隨著跨海開往英國的商船, 風雲變色。 而 我的副標題, 其實下錯了。 它寫的不該是: 德古拉喜歡男生, 該寫: 吸血鬼喜歡男生。 這說到: 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 1994年, Anne Rice 小說改編的電影

這位生在天王星數字, 天秤座的美國作家, 她用了什麼語言? 這部小說, 安排三位男主角, 搬上大螢幕, 是四位男主角競演, 全是一時之選。 故事的開端: 是有個年輕的男人, 覺得了無生趣, 試圖尋短, 當下被一隻吸血鬼擄獲, 把俊美的他, 變為他的密友, 並邀請他加入他的浮華世界。 整部影片, 國境內的人活得不耐煩, 國境外的人好生好奇渴望, 而所有的人, 不管活多長, 都失落..

它像 男人惰性的語言; 像女人心內的'女孩', 探身俊美男人的世界, 這個世界 男人愛男人不是重點; 重點是: 如此男人, 不屬於任何女人, 確保女人的心都不會碎。 女孩童稚的夢, 拒絕長大的只為花美編織, 影片中也是吸血鬼的女童, 甚至還依戀著媽媽

Google通知 8號今天, 是 Bram Stoker 165歲生日。 今天的 Google Doodle, 不尋常的精緻, 卻一點也不 Doodle! 過往 搭配字型發揮的靈感, 喝! 這回只成圖片上的下標。

在這 我主要用了 Goethea, 這種原生巴西的灌木, 這是很小的屬, 屬名 1821年 由 Christian Gottfried Daniel Nees von Esenbeck, 德國自然學家創設, 為紀念本國的大文豪 歌德; 而這位自然學者, 一生描述的植物, 數量幾乎和現代生物學 分類命名的始祖: 林內 齊觀。 在植物學命名的習慣上, 就算在過去, 除非表揚王權, 不然 也有’不用’和植物學領域, 無關人物的’不成文’規定。 在這 歌德身分, 換成自然學家。 中文的植物俗名, 一向很枯燥, 也不時興人名的叫喚; Goethea 由屬名的原文中譯, 稱: 歌德木。 歌德 既是古典主義代表, 又開啟了浪漫時代, 人心陸續因’浪漫’搖旗, 開放弗蘭肯斯坦到德古拉, 我覺得很合適當這片子的花語。

「 我 曾 有 過 最 稀 罕 的 玫 瑰, 屈 尊 於 綻 放..」




吸血鬼的情歌 Love Song for a Vampire, 這歌是 Annie Lennox 自己所寫。 電影配樂有學問的 找了波蘭當代作曲家 Wojciech Kilar 譜寫。 Kilar 是名字可以和 PendereckiGórecki 同列的人物。 Krzesany 登山, 1974年的作曲。

覲 紅

星期三, 10月 31, 2012

女 神 生 涯 G o d d e s s, A L i f e . 7 o ʄ d i p

h t t p://www.facebook.com/jerojetw/posts/4 7 4 5 0 3 3 5 2 5 6 9 7 8 8




女 神 生 涯
 G o d d e ʂ ʂ, A .L i f e

( 凌晨三點後, 獵戶爬昇至蒼穹高處, 由他領銜的狩獵戲碼, 牛首犬形, 依偎在駕車人胳肢窩的鬍鬚山羊, 耳鬢廝磨裸足的雙子, 思恍在黑色鑲嵌的天空畫布, 人望見極南的老人, 坐船艙之地平線上, 我沒忘記對他祈願, 一如從小.. 一樣對象奉缺.. )


7, 數字裡最神秘的數字; 人類晚至 10世紀, 阿拉伯世界還沒借自印度的'O'這個觀念寫為數字, 9只數字已都有自己艮深的個性與指涉: 7指涉海王星, 夢幻星座雙魚的行星, 有神秘傾向 生在每個月尾數掛 7日子的人, 運勢將以比旁人更激劇的方式進行..
這篇該第八次月圓, 中秋過後一天寫最好, 因為寫女神。 二O一二最圓的中秋月 落在初十六中午前; 我人遲至十七的月下, 在神秘氛圍的包圍裡, 夜過睡過, 日子已十八。

我不知道人類的中文什麼時候開始用起'女神'- 稱'女神'卻萬不可為'神女', 自紀元前對楚王曾之避嫌後, 女人視'神女'兩字為畏, 到現在每個女人想當'女神', 我不置可否

我的妹妹會敦促我: 你別管別人, 那是他的事; 你只要管自己怎麼想.. 我回想起我小時候, 就很會畫鳳凰 畫嫦娥奔月 畫花, 我不知道為什麼.. 為了花, 阿姨每天早上會剪下她家頂樓花園的花, 還沒上幼稚園的我, 等在自家的鐵門後, 當鐵門拉上, 阿姨低著頭鑽進來, 我歡喜的接過她的花, 插在我的小書桌上畫它..

為嫦娥, 我心不在吃月餅, 而在月餅上, 繽紛燦爛的想像圖案; 更覬覦起鄰家童玩, 吃的月餅上紙的包裝色, 好像更美; 為鳳凰, 在家的隔壁再隔壁, 家長帶我進去參觀: 那是木頭的加工廠, 為廟宇的雕梁畫棟趕工, 漂浮木屑塵埃的迷濛空間裡, 幾位流汗 穿白背心的壯碩師傅, 其中一位握住我稚嫩的小手, 讓我經驗如何在木頭上雕出一隻鳥; 而我陌生 受驚的, 眼神沒往那去, 我仰臉盯著這位長輩粗曠的臉, 他露出的和藹笑容

如果嗅覺的經驗可以追溯, 我希望心靈常駐當時他身上的味道, 在那滿是木屑瀰漫香味的空間。 小時候, 我就被女孩子說是紳士, 不知道為什麼, 我總會注意拉椅子 走他身後一步 注意他身邊交通狀況.. 如果, 我不是從小就明知我對男性的知覺反應, 長大後, 真的成了彬彬有禮的男人, 骨子裡卻是不折不扣大男人: 拉椅子是要他對號入座 走他身後一步是監視著他 注意他身邊交通的狀況是當他無知也無能; 然後他成為我的物件- 洗我臭襪子的 我找女神去; 讓我娶回家當女神擺著的 我出門找神女

他終於是嫦娥, 隨月飛去; 人間, 我浮載在肉慾橫流 重要不過數字 '1'、'0' 的同志空間, 而只有我最有資格喚女人: 女神..
女神樂於我對他謳歌的頌揚 完全的性無能.. 當愛當女神的女人, 有一天終於開口: 「別把我當女神, 當我是有血有肉的人。」而家人, 聽我解釋為什麼不愛女人, 解讀’性無能’, 說: 那要看醫生..


本新音樂名團 d i p i n t h e p o o l , Miyako Koda 甲田益也子, 趕不及’女神’這名詞流通的時代, 只怕自願當起女神的女人, 見到他都要迴避.. 益也子過去是 资生堂 代言人, 平面模特兒, 和 木村達司 組團玩新音樂; 英國田園風情畫的 Virginia Astley 的清純, 在日本受寵; 而 d i p 的清純, 更揚棄人間世的雜味, 一派電音清脆出俗。 益也子演的電影 多有鮮明扮象, 他不畏光頭造型現身螢幕上飾演僧尼, 女神也。

生於人類時間中的寶瓶時代 甲田益也子為寶瓶座 7號生。 1994年 d i p 在 SONY 的樂團第七張專輯, 取名 7

Gladiolus 劍 蘭, 出現過在 花仙子 Hana no ko Lun Lun 電影版, 當集花語: 警告。 Gladiolus亦屬名, 字義來自拉丁文的'劍'。



hasu no enishi 荷 的 緣 分

星期二, 10月 30, 2012

This Charming Man, alas.. A Fly Song -蠅 歌




俊 美 不 過 俊 生 ( 或 認真就準備跳吧..)
T h i s C h a r m i n g M a n C h e n ( Jump when you're maybe too ʂerious..)


「 讓世間的一切 成為你的宰制 而非感情」- 安東尼死前 對於他和克麗歐佩特拉感情的注腳


人生得像俊生 該說夠美了。 雖然這美少了男子氣概, 卻仍如奶油蒼蠅般, 放送魅力不償命。 而處在兩性平權的時代 誰還需要男子氣概呢? 女人理應越來越敢直言, 真的想想自己是什麼; 男人應當越長越美, 已輪到自己, 被’美’字物化; 如他過去看女人般

當這麼美的男人, 走到你面前, 你只能出言: 「 你長得太美 我配不上你」 ( 這口條男女適用) 來吊他味口; 然後早在他的心花到別處前 及早像準備出門丟置資源回收 出口: 我提出分手

話說 玩咖一號鄭伊健 情定蒙嘉慧 他說什麼呢? 「 我知道我很愛玩, 但她的玩,心 是我的兩倍」

感情的世界 對單身的男女 自願與無孕底 根本說不上對錯。 話說感情就算走進婚姻, 是女方始可據理力爭, 以為抓姦原諒老公卻提告小三, 可換來自己的報復, 與地位的再保? 或是男方賺到? 他等於找到全方位二十四小時的女傭, 陪吃陪睡陪笑兼帶孩子 ..可能還兼掙家計

話說 穩賺不賠樂基兒 離定黎明 她說什麼呢? 「 那有小型戲院和遊泳池的宅邸 住起來就像監獄」而世上的男人, 把他都看貶, 一個女人拿走那麼多錢, 連啥都沒生出來。

名字很重要嗎? 這是在同志圈混的時候 必須自問的問題。 兩個人發展一段情 名字 住哪 生日 職業 該知道的時候是會知道 但就算不知道 有損你對於這個人 純粹這個人 產生的感情效應嗎? 同志為什麼脆弱- 因為無法在生活圈認識對象 轉進同志圈 而圈內各路人馬交集 除了各有自己的防護罩, 當兩人建立關係, 可能發生點問題, 兩人就此音訊全無。 因為他們之間, 可能根本連’共通的’朋友與親友 都沒有 來幫助調解問題。

而承受不了分手 隻身跑到對方職場 家裡大鬧的糗事 不會少聽說。 多數同志 不會開誠的把自己身分證 如鄭伊健遞給黎芷珊般 送出這樣'大禮'。 但是就算人收到這樣禮 拿到這張紙 就是算自己地位的確保嗎?

下面是去年 我寫的兩段話。 那段情讓我每天從他臥舖溜下床 半夜開了電視機 看什麼哭什麼, 當時我以為老天沒虧待我 讓我又找到了'他'。 我所有多餘的慟自心生 在那些的夜 已隨淚都流失一空..


感情無法認真。 認真的不是談感情, 而是講規矩;
感情沒有規矩可言。意謂:
如果沒辦法自己有完全的安全感, 則談不起感情。


愛是天堂 恨是地獄 小心走你的路 兩者近若比鄰。

( 這段話我想說的是: 愛恨一體兩面。 由愛生恨是很自然的事。 人只能回到持平 就是無感 或說漠然。
而當你的對象 經常拿出漠然 處理你們之間的事, 一方面, 你可以慶幸他不懂恨; 二方面, 他也不再, 或不曾愛你; 或愛過人。)


月底 是這首經典 2 9 年。



這 迷 人 的 男 人- 史 密 斯 The Smiths- This Charming Man 3 1 oct.1 9 8 3 _ 2nd single

-
This Charming Man / Jeane (7") _ This Charming Man (Manchester) / This Charming Man (London) / Accept Yourself / Wonderful Woman (12")



  peaked at number 2 5 on the UK singles chart

星期四, 10月 11, 2012

星期三, 10月 10, 2012

I O I O. 2 O I 2 . 民 國 一 O 一


真 假
True or False, Lovers' Discourse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紅 樓 夢


我第一次 讀到關於「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故事 曾無助於它的反覆 雖然想說的 無非'無常'兩字 這從中國哲思的智慧 發寫的警語 甚可當成老生常談 一種浮腔濫調的模樣。 濡染西方文化的人士 這要如何回頭看待老祖宗的智慧? 可以說它: 過時, 可以說它: 屁話。 要說這樣的話 等於沒說; 要用這態度看待世界 等於沒看

「天人合一」 一項東方修身的智慧。 但是你心如此無我 就別想拿出研究的精神 窮究和人對立的大自然 去發展科學的學問

「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

也許是許多人寄寓心頭 期望有生之年 能夠透徹的一種頓悟吧! 但是當人在這境界裡頭 他的心思如何安頓? 他是木頭人吧, 無動於衷.. 他是大智慧吧, 萬物皆空。 或許我們要說: 中國人官場的官僚文化 無可藥救, 而我們既定的觀念中 那些超脫的聖哲 不都是清風兩袖 拂袖而去的嗎?

面對西方文化主導的科技與人文, 中國文化在填補的 似乎只是酒飽飯足 酣醉顛行之餘 思想上潦潦的點綴。 通篇我認為我只片面闡述中國文化之老莊 但看看我們身邊的宗教 佛學與道教 是否一貫宣揚著'玄之又玄'的學說

唾棄玄學的新生 多會走入西方的教會 要實際感受身為血肉之軀的原罪 與血和肉的救贖; 並篤信起自己的永生 加入死後的審判。 想像一個畫面 一個言情電影喜愛的情節 分手的一對 戀人分手前 一方抓著對方 撼動他問道: 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而另一方絕口不提

以西方的角度 至少可以揣測不說話的那個人想著: 愛是什麼.. 這不重要; 以東方人的觀察 這就是蠢問題 連發問都顯得愚蠢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又是一句大頭症的話。 其實我不覺得這話 和我念書時候 在 尼采 悲劇的誕生 譯者序, 我畫註的記號 其有二至。 當 King Midas 追問 Silenus ( 酒神 Dionysus的先師), 人間最好的東西是什麼? 經不過一再的催促 他回答道: 為什麼一定要逼我說出那些你們最好不要聽到的話呢? 最好的事是不要出生, 次好的事是趕快去死

無奈我們是生於世 才檢討起自己全身上下的皮囊。 '真''假' 脫離窮究, 或許再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活出現在, 活在今天, 當我們沒有異議, 東西方的思想 均言述到: 福報的人, 才有辦法在睡裡死去。

明天 除了太陽依舊東邊出來 你能保證什麼? 甚至 當你眼睛已經閉上 太陽是不是打東邊出來 很重要嗎?


the day met Wei, with fireworks. ʃm i t h

星期四, 10月 04, 2012

一 個 友 伴 思 量 A Thought of Company‧Smiths 史密斯 Felt 情感樂章 Lloyd Cole & The Commotions 洛伊柯與騷動 The Housemartins家燕 與 合成芽Prefab Sprout





風 騷 三 十
..C h a r m i n g T h e i r T h i r t i e s

注意力不是被英俊抓走的時候 我時時在心頭縈繞的問號 是誰的專輯 該擺 The Smiths 旁邊呢?

請別告訴我你的 CD櫃 從 A字頭排到 Z字尾 我還沒認識過這般人 若真有這般人 那你聽國語嗎?
至少我知道 大家收納都有自己的一套 你的 The Smiths 旁邊要擺誰?

我時常在想 Morrissey, Lawrence, Lloyd, Paddy 和 Paul, 他們各是 80s 的好團 The Smiths, Felt, Lloyd Cole and the Commotions, Prefab SproutThe Housemartins 的主唱; 其中的 Morrissey 和 Paul 不會樂器 ( M是摸鋼琴, P會口琴) 但後者寫歌的角色吃重

Morrissey 應該會說: 想這麼多幹嘛.. 我最想擺 Dead or Alive 旁邊 ( M和 Pete Burns 在八零年代就是好友) The Smiths 右邊既然可擺 Dead or Alive, 那左邊就可放 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 ( M應該會很樂..)

但這不是我收納的習慣。我時常在想 取其前三: 誰最想成家呢?
答案無非是 Lloyd。 誰最像嬉皮呢?
答案無非是 Lawrence。 誰最樂於當明星呢?
答案無非是 Morrissey。 and Paul Heaton 最像臭男人 and Paddy McAloon 最會說故事。 Lloyd 和 M都是風相: 寶瓶和雙子; Lawrence火相獅子, Paul土相金牛, Paddy水相巨蟹

如果說聽 The Smiths 或續聽 Morrissey 的人口 市場有所區隔 ( 只是在這塊市場的 又聽得死忠) 那 The Housemartins 應該是五者裡 最賣座的。 他們的 London 0 Hull 4 是白金唱片, Paul 後續的 The Beautiful South, 除了續有佳作 生命一直到 2007年才解散。 Prefab Sprout 和 The Beautiful South 是上述名字裡 有女團員的兩組。

Lawrence, Morrissey, Lloyd 都會被人冠上"文人" "詩人" 尤其越往前 越見其脾性。 只是一成家有小孩了, 一功成名就不知還缺甚麼?( 還失落嗎?), 一如實落魄到投靠 80s的好友 Peter Astor ( The Weather Prophets), 脾胃真不盡相同.. 若說讀 Byron, ShelleyKeats 的詩 他們都是浪漫巨擘 氣味卻逕庭.. 若說 Morrissey 有意的隱晦 和詩情
他的隔壁該 Lawrence; 若說 Morrissey 敘事的條理 和主流獻媚
他的比鄰是該 Lloyd;ε他們都是清新吉他音樂訴情的一代門宗

前三者 讓人意外 幾乎是沒交集.. 連翻唱大王 Lloyd ( 這稱謂是我自己冠的) 都沒買 The Smiths的帳.. 倒 The Beautiful South 唱了 The Smiths.. 恩.. 好樣的! :P 真臭男人




ʃ ɱ i t ɦ

星期三, 10月 03, 2012

家 燕 尋 尋 循 常 史 密 斯 The Housemartinʂ fly by searching the common Smithʂ





TheHousemartinʂ fly by searching the common ʃmithʂ


密斯 The Smiths 這個團真的很特別 ( f e l t 也很特別 但是腦袋如果不潤滑 鬥智不過 Lawrence) 。 史密斯 的特別 在多數部落客的敘述 都扼要的說到: 他們的音樂批判時事 又帶時下青年多愁的同志情 合寫成獨特的音樂語言。

太好了 史密斯這麼棒 來找他影響了誰.. 當時同東家 Rough Trade身邊還有 The Stars of Heaven, Factory 發掘 The Railway Children, 最常說的 The Smiths交棒是 The James, 英倫搖滾晃腦中 有支 Gene 被比擬; 但 誰最像 史密斯呢?

回答是 都不像! 如果細究為什麼.. 就.. 特別咩.. 沒人像 Morris- -sey一樣 拿自己做文章 在 Johnny清秀的音樂裡 借題發揮呀!

在 史密斯的時候 有個樂團 也常被提到 甚至當時候我以為這個樂團 將如 史密斯 一樣被人屢提 那是 Go! Discs的 The Housemartins。 1986年的 The Queen is Dead 專輯 英國是金唱片 家燕的 London 0 Hull 4 可是白金唱片 當年一片好評下 賣得是多麼呱呱叫 可想而知。 家燕 繼續 了同公司藝人: Billy Bragg 批判政局的好傳統 他們也批判時事..

批判時事.. 恩 沒人膽像 Morrissey一樣 挾美麗的吉他手 為他伴唱筆觸聰慧的心歌 ..這裡說的是 史密斯 招牌下的 Morrissey。 但 批判時事 家燕也當仁不讓 他們也是紥實搖滾4人組 主唱 Paul還會吹口琴 編寫的好聽曲子 摘下主流榜冠軍! 也言之有物.. 家燕主唱 Paul Heaton 和史密斯的 Morrissey 都是5月生日 不過憨憨的 Paul是土象金牛 翩翩的 Morrissey自然是風象雙子

家燕 僅兩張專輯解散 解體為 The Beautiful South Beats International 兩支 都轉型玩起不一樣的訴求 都續寫著好成績 而且 他們的拆夥沒吵 他們4個人 一直是朋友 哪像.. 史密斯。


" Take Jesus - Take Marx - Take Hope "


ʃ ɱ ί t ɦ .


星期二, 10月 02, 2012

「 除了 The Smiths 和 U2, 你有什麼? 」

W W

What Have You Got Besides Those Smiths and U2?

逛黑膠唱片行 多會看到 The Smiths 陳列在架上, 而 U 2 一向有廣大樂迷 固定擺上也不意外。

雖然 The Smiths的陳列, 後來把他們版權全買下的 華納 固定在進貨 是原因之一。 但還是會稍微意外: 這團現在變得和 U2一樣大 一直有人在聽嗎? 何況他還是解散的團.. 那聽 The Smiths的 又會聽什麼?

對我 其實看到 The Smiths就孤零零的擺架上, 有些心傷; 也並不認為現在人時興音樂的品味, 且往過去好物找去。 若 The Smiths對音樂人那樣棒 其實他的左右兩邊 該出現當時 和他一樣好評的 Lloyd Cole and the CommotionsPrefab Sprout

同理 如果從孩童 對於這世界認識的啟蒙, 一路來的 U2那樣傑出 那他兩邊該出現的好漢 是 Big Country Simple Minds

下次 走逛黑膠唱片行看到不是 The Smiths 就是 U2, 你可以發問: 「 除了 The Smiths 和 U2, 還有什麼? 」當唱片行問你要什麼 你可以告訴他上面那些名字 並說: 他們和 The Smiths或 U2一樣棒!

( 天! 水管上 Lloyd Cole and the Commotions 的 響 尾 蛇MV 居然不見!! 甚麼世界 也找不到畫面是門的響尾蛇 WTF xx)

對 Lloyd無藥醫的迷戀 就像迷戀 bono的童伴 Gavin Friday一樣 不過我會聽前者伴我昇華性幻想 後者就是性幻想

Lloyd的世界 是我這輩子永遠無法通達的世界; 而那世界也沒啥了不起 就是娶妻生子作好歌~ 主 流 是 Lloyd Cole and the Commotions第三張 最後一張專輯, 之後解散; Lloyd在精選輯背面掛 R I P三個字 很有心不會復合!

Are you ready to be heartbroken?
我的回答是: yes, Lloyd, actually it's been a broken one.

Camera Obscure 的回答是: Lloyd, Im ready to be heartbroken

P.S. I Love You. Gerard 給 Hilard的回應是:
you have to find your heart..



成 芽 是歌好 MTV也好 Paddy是最棒的說故事的人 你床頭可以不用擺書 但不能沒 Prefab Sprout

When Love Breaks Down, 當年我知道 港 輝 很愛這首歌 ( 程港輝, Philip; '85年 將 Joy Division 和 The Smiths引進台灣的朋友。)

如果過去閱讀我寫 felt內文屢屢提及 PADDY 這個字造成您閱讀的語齪, 我得在這深深道歉, 那 Paddy名字源由就是合成芽的 Paddy McAloon ..如果您記得的話 -_-" 合成芽 在 1990年還能發表雙唱片的第 5th專輯 Jordan: The Comeback 真很厲害! 但是之後 7年後第6張, 2001年再來最後一張 之後解散..

成芽的 Paddy, Lloyd 和 The Smiths的 Morrissey 都還活動在樂壇唱歌; Paddy身體不好, Lloyd有2個兒子 住麻州, Morrissey還沒出櫃.. 都是 The King ( or The Prince) Of Rock 'N' Roll



U2 我最喜歡 難忘之火。 約書亞樹 A面歌一開始就太好聽一直聽, 到 Achtung Baby 之後的就不聽了 然後從 難忘之火一張張聽回去

荒島如果可帶一張 U2, 我帶的是:難忘之火, 那火堆理氣氛的吉他音響, 把 Bono宣洩的嗓子帶到高點.. 恩 這句話把人稱改一下, 就是拿來形容 Big Country

21世紀頭一年 Big Country主唱 Stuart在夏威夷的一家飯店酒後懸樑, 身後留下2個孩子。 U2吉他手the Edge說: Big Country寫出 U2希望自己能寫出的歌.. Big Country其餘成員到今天還以這名字活動.. 音樂 是 Stuart留給人世間 兩個孩子之外 最好的東西



後 這名字裡面 一張我最常聽的唱片。 他不是民歌可以跟著唱, 他不是清新吉他世界太亮, 他不是說故事世界美好, 他搖滾但不炒作.. 他是我在那懵懂的時代 和 史班督芭蕾 與 Bow Wow Wow 一起買的 Simple Minds 的 New Gold Dream ( 81–82–83–84)

1982年第 5張專輯 他們70s尾就出道了 這張專輯被說是 頭 腦 簡 單 最好的作品( 這很玄喔~) and 他們音樂裡 吉他不嘲雜 貝斯音很低 營造飽滿的搖滾情境。 主唱 Jim和 吉他手 Charlie是貧民區長大的孩子 一無所有的年輕時一塊流浪中歐, 這反映在他們日後音樂的內裡。 Jim唱歌 也有情緒的爆發力; 他過去的老婆是 Chrissie Hynde of The Pretenders

Cocteau Twins名字哪來? 答案是同蘇格蘭家鄉 頭腦簡單前身 Johnny & The Self-Abusers 一首歌 The Cocteau Twins 這首歌後來改名 "No Cure", 收在 Simple Minds首張專輯 Life in a Day ( 哈! copy wiki, 那是多年前我寫的)


ʃ ɱ i t ɦ

星期一, 10月 01, 2012




Moon river, wi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 I'm goin' your way

Two drifters, off to see the world
There'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
We'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 waitin' 'round the bend
My huckleberry friend, moon river, and me
(Moon river, wi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 you in style some day)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 I'm goin' your 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