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23, 2009

少 有 鴻 鵠 志 __ 九 ◯ 年 代 美 聲 的 迴 響 ~ A Generation echoes '90's exquisite scenes of Cocteau Twins ε Slowdive __ Resplandor 3rd album "Pleamar", 2008

.
. Resplandor_ Pleamar, 2008. Automatic Records (AE006)
次遇見 Resplandor *
是被封面吸引
這般的封面自然容易端引人的想像
想像他們是否抽象如一隊另類美聲
想像他們是否神秘如一批黑暗歌德
想像他們是否實驗..

美聲和歌德最好的年代已過
我們並不寄望再有一隊 Cocteau Twins 或 DCD
實驗實已太多
我們現在只要求有一個誠懇的聲音

誠懇需要一些時間
而 Resplandor 2008年藉由這張 Pleamar *
完美的綜合 Cocteau Twins + Slowdive
體現這兩支最好的樂隊
神似之處 不容小覷

專輯一開頭幾聲木魚相擊
繼之迴響明亮的吉他音牆
接續傾洩大量的白色噪音
突出的演技相當引人入勝

專輯時間並不長 僅有九首歌
光看歌名 簡單的單字讓人發噱
Resplandor 是男聲團 是缺少更好的主唱
也應該少了更好的寫詞─

事實上 源於九O 年代最美的迴響
於來自南美的新一代身上實現

Resplandor 來自秘魯
這是他們出道以來 第三張創作
這張專輯找到 Robin Guthrie 製作
更易為英語發音
紮實澎湃的音樂內容
不但已充分向 Cocteau Twins + Slowdive 完美致敬*
在 2008 年頭
後 Cocteau Twins 已遠的 ethereal/ dreampop
後 Slowdive 很久的 shoegazing
可好好記一筆
接棒誠懇發聲


*Resplandor is Español for Shining, 熠熠;
*Pleamar for High Tides.
*Resplandor 2002年首張專輯 Ambar 翻唱 Slowdive 的 Morningrise 作為 ending (a hidden track)

_words ©2009_ Jérôme Smith 朱, 朱覲紅
for tmc , as always (this must be urs ^^")
21 may 2015

10 則留言:

tmc 提到...

在那遙遠的國度、陌生的地方,傳來熟悉的聲音

秘魯是個怎樣的地方,一向一大清楚。直至他們的出現,才知道那裏有人喜歡這類音樂

Cocteau Twins 和 Slowdive 的影響力,真是無遠弗屆

超級謝謝你這篇貼文,今天特意去重溫他們那美聲的迴響,好像很配合九月下旬有點微風的天氣

Robin Guthrie 對提攜後軰一向不遺餘力。當年 Chapterhouse、Lush、Medicine 就是因為有他的相助,使他們脫胎換骨。沒有了 Robin 後,他們再也沒有令人難下印象的作品。Robin Guthrie 就是有這種點石成金的魔力

對了,Robin Guthrie 也「提攜」過王菲

Jero Smith.朱 提到...

Resplandor 專輯Pleamar 我可以從第一聲木魚聽到最後一聲殘響
Chapterhouse 我沒辦法了..
Whirlpool 是大氣之作 音響 節奏 都著墨很重
我屢屢跳著聽
有時ㄧ聽完 Breather 就覺得ㄣ 該喘口氣了 ㄏ

tmc 提到...

看來你是喜歡靜態的美

我經常覺得自己心智無法成熟,都這麼年紀,還要靠一輪 white noise 的轟炸,把體內的燥動釋放出來

我是徹底被 Chapterhouse 的旋渦 (Whirlpool) 捲進去的,幸好你沒有

Whirlpool 其實有點羣星拱照,有4AD御用監製 John Fryer 混音、Robin Guthrie 和 Stephen Hague 監製、Rachel Goswell 作伴唱

Robin Guthrie 監製的 Something More 放在專輯的最後一首,在你只聽了第一首便沒辦法要放棄時,原來最好的東西留到最後才出現

我們每次都分享共同喜愛的,今次是第一次例外

我的熊掌,原來是你的砒霜

Jero Smith.朱 提到...

聽得出來 你也需要一些重的口味^^"

>>假如我真能認識這世上的一切
你認為我還會如此荒謬的留在這裡嗎?

人無完人 成不成熟是對照的
有些人習於隱藏不顯
有些人總是表現出來罷了..

我記得 你不借藥入睡
相信你不碰藥物
就不會"不成熟"
一些同年紀的舊遊 到這年紀可能不在人世了
..因為藥物
有時我聽 sToa 18年四張專輯
(於我)說了甚麼?

說了18年來 有人無緣繼續「美的聆賞」
說了18年可以讓一位嬰孩成人
說了18年間 我們站在太多次的十字路口做出抉擇..

Paddy McAloon 是不是不成熟多?
要不是提早返老還童
五十歲的他
還在唱故事..
(獻身他最愛的故事..)

他不是不成熟
他習於表現出來罷了..


whirlpool 專輯本身時間就不長
又被我從breathe聽完 聽一點Pearl 跳 聽一點Treasure
跳到April 才再一次聽整曲
然後跳超短時的If You Want Me
接著聽完Something More 專輯也結束了!

一張專輯被我跳成不像一張專輯 @@~~

走過八O年代
工業之聲industrial sound偏激的洗禮
於我
不怕砒毒^^"

tmc 提到...

>>走過八O年代工業之聲industrial sound偏激的洗禮
於我不怕砒毒

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要用花、古典和唯美的音樂來淨化心靈?^^"

初時看見 sToa 這個名字覺得面熟。直至你提起他們18年前已推出唱片,才想起他們就是那隊 Hyperium 旗下的dark classic 組合

當年4AD轉型,追隨者便另組廠牌,把唯美延續下去。Projekt、Hyperium 是當中的重要名字。一大堆 CT、DCD 的徒兒徒孫湧現,sToa 也在那個時期出道

不是你提起,真的不察覺那已是18年前的事。原來你一直沒有離棄他們

So Many Clouds 相對我所認識的 sToa 典雅簡樸多了

18年前,Chapterhouse 推出 Whirlpool,而sToa 也在同一年推出歌曲。結果我選擇了 Chapterhouse,而你選擇了 sToa

如果時間可以回到18年前,我一定會在喜愛 Chapterhouse 之餘,也好好去認識 sToa

如果在18年前我便認識你,當我站在十字路口時,一定可以作出更正確的抉擇

Jero Smith.朱 提到...

*
對於植物的喜好 我想我和一般人相同
是對這些花草有一定的興趣
我是會常在夢中夢到植物
夢中會是根莖枯萎了 枝葉卻很旺盛 迎向陽光
或根莖粗大 往泥土紮根

我也曾有一位朋友 當我在他那 他午睡起來會跟我說
他夢到草原上開滿好多奇形怪狀的花..
而且是彩色的 我也在那裡..
他之前沒做過花的夢~
* *
Hyperium 掘起的時後 帶來和4AD相異的情調
印象所及 除了Chandeen走出自己彩繪的風格
其餘團體像煞風格不彰的一批藝術家 通通包裝在金銀灰黑的圖案裡
我並不把廠設德國紐倫堡的Hyperium當4AD的延伸看待
對我來說 Hyperium 說的是神秘和複古
每帶有濃厚的詩意 及歐陸歷史典故
sToa團名及包裝(早期) 明白的突顯浪漫/神秘詩人William Black(13 Nov. 1841– 10 Dec. 1898) 的意像
音樂上 sToa說不上突出 當時還有一個團 叫 Manic P 拿劍蘭花當封面 也走古典情調
當時熟能知曉 當下前者在創作 後者早煙滅..
..sToa 特別在持續的藝念..
* * *
十八年前購買CD
經濟/精神上的壓力 就如一批Hyperium的藝術家擺你面前
你要買哪一張? 哪幾張??
以現在 my space試聽/ you tube試聽看/ 資訊/ 分享 發達的今天
已經很難意測當時面對的心結
當時的心情 在CD放進player當下那一剎那 達到最高..
一切勝負端看接下來的時辰
..還有不服輸的
當時有個詞叫"練功"
..強迫練到喜歡花錢買來的這張CD

當時有個詞叫"藏CD"
..把很想買的CD藏在唱片行冷僻的角落
slowdive 當時一張 Pygmalion 要價600新台幣
blue day 在我遲疑的時後 已經消失
藏也沒用 再也沒見過..
若不是十八年後
有網際網路資源分享
我也無法光藉由 just for a day 和 souvlaki
或 mojave3 或 Neil Halstead
了解 slowdive 更多
* *
十八年後
在懷舊與感念中遇到你
我才能打開 slowdive 和你說更多..
*

tmc 提到...

>>我並不把Hyperium當4AD的延伸看待

你看,我對Hyperium的陌生程度甚至誤解它為4AD的延伸。當年滿足於 shoegaze 的逸樂,Hyperium實在叫我太沉重。廠牌的出品又大多如你所說的「通通包裝在金銀灰黑的圖案裡」,看見就沒有意欲試聽了

不過,我曾經擁有過唯一一張Hyperium的出品:Rise And Fall Of A Decade 的 Noisy But Empty 專輯,那是因為碟內一首慷慨激昂的優美作品Suicided Youth

很可惜,唱片在數年前一次清洗 darkwave 行動中,與Controlled Bleeding 的 Songs From The Vault 一同扔掉

然後,專注在我的流行音樂

tmc 提到...

忘了回覆你的"練功"和"藏CD",這兩樣都經常做

剛在上星期,我又要"練功",買了不合心意的 LAST SHADOW PUPPETS,以為是 Domino 出品(最主要是因為特價),便放心購買。像 The Coral 一樣的曲風,練了兩次功,第二次比第一次感覺好。但如果要搬家或家裏已沒位置擺放時,會第一個考慮扔掉他們

"藏CD"的例子也是失敗的多,成功的少。我已放在 Jazz 或者Classic 欄最入的位置。但不知是勤力的店員把CD整理好,還是有競爭對手如此精明,最後我的CD總是不再復見

Jero Smith.朱 提到...

tmc 謝謝你熱情的留言
我是晚回覆了 還請你見諒!

OK的 4AD是唯美音樂的祖師爺
誰要沾一點唯美 特別是失落美的邊
誰就要被說是 post-4AD 或
the biggest artist 4AD didn't sign!(ㄆㄨ!)

原來你還在做"練功","藏CD" ㄏㄏ
難怪遇到你 好像遇到18年前的朋友 ^^
why 還在練功? 試聽不是已經很發達?
雖然試聽最大的孽障 就是隔著一層若即若離的紗.. 而這層紗是有標價的..
自從台灣(台北)的唱片行一家家CLOSED
從Tower收掉以後 藏CD就變得不好玩了@@~~

LAST SHADOW PUPPETS 看看我能不能繼18年前的PIXIES之後 也來修一修功夫~

說到Rise And Fall Of A Decade
(先默哀 再嘆一口氣)
這位Sandy CASADO
導了一支澎湃的M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8r6V0rQzaA
歌名像RAFOA
畫面像RAFOA

覺得RAFOA 總想從另一國母語 刻畫他們心中想說很多的宏圖..
雖然工具僅是音樂
雖然你已扔掉!

(雖然晚了回覆 但你珍貴的回應 我都有'先'記在腦海裡..
非常謝謝你, Jérô ^^)

tmc 提到...

不打緊,留言只為對某個部落格的文章表示認同或分享一些經驗。如果對你構成壓力,那是我不想看見的

還要"練功",是因為看見吸引的唱片,不等回家試聽便買回來,但往往這一時衝動,就是錯誤的抉擇

七、八年前,曾到過西門町的 Tower Records 一遊,感覺很好,香港找不到的東西都有,且價錢合理。香港的唱片店地方越來越小,買手已不敢多入另類的唱片,所以也沒有想匿藏的CD

我像你18年前的朋友嗎?他是不是位帥哥?^^

LAST SHADOW PUPPETS 實在不能與 PIXIES 相提並論,這是對 PIXIES 的侮辱。LSP 只是隊沒有才華,沒有個性,談不上有什麼過人之處的普通貨色,我覺得功夫會是白練的

至於 Rise And Fall Of A Decade,也要為他們默哀...

Don't Save The Museum 仍然很 RAFOAD。雖然我扔掉他們的專輯,但我還是很尊重這樣有誠意,有使命感的樂團

現在看來,扔掉 RAFOAD 的確有點不智,一念之差,就作出了這樣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