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23, 2009

∮ 海 蒂 , 石 榴 紅 了 _ Heidi , the Pomegranate is Red _ Heidi Berry 4AD, 1993‧plus Dionaea muscipula -Venus Flytrap ε Ara ararauna -Blue and Yellow Macaw

∮∮

Heidi Berry 這位行跡莫測的才女,她總在你不經意的時候,於奇怪的季節出現,好奇你是否會注意到她。像朵雲的失焦,渙散的吸引力,靜心待在某個電影中停格的角落;溫柔、幻想、寄情的大自然,與散漫感情的都會,層層交疊於心水底。她漫不經心的歌唱,有時只是含糊自語,風雨來去人潮往來不影響她。她攀若天高、海遠,冷感的魅力,她傾瀉給你,於她的歌。

Heidi Berry 是位平常,貌不出眾的女孩。但又絕對脫俗,散發魅力的神秘。大家疼惜她,她不是海上賽倫 Siren 妖嬈的致命吸引力。大家不會和 Heidi 保持距離的─ 她是山林裡的寧芙 Nymph,專門親近人、捉弄人的精靈搗蛋。

出生於波士頓,本身為加拿大法語裔,並帶有印地安人的血統,Heidi 是位少見的,彈唱、創作兼具的歌手。她七歲就開始寫歌了,和她兄弟 Christopher Berry 分享那些,欲共謀綁架 The Carpenters 兄妹的壞主意。Heidi 於英國成長,這裡也是她日後音樂事業的家。在很多的資料裡讀到:Heidi 的經歷並不多為外人透露;她總是如此,保持些許神秘的樣子。和她同一班,幫助她音樂事業的樂手,包括她的兄弟檔 Christopher,都是還在九O年代,這世紀末遊走的新新嬉皮,世界大同、愛情主義天天講。

1987年秋,首見她於 Creation 唱片公司發表迷你專輯「螢火蟲」Firefly,偏重鍵琴編曲。在前Felt 樂團鍵琴手 Martin Duffy 的大力協助下,表現清新。此迷你專輯,與她日後於 1988年推出的首張個人專輯「弄潮」Blow the Waves 合收一張CD。「弄潮」專輯開始圖顯 Heidi Berry 偏吉他民謠的調性。

日後她加盟 4AD唱片公司,在發表個人專輯前,有她參與 4AD 的唯美錄音室組合 This Mortal Coil 的第三張,亦是最後一張的創作 Blood。Heidi 在裡面翻唱 Emmylou Harris (2 Apr. 1947- ) 的 Til I Gain Control Again (from Elite Hotel, 1975 )的美麗調子。在這首歌搭檔的班底:絃樂手 Martin McCarrick,也是 Heidi 接著於1991推出的個人第二張專輯「愛」Love 的合作夥伴,負責絃樂的編排。

「愛」專輯的發表,讓 Heidi 知名度遽增。原因是:英倫獨立音樂圈的首席4AD,此時 This Mortal Coil 已對外宣布終止創作生命,台柱 CocteauTwins 早已跳巢,4AD 正處於另類唯美樂風接棒空缺的檔期。這時候插進來 Heidi Berry 這位灑脫浪漫的才女,焦點自然瞄準於對她的寄望。不過事實上,Heidi 的音樂野心並不外顯,既不圖顯樂派之別,外界封她民謠歌手,她也不以為然。畢竟還是音樂裡,內蘊的肌裡美,讓 Heidi 教人無法忽視。

1993年的個人第三張「同名專輯」Heidi Berry 問世。初收這張專輯,我們的確會訝異於它如此蠱人的設計─ 捕蠅草*,溫帶的沼澤植物,正誘補了一隻蟲子吞噬消化 . . 此纖細觸覺的誘導機關讓人思忖─ Heidi Berry 音樂的魅力。濃纖合宜的韻味,淡雅有致的編曲,都呈現了 Heidi Berry 於音樂成熟上的雅致。同時挑出的單曲 The Moon and the Sun,是首宜人抒情曲。而這張專輯的 Little Fox 這首歌,擴大襯底的絃樂編制,加入十六件絃樂器樂團,可見 Heidi 於音樂合作上的成熟。專輯中的合作樂手,仍有固定的兄弟檔 Christopher Berry,及 Levitation樂團貝斯手Laureau O’Keep 和吉他手 Terry Bickers,Pentangle 樂團貝斯手 Danny Thompson,以及 Heidi的(前)男友:Weather Prophet 樂團主唱 Peter Aster 助陣。

感的捕蠅草庸肥的殘蝶再不能誘惑裂物的掌葉,枯乾走了的風華 . . Heidi 山林女精的風姿長相憶於不絕跡於人心的大自然之心底層。


_publishin' ©I995_ Jero Smith.朱 , 朱覲紅

*
蠅草/ Venus Flytrap/ Dionée attrape-mouche/
ハエトリグサ/ 蠅捕草
Dionaea muscipula Sol. ex J. Ellis 1768

屬名 說的是希臘神話裡
Venus/ Aphrodite 的母親 Dione/ Διώνη
種小名 說的是 mousetrap

(below) Heidi Berry accompanied a macaw_
_ Ara ararauna (L. 1758) / Blue and Yellow Macaw


_the very top with hibiscus pic ε words ©2009_ Jero Smith.朱

10 則留言:

tmc 提到...

九十年代初,4AD 的招牌另類唯美樂風,已無以為繼

在這段真空期,有過 Pale Saints 和 Lush 兩隊 shoegaze 樂團,而大方向更是到大西洋的彼岸,尋找另一種美學

一種鄉謠變奏的音樂:His Name Is Alive、Red House Painters,而 Heidi Berry 也是這個時期的代表

在 Heidi Berry 的捕蠅草前,我今願做一隻螢火蟲 (firefly)

一直都喜愛她的首兩張大碟,但The Hope Blister後,我現在聽她的,多會是 Only Human。因為在我軟弱時,聽這首歌可以為我的愚昧和錯誤,找到原諒的理由,我也只不過是個凡人吧

Jero Smith.朱 提到...

被夾到 可別說痛呀..


是的 我(們)是
「這喧擾的人世」裡
汲營的庸人
存那麼一點夢想
帶著更多的包袱..

his name is alive 挾音樂的想像與設計的拼貼
當時帶給我聽/視覺不少的調整
想這調整是由4AD 八O年代的唯美遺留下來的
Red House Painters
封面的被褥鋪設得超乎華麗
音樂卻是凡人譜陳的生之歌
The Hope Blister
後來帶給我的驚奇 重燃了些許唯美的情懷 . .

對了 我們都沒提到
4AD 還有一批勢力
Throwing Muses, Breeders, Belly, 紅透的 PIXIES
和這裡面 一位位日後單飛的藝人
無奈我是凡人 有易倦的雙耳
無法再聽更多 . .

tmc 提到...

我是故意不提 Throwing Muses, Breeders, Belly 和 PIXIES 的。當年實在一時接受不了,還在期待下一個 Cocteau Twins、DCD 出現時,突然在同一廠牌有一隊叫 Pixies 的重型美國組合,一時間真的調節不到過來。

無奈這幾隊美國樂團,主宰了九十年代的 4AD。

請不要誤會,Pixies 是我其中一隊 all-time favourite,只是固執的我,從認識 4AD 那刻開始,就認定它代表着一種超脫人世的美。

Jero Smith.朱 提到...

♥ 原來你對PIXIES有這~愛 ^^

IVO 開辦4AD 眼光和觸角似乎都很不凡
眼光他出版 BAUHAUS 栽培 Cocteau Twins
觸角他跨國 讓德國團 X-Mal Deutschland 發聲
還有 保加利亞之聲
更有 荷蘭來的 clan of XYMOX!

這些行為表現出投機嗎?
這些創作卻彰顯大不凡的氣質
相信他找到 Throwing Muses 和 PIXIES
是對搖滾音樂的一種態度
這些藝人是一點也不讓人失望..
反而創作力旺盛 大有取唯美代之之勢

IVO 也合作 V23
V23 也回饋他 最與眾不同的美的包裝..

(V23 與 PIXIES 設計上合作的關係
PIXIES 說他們完全不干涉V23 給了相當大發揮的空間
這點 卻與 Cocteau Twins 大不同!)

下次當你聽PIXIES
期待你分享這 ~心水最愛
♥ ♥

tmc 提到...

Pixies (小精靈) 令我想起 banshee,然後看看廠牌,是 4AD,會不會是另一隊承繼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的 darkwave 樂團?

唱針放在 Surfer Rosa A-side 的第一曲 Bone machine,幾下重鼓擊和低音結他,然後是電結他和嘶叫,差點被這部 Bone machine 弄至粉身碎骨,因為期待的與聽到的有很大落差

原來我喜歡這類音樂,只是沒想到是由 4AD 帶來這世界。認識死硬派的 4AD 迷,始終不去接受 Pixies

IVO 確是比別人行得更前,旗下歌手都是先驅份子,開拓一種新的樂風

八九年的 Doolittle 是他們創作的頂峰。兩年之後,一隊叫 Nirvana 的組合推出 Nevermind,從背面的猴子照片、曲目數字被圓型圍繞,到音樂的重低音,都是向 Pixies 致敬。其後看主音 Kurt Cobain 的訪問,原來影響他很深的,正是 Pixies

Jero Smith.朱 提到...

周末特地把PIXIES拿出來聽
因為他們在我CD的最下層
發現熟悉的 還是那首where is my mind..
其他我都不知道有聽過~

這次經你熱♥介紹
溫習了PIXIES 但再把它放回原位
我已經知道 我這輩子 很難得再想到
聽一遍Surfer Rosa@@~~

Doolittle 且留下周末..
(Doolittle 的設計包裝 真的是夠"到家")

tmc 提到...

你在回應時提到 Throwing Muses 和 PIXIES,我已感到奇怪。原來你家裏甚至有 PIXIES 的唱片,還不只一張,而起碼有兩張,那就讓我感到更更奇怪

在放着 sToa 的唱片櫃裏的深處,埋藏着被遺棄的「小精靈」。當年買 PIXIES,是不是純因為 4AD?

也不要太勉強自己,下周末還是做點讓自己快樂的事情,Doolittle 的那本"到家"照片冊可以拿來看看,歌曲還是不要播放

PIXIES 還是留在我那邊,我會好好招呼他們^^"

Jero Smith.朱 提到...

謝謝你貼♥的建言^^

Surfer Rosa 是 1988年 Melody Maker 的 album of the year~
http://picasaweb.google.com/Jerojetw/OnceUponATime#5389338601505366210
Doolittle 是隔年 Melody Maker 的 the second best of the year~
(這年 The Stone Roses 和 de la soul 的 debute 都太紅!)

當時身邊聽"新"音樂的朋友 人手一張PIXIES
我是不能免俗
PIXIES我其實是有三張的! 是CDs

他們的唱片我只得一張
Gigantic/River Euphrates 12"
again~ so cool 的封面
這張唱片 當時和The Sugarcubes的 birthday, cold sweat
都帶給我說是陌生
卻有夠活力充沛精神抖擻的另類搖滾動力~

tmc 提到...

還有,在 NME 2003年選出的 100 Best Albums ,Doolittle 佔第二位 (僅輸給 The Stone Roses),Surfer Rosa 佔第三十一位 http://www.rocklistmusic.co.uk/nmes_100_best_albums.htm

很不得了呀,還保存着1988年的 Melody Maker,真想現在就飛去台灣,翻閱那些珍貴的音樂資料,回憶那些美好日子。Top 10 中還有 The Sugarcubes, My Bloody Valentine, A.R. Kane, Cocteau Twins, Butthole Surfers, All About Eve,每一張都成了經典唱片

我聽 PIXIES 的經驗剛好跟你相反,當時朋輩都喜愛英國的 indie 音樂,PIXIES 太吵太重型,找不到知音,只是我一個孤獨地在家聽。介紹給友人,也沒幾個理會

黑膠唱片的 Doolittle 可以看清楚 v23 的功力如何"到家"

Jero Smith.朱 提到...

我續upload了 1988年 Melody Maker singles and albums後續的名次 在上面提供的連結 --Once Upon A Time In Musica-- 相簿裡 可參考

當初 台灣在八零年代中期推廣'新'音樂 雖然也是跟著 The Smiths 和 New Order 起來 但風氣上並不特重英倫 原因於一開始的W唱片公司 除了頗獨特的喜愛強調'新'音樂裡女性主義的表現 最終仍然是以落實本土'新'音樂氣象為歸依

要到九零年代早期 有L唱片公司 以推廣英倫和歐陸音樂發行卡帶 才帶來另一支清新氣象

近九零年代中期 主流體系裡的M唱片公司 進一步拿到4AD代理發行(CD) 至此算是台灣'新'音樂文化的一個階段了
--
但是接近二零一零年 回頭看
'推廣' 有多大意涵? 藉網路普及之便 現今再冷僻的音樂都擁戴者眾
唯美的'新'音樂派別 已成為讓人付予津津樂道傳奇色彩的音響
遑論 The Smiths, New Order, Joy Division 已是愛樂人入門的基本認識
~~
當時身邊聽"新"音樂的朋友 人手一張PIXIES
只因在當時 他們太有名

雖然他們是現身英倫..
雖然朋友裡 大多是'老'搖滾一路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