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03, 2013

[Google Doodle] 3 Jul.2013_for the 495th Birthday of Chinese doctor Li Shizhen




日7月3 2013的 Google Doodle 紀念明朝醫師 李時珍 這個doodle的設計 畫入8種中醫草藥 隨游標顯示中國字

雖然中國 地大物博 李時珍的本草綱目 是中國植物學的經典之作 但是全球通行的生物學名 卻沒什麼資料 紀念到這位植物學家身上。 就以原生中國的植物: 何 首 烏  Fallopia multiflora 而言 學名在紀念16世紀的義大利醫生 Gabriello Fallopia 即輸卵管的發現人。 但一株原生中國的植物 命名時用以紀念半個地球遙 八竿子打不著的人 可謂突兀

但這是生物學名運用上 常見的風氣 至此也當習以為常。 生物學名 這一長串古拉丁文的字謎 大可視為是方便給予生物 一紙身分辨識的條碼。 但 以東方的眼光 看去西方文化 在學名使用上的指染 仍然可以視為 其是殖民色彩遺毒

值此台灣民間大舉抗議服貿簽訂 中藥界宣稱: 將導致本地 上萬相關的人失業! 逢此時 李時珍站上google 倒有些意思

(音樂很沒創意 不過是Kenny G 用薩管吹改編的中國民謠 茉莉花)


星期六, 6月 29, 2013


coming of Summer days.. 2 0 1 3

星期五, 2月 22, 2013

台 北 望 見 極 南 手 足 ── Encounter the Feet of Centaurus, α Centauri & β Centauri in the nothern of Taiwan, T a i p e i 。





在台北 要觀察 半 人 馬 星 座 Centaurus 極南的 南門二(α Centauri, Rigel Kentaurus, or Toliman) 和 馬腹一(β Centauri, Hadar, or Agena) 兩顆可觀的星 相當不容易。 以台灣台北 這偏北的位置 觀察極南星區 這兩顆明亮的星星 若能被端瞧 除了恰恰現身地平面 加上山陵線和建物阻隔的視野 恰恰在正南方 貼近天際線的位置; 重點是得好天氣成就。 要等待萬里無雲 透徹清明的夜 在台灣台北的早春 一年還不見得 可以等著一回。 我長到這歲數 也只有在今年二月初頭幾天 趁著閒暇 天際無雲 見證極南的一對星星。

在南半球的原住民 視這對 全天第三亮度 和第十一亮度的星星 為一對狩獵的兄弟。 二月初 適逢天亮前 五點左右 黎明前一點點的時間 看見這兩顆星星 並肩 與地平線水平 在極南 貼地閃爍炫目的光彩。

在早春 夜間天際晴朗時 日出前 風兒吹散所有雲絮 當可以地平線上方為視野 觀察起極南星區。 夜過四更 東邊的天蠍星座Scorpius 整隻媚態現形, 以 處女星座Virgo 這全天第二大星座 角宿一(α Virginis, Spica) 全天第十五亮度的星星 領銜的星空戲碼, 角宿一升至極高。 右邊 烏鴉星座Corvus 四方的拱頂石 是紙午夜曳航的風帆船 這個座標下方 是全天最長 最大的星座 長蛇星座Hydra 蛇尾端的星區; 星區下方方位 達至半人馬星座。

首先映入眼簾的 是二等星 θ Centauri(Menkent) 2.0星等, 和 η Centauri 2.3星等。 星圖分別是 半人馬的頭部 與手執長矛的前半端。 η Centauri往左, 有顆 χ Centauri, 此星和 豺狼星座 Lupus 的二等星β Lupi(Ke Kwan 4, 星等2.68) 緊密。 這兩顆星星等相仿 彼此依附 分別代表 豺狼被尖矛刺中的腹部 和 長矛尖端。 而 β Lupi,η Centauri 和 α Lupi(Men, Ke Kwan 10) 這三顆二等星 形成一具很容易辨識的 倒立等邊三角形。

這些星象確立之後 再往南下 是半人馬自己的馬腹星區。包括左邊的 ζ Centauri 和右邊的 γ Centauri (Muhlifain), 與這兩顆二等的亮星 連線之間 全天最大最明亮 達四星等的球狀星團 NGC 5139, ω Centauri。從 ζ Centauri往下去, 是二星等的 ε Centauri。

ε Centauri 和 極南 貼近地平線上天際線的 α Centauri 與 β Centauri, 三顆星 形成直立的尖銳傾斜三角錐。 α Centauri −0.01星等,β Centauri 0.60 星等。 α Centauri 雙星系統中的一顆比鄰星 Proxima Centauri 十一星等 是距離太陽系 最近的恆星 為一顆紅矮星 4.24光年。

α Centauri 與 β Centauri 的連線 即達全天最小 迷你的 南十字星座Crux 星域。 人若在南台灣 這星座整體 可被觀察到。 但位置北台灣 可見十字頂端的 γ Crucis(Gacrux) 1.99星等, 即 α Centauri 與 β Centauri 連線的右方。 要見到十字架左翼的一等星 β Crucis(Mimosa) 已很勉強, 遑論右翼的二等星 δ Crucis; 同樣地 要看到極南 這麼遙遠的位置 除非天候相當優良 天際無遮蔽 才得成就良辰美景。 而十字架極南 指南的座標 全天第十二亮星 α Crucis(α Crucis, Acrux) 是無緣在台北相見歡。



星期五, 2月 08, 2013

Michael Gira oƒ SWANS & Jason Pierce oƒ SPIRITUALIZED _ Darren Hayman (oƒ Hefner). Billy Bragg. Richard Hawley. Robin Guthrie (oƒ Cocteau Twins) and Woody Guthrie (1 4 jul.19 1 2- 3 oct.19 6 7)





女 兒 的 奧 德 賽
O.d y s s e y oƒ A .D a u g h t e ʀ .


滾音樂是男人的奧德賽這點來看, 當他走入婚姻, 這自我追尋的旅程, 意謂宣告結束了吧! 或說 孩子都有了, 面對自己的下一代, 如何擺渡這趟 奧 德 賽?

這些年, 好幾位創作藝人, 有意鋪陳所謂’三部曲’的創作思維 2012年 Darren Hayman 的 The Violence 出版, 是他三年來 'Essex 三部曲’的完結篇。 這位成家 老婆上班的主夫, 用這張作品, 說歷史的故事: 主題是抒發中世紀 對巫術汙名化的非人迫害, 和英國內戰。 也是出身英國 Essex 郡區, 成家有子的 Billy Bragg, 2012 年的出版, 是過去以美國民謠創作人Woody Guthrie 寫的歌詞譜曲, 和 Wilco 樂團合作, 發表在上世紀尾聲的兩張 Mermaid Avenue 專輯, 多收歌的重發套裝, 紀念 Woody 的百歲冥誕。 Billy Bragg 投注的是 對於社會公平正義的理念。 這背景相似的兩人,2013年都還會有新的專輯發表

Richard Hawley 2012 年的專輯, 偏離自彈自唱, 將目標鎖定搖滾火力, 說的是出身城市 Sheffield, Skye Edge 這個地方 治安不好的寫實故事。 這位成家的男人 已有三個孩子 最大的是女兒。 Robin Guthrie 找到他人生的第二段婚姻, 兩次婚姻, 各有一位女兒; 當他的女兒 還小的時候 他熱衷發表吉他純純音響, 以為搖籃曲。 他每一年都見到有新的演奏專輯出版

2012年, 是一堆的傳奇復出- 過去沒想到 還會重組的樂團 通通搬上檯面。 著名如 The Beach Boys 為代表; NME 這麼想: 這回海灘男孩 都重出江湖了; 樂壇應該可數史密斯的重組 只是時間問題.. ?! 觀看 2012年年終選單, Dexys Midnight Runners 重組的 Dexys, 雖然 MOJO 給他第 5的高級禮遇, 但這樣的選擇, 當成是這家雜誌眼光獨具也罷。 而這裡 眼光放在兩張 在多數年終榜單 時見佔有一席之地的兩位搖滾人: 一是 Michael Gira 的 Swans; 另一是 Jason Pierce 的 Spiritualized。 後者在各家榜單 出現頻率較前者高; 但是選 Swans 這張 The Seer 為年終項目的, 禮遇的名次, 均高得嚇人, 如 Pitchfork, 他高據第5。 在這段落, 兼提的’復出’, 這兩個字對於 Swans 是適用, 但時間要說到兩年前, 此團人事更易後, 自 1996年以來, 14年後的復出。 而 Spiritualized 是保持一直有作品。 同時這兩個團名 已經可以視為他們個人的主持。

這篇一開頭 說到的故事- 走入婚姻的奧德賽 說的故事: 話說歷史故事; 對自己的孩子 說的故事: 關於公平正義, 或生長的環境, 或輕唱搖籃曲。 同時看 Michael 和 Jason, 他們說的 又是怎樣的故事? 前者結婚 有位剛上小學的女兒; 後者稱牽手為伴侶 大女兒已會寫歌。

Michael Gira 人生的成長經歷 就是一篇不必佈局的漫長奧德賽 且是漫無天日的情節。 他的女兒 在 2010年的復出專輯貢獻聲音 但不是和父親合作 搭檔轉換為 Devendra Banhart, 歌名不是很好的教育範本: 混帳你們這些人叫我噁。 在 2012年終選單的專輯, 若有被媒體青睞 名次又是如此高, 評語一般是: 這實在是一趟浩浩蕩蕩的個人內心旅程。 這確實是野心之作。 一位混跡樂壇 超過 30個年頭的音樂人 用音響細心編排樂器的遊蕩 來一趟近 120分鐘 靠岸看似遙遙無期的黑暗之心。 這層內心旅程的用意, 其實是當我買到 2010年的唱片, 仔細用載體 又聽完一遍以後, 就自己說的話: 我不會再買 Michael Gira 的作品了。 理由是: 女兒你都有了。 這是當她還小 你還自我放逐何曾止呢? 或這些陽光不見的心跡 當她長大後 是你寄望她培養的 面對世界的晦暗見地?

Jason Pierce 的發跡樂壇是 Spacemen 3, 當這團在八O年代存在之時, 惡名昭彰得顯著, 他們對於毒品 不假辭色的保持正面態度。 幾年下來, Jason 付出的代價, 是健康毀壞。 近期幾張發表 封面都刻意 整修得像藥房發出的藥包- 這從吸毒 人生轉換跑道到遵囑醫師的處方。 2012年的專輯, 朝向大型編制發展, 有更多大女兒共同書寫的曲子。 富麗的堂皇 潔白的外套 一塵不染的字體 寫的是服下籤方後 對身體產生的副作用。 歌曲內容 在呼喚神。 但這不是堅定不移的信念伸展, 是茫然無依為生之折磨的漫長所苦。

這兩位的女兒, 可能有一天, 了解這趟黑暗之旅, 終究是要自己突圍。 而自己的父親, 起了錨卻無掌舵; 或眼見父輩的心聲, 已經領教這心碎與無奈, 但生之意義, 讓親愛的爸爸打下問號, 卻無中肯眉批。 相較旁人子女, 女兒的奧德賽風正帆滿, 勢在必行是遲早; 卻願其止有爹地。

~
影音是近十年後, 於 2007年復出的 Dinosaur Jr., 2012年第十張專輯。 樂團目前的靈魂人物 J Mascis, 已婚, 有上小學年紀的男生。 這團習性是: 會為當年專輯 特地拍出一支讓人叫: 酷!的錄影帶, 2012年即是這支。 Spiritualized 沒再放 ‘我 愛 廚 房 不 乾 淨’ 那篇, 放過的爭議影音; 這兒是歌詞影音 用到自古在歐洲 被視為藥師這行表徵的相關植物: 款 冬 蒲 公 英 Tussilago farfara




星期三, 2月 06, 2013

六 處 通 關 單 位 B e n C h a s n y oƒ Six Organs Oƒ Admittance & J a c k P a r s o n s (2 oct.1 9 1 4– 17 jun.1 9 5 2)





矇 矓 島 嶼 群 像
S e t S a i l A m o n g s t M i s t y I s l a n d s


久以前的事了。 當我人在聽 Felt 的時候, 有人說我若是生在六O, 毫無疑問 一定是嬉皮。 我並不覺得 他特別了解我, 但是對於他當下的篤定, 我也不由得懷疑: 我在意的雅痞外觀 是否修飾的格調不夠? 或也是聽 Felt 時候的事, 那時候三不五時, 會遇到聽老搖滾的音樂人 認為我沒聽往過去的作品 實是暴殄天物。 而有一張唱片封面, 被一個好朋友拿在我面前兜弄, 宣稱: 據說 人要吸了藥 看這扭曲的圖畫 才是正常的。 我大可懷疑, 他是唬弄我開心; 但我一個菸酒不沾 直腸子到底的蠢蛋, 哪有法子領教迷幻的趣味呢?

或改口, 要領教迷幻的趣味, 是否得在藥癮當頭? 過去我毫無理由的恐懼, 像排斥吃藥打針一般, 把自己浸入清醒的乙醚消毒, 還告訴自己 那不是酒精。

當我人不知 過去那些在迷幻旅徒上 亡佚的音樂知音, 走向理想的淨土 藏身在哪裡?我總習於拿出Six Organs Of Admittance 光 照 的 夜, 濡染迷幻在這時空 迴盪的餘韻。 (這是 2012年, 我人在唱片行, 穿梭抽閱唱片時候, 少數幾張 可以宣稱買得很快樂的經驗。 貼標標示 2009出版的他, 在 2010年1月進口以後, 一直委身架上。 終於兩年後, 打 85折剛好 500,讓我帶走。 這張專輯於我的意猶未盡, 當他轉完 A面, 我人即很滿意 還沒想過往他面去。) Ben 總是乾乾淨淨, 一聲不響的低頭撫摸吉他, 迷幻對於他 是否真如夢: 人清醒時 離那很遙遠, 而人無法不保持走路時候姿態的清醒。 歷史裡的革命家, 捐軀於捍衛理想的呼聲; 時間中的探險家, 葬身於嗅聞踏上大地的芳香.. 在當今, 我們伸手摘下上一代血淚蘊育的果實 食不知味; 識圓形地球為理所當然的球體 再也沒有夢土。 迷幻啟示 終究惘然夢一場: 菸不離手 酒不沾口 藥癮當頭 整齊清潔 都無法詳說, 那因緣於理想, 或愛, 隨時間走遠的他方。

沒聽 Felt 以後, 我人終於有一天, 踏上這艘船 喚他牽牛花 開滿蔓陀羅 企圖向迷濛的島嶼啟航。 迷幻撥弄的合絃此時出聲, 霧散盡, 沒有島嶼, 沒有群英, 只餘光。 一切形色因光, 光裡一無所有, 聲音說: 我 就 是 光



B e n C h a s n y of Six Organs Of Admittance 每年出專輯; 另有加入的組團: Comets On Fire, 更吵, 繚繞的煙硝替換為火藥發威。 2012年相伴 7吋膠片, 致敬一生投注興趣在火箭研發 與密教信念的 J a c k P a r s o n s。 網路上 關於此人 衍生不少綜合他貴氣品質 航太背景 身邊嫵媚女人為伴的異次元情色綺想畫。 他看似和科技知識矛盾的異教迷信 相伴熱衷儀式性雜交; 以戀金術想像 催生他意謂中的'新世代'。 這位無神論調 航太領域的自學, 38歲時, 死在自己的實驗室。



星期一, 2月 04, 2013

▅ 人 生 必 有 一 缺 N i n e t y- n i n e P e r f e c t





九 九 至 尊 .. 9 9 %


( 2 5 j a n.2 O 1 3這篇前後各寫一半 跑去睡覺 卻夢到沒完沒了的夢。 不能一一詳述 只挑兩場景下載。

我在複合式影城 在那樣的地方 遠遠瞧見一個人 (他的樣子是我寫 Area’s Sweet Renvenge 那位朋友。) 過些時候 他出現在我身邊 跟我搭訕 然後去上廁所。 我人坐在停止運轉的手扶梯階等他。 等到時間不知過多久 商場四下都沒人了 四周圍跟著暗下來。 我起身 找著路要離開。 這時四周的佈景 慢慢活動起來 層層疊疊的色塊 像赭紅色的人工衍生物 變大為驚人的厲鬼 張牙舞爪在我後頭 前撲後繼趕上來。「這種地方 藏的都是這種東西 以後不要來了。」我心慌的一邊跑 一邊對自己說。
然後我徘徊在誠字頭商場 樓上堆雜物的樓層。像大火過後一樣 到處濕答答 地毯浸著水 水泥牆都是濕氣。 「原來商場美麗的裝潢 樓上空間是這德性。」
我人終於在建築物外面 太陽剛下山 景色沐浴著黃昏暇逸的餘。我看那棟建築 圓形的多樓層 隔著小小的區間 像極拘留所。 叫我等他的那個人 在其中一間。 人變了個樣 戴眼鏡 不帥了。 他穿灰藍色衣褲 在三樓高度 怨言我不陪他嗎? 這四週停著巨大的消防車 工作人員在為失火過後的殘局作業收拾。

然後 我身邊有位男孩 只是朋友。 我們在停了工程車的街上奔跑。 像是在淡水 要找去台北的路。 在穿梭的巷弄裡下著大雨 我好像比他更了解出去的路。 但是因為他的多繞圈子 我瞧見路旁的花圃 開了白色的百合 和紫色的蘭花 這樣的植物。 襯托在雨中 被淋得油綠的葉子。
)


話是過去我聽朋友說的。 這位朋友 我們常聊星座 若說信鬼神宿命 他算比我認真 因為他是很當真在看靈姬的節目 這我就沒興趣。 我朋友提的 若我沒記錯 是施姓女權作家這麼說過: 算命 是父權文化的產物。 他用傳統的觀念束縛你 告訴你什麼是好 什麼是不好。

壽終正寢是好? 夭折早亡是不好? 一舉得男是好? 三胎還在招弟是不好? 恭從父母是好? 做自己是不好? 有錢吃到成癮是好? 窮光蛋吃不飽是不好? 若真的要計較 那宗教也不用玩了- 這本來就是教義吃人吃死死的玩意。 若這世界 宗教都完蛋 那人還有什麼?

為了保障人類 不至淪為只是背法條走路的屍體 我們仍然需要神算的一知半解點明我們: 什麼是宗教。 而下面用看待'好命'的眼光 開始這篇文章。


人 生 必 有 一 缺: 如果可以選擇一個人 採訪他一個問題 我想選擇 Alan McGee, 過去 Creation Records 的老闆, 我將問他: 你的人生裡 還有什麼你想做 還沒完成的心願? 1990年 當我們坐京兆伊 同一桌吃飯的時候 我是還沒主意這麼問他。

為了襯托我要說的是什麼 來這個整裡: 4AD 老闆 Ivo 引退 很早就不聞問江湖。 Factory 的創辦人(之一) Tony Wilson 57歲去世 時間 2007。 Hyperium 老闆 Oli Roesch 摩托車意外 死在2002。 Sweatbox 老闆 Rob Deacon, 死在 2007 泛舟意外。

在八O年代執英倫獨立音樂牛耳的唱片公司裡頭, Creation 出身晚, 出版品的代表性沒高到奉為圭臬; 但愔愔的暗湧 卻有朝一日匯為洪獸。 九O年代 沒人會異議是 Creation 的時代 鑼鼓喧天到他一手毀了 所謂’獨立音樂’ 和 ‘流行音樂’ 這道模糊的界線。 或褒'新'音樂革命竟成, 或貶說獨立精神氣數已盡, 而這提的是不可一世的 Oasis

我閱讀過: 這世上只有一位畢卡索 同時有成千上萬 差點成為畢卡索的人 這段話, 在美言 The Smiths。 筆名'被'取為這團名字的我 時常為這段話所苦.. 今天 The Smiths 是太紅沒錯 但是在過去 我人還擔心他們的纖纖體質 步入下世紀 就香消玉殞。 看待這團纖纖細體小家碧玉的曲衷, 到我年屆40, 沒有改變, 而他不是畢卡索, 是 雷東 Odilon Redon -與世皆異; 但要看到最美的花束 得欣賞他夢般的細緻粉彩。 此時 我心中對於畢卡索三個字 要拿來在史密斯同儕撿選加冕 我同意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若不同意此團 認為沒那呼風喚雨能耐 那就是 The Stone Roses。

JMC 發跡在 Creation, 1985 年首張專輯出版在主流體系。 Creation 一路走來 有興趣經營這吉他音樂 噪響 小巧 孩子氣 呼應花童趣味的氛圍。 曼徹斯特之聲 The Stone Roses 的 1989年, 和 Creation 沒有關係, 專輯發行在主流體系 點明重要啟示: 這是創作型態音樂 承先啟後的下一步。 Creation 同時間發揚光大的噪響瞪鞋 沒幾年 就被自己依樣畫葫蘆介紹出場的 Oasis, 一腳踹下台, 始有如火如荼的 Brit-pop 旋風。 音樂上從此再沒有啥是 獨立音樂 啥又是 流行音樂: 搖頭晃腦伊伊喔的 Oasis 就是一面獨立與流行雙吃保證的不死金牌。

The Stone Roses 比畢卡索偉大。 當代藝術家(或說開工廠的) Damien Hirst 如此美言2012年復出演唱的 The Stone Roses。

Alan McGee 一手打造的音樂世代 親眼見證一個時代 從音樂到市場徹底的改變; 自己也組團玩起音樂 他活得夠精彩吧。 他第一次的失敗婚姻一舉得男, 兒子長大成人, 承父缽玩音樂, 重口味, 吸毒勒戒來來回回, 無所謂繼續吸, 玩音樂迷魅沒膽吸毒的行屍, 用音響的兩隻耳, 倒貼他癮頭上的憤慨。 繼 2011, 2012 第二張專輯叫 更好的生活, 設計黑鴉鴉一片 膠片作為討喜的泡泡糖橘彩。

當我問 Alan: 你的人生裡 還有你想做 還沒完成的心願嗎? 他會心長言道: 我希望 Dan 不要吸毒嗎?

那我當說: 你不要他吸毒 那你要他幹嘛? 他玩音樂的不是嗎..

..他和你一樣組團 認同你毀了獨立音樂的智性 心儀新迷幻加藥的頭殼 理所當然的加入這場酒肉流水席。 他不就是你的翻版嗎? 只是沒在信你好久前 拿吉他嚅嚅細語心上女孩小心願的那套罷了。



P.S. 我印象中 關於這位施姓作家 他說過一句 讓我印象深刻的話: 他小時候氣不過男生站著尿 自己就得蹲下來 於是他一個人跑河堤上去尿 證明自己也可以站著來。 任憑尿亂灑一通 他當時不知道臉上流的究竟是淚 還是混了風中 自己的尿液。 ..但奇怪的是 女權作家 說過文章一開頭 批判算命的父權底子如他 自己改行寫神鬼 也已經好久。




星期五, 2月 01, 2013

Edward Droste of Grizzly Bear, John Grant of The Czars, Stephin Merritt of The Magnetic Fields, Bob Mould of Hüsker Dü & Morrissey of The Smiths





莫里西自戀約翰淒迷 史蒂芬不快意 唯艾德結連理
Morrissey Narcissistic John Miserere, Stephin Unhappy, only Edward found his L O V E


兩 朵 花: 當年 Thelma and Louise 還沒上映 還是影展觀摩片的時候 我在幾個媒體 已有自己固定的專欄 掛學生頭銜 忙騙吃騙喝。 這部片我第一次看 在試片室 當場人哭得唏哩嘩啦。 電影裡的 Geena Davis 是我認為有'質感’的演員 她的美走成熟路線 脫不去’土’味 這大地的稚氣 讓她經常飾演一種 女人問起自己是誰的角色; 當時 電影裡的 Brad Pitt 還名不見經傳呢。 我常寫到的一位朋友是 V, 他是我這輩子能遇到 最了解我的人 只是我不像對待知己般如他待我 但影展片開始媒體人登記購票的時候 我特地買這部片的兩張票 要一起去看

在電影院 我也是淚眼婆娑。 V 他的經典口頭禪 當我們兩人 在自己的天地 玩到不亦樂乎的時候 他總說: 好高興 好想現在就去死。 這時我總眉頭小皺 沒讓他看到 但覺得好觸霉頭 真殺風景.. 但他真的當我是朋友才說的 不是嗎.. 會吠的狗不會咬人。 電影看完後 他不必謝謝我 以後的時間 他跟我提起: 情節總讓他想到我們的關係。 我沒問他那我是不是吉娜 當我們在人生的路上分開很久後 我才很清楚 他的意思是說我是吉娜- 不肯定自己的美麗 因為憧憬愛情跌撞自己 惹出一身糗事 讓別人擦屁股- V 雖然成天死 死 死掛嘴邊, 但他很清楚, 兩人裡 當下會說: 別回頭 往前開吧! 指令的人 終究是我。

Thelma and Louise 是男導拍出的, 後世’普遍的’意見裡頭 第一部’女性’公路電影 時間1991年5月24。 那.. 我哭個什麼勁呀! 兩個男人 拿此自擬個頭呀! 我想我們都對於處境感到灰心 而對於自己的存在 有滅不熄的憤怒; 這強勁的無力感來自 這世界規定人低頭吃糖 不允許抬頭看父親醜陋 卻俊美的臉龐。 這說的是權威- 可解讀為男人握在手裡的陽具 或王權登基時執手中的權杖。


寵 物: 剛剛才去 google一下 看台灣同性婚的大法官釋憲 玩到哪了.. 結果真比預期的乏善可陳還更糟 不看也罷。 好些時間前 當同性婚發起社會連署的時候 我在新聞介面的讀者留言 看到好幾個按讚的一個留言是這段: 二十年前 場景是恩愛的男女 推著嬰兒車散步; 二十年後 是女女牽手 男男貼肩 各自推著嬰兒車 裡面放寵物狗.. 再過個二十年 世界會變怎樣呢? 我想贊同的 只是想到畫面有趣; 而寫的人 純粹就描寫 並無褒貶。

若上述邏輯成立 同性戀勢力作大, 那地球還有 1/2 的人口, 即 35億人 時興推著裝的是嬰兒的嬰兒車來來去去.. 值此時 同性戀人在一塊要幹嘛? 在一起的生態形形色色: 兩人一起跑趴 或各自跑了趴再回家的也有; 普遍可見一起用心養了寵物 狗狗是首選。 偶爾在入夜的便利商店轉角 特別是台北東區, 或假日午後的河堤 瞥見這樣的場景: 一對男人 通常練得很壯 牽著一隻狗溜搭。 不難想像遛狗是例行公事 而兩個人趁這時出門曬曬感情。 當同為同志的在閒言閒語 說發現同棟樓住的男男是一對 我問: 你怎麼知道.. 他回答: 我看見他們一起出門溜狗回來。

對我看見過的 在公寓養狗 環境沒看過好的; 要說糟的 也不只一兩回。 我是不捨看他那對無辜的眼神 當下摸起額頭特別勤快。 但我知道沒辦法- 我的愛不至於大到這田地。 當對方養寵物 兩人要在一起 又是一層考慮。

另外 像 亞馬遜鸚鵡 這般案例: 他的依賴感特強 極為貼心 還善學語; 但習慣對主人以外 任何接近的人 或新生兒 產生攻擊性。 如果是自己單身時豢養為伴 -特別也是單隻的他的話; 當自己找到伴以後 他的處境會很尷尬。 雖每隻的寵物性不盡同 但聽聞如此被送走的羽毛朋友 案例也不是一兩回。


艾 德 已 經 死 會: 這幾年 傳出音樂家的喜訊好幾則 巴 洛 克 生 物 那篇提的 Marcus Mumford 是 2012年的例子。 這些人裡面 在 2012年出好評專輯 我 2012專輯榜第 4位的 Grizzly Bear 主唱 Edward Droste, 2011年 和他的牽手結婚了。 兩位都是男人。

這篇文章的下標 還有另外三人, 但 Morrissey 這廂提得不好。 這是個沒出櫃的男人, 賺太多錢也太想大紅大紫寵得他更不想出櫃。 雖然單身的男人 沒什麼出不出櫃的問題: 我一直是一個人 沒什麼同性戀不同性戀的問題-這般是我在外頭的回答; and 過去我和他一起時 當旁人問起我們關係 我們習慣說: 表兄弟。 只是 Morrissey 給人的印象 就是: 喔! 那個唱男生愛男生的人.. 到這當頭了 你還扭扭捏捏什麼呀 -這人在史密斯時期 宣稱討厭錄影帶 不搭飛機出國; 現在適應良好 最愛拿自己的大頭照 當自戀的封面; 他人唱現場 已經唱到好萊塢; 現在自己寫自傳 很有心名垂青史。 他名字出現這的作用純粹點明: 這篇寫男同; 但要不要包括他只當存而不論

約翰 是 John Grant 經歷低潮與自殺。 繼好評 超級淒迷的首張個人專輯: 丹麥皇后 之後, 2013年的第二張專輯 已取好名字: 慘綠色的鬼, 他人住到冰島。 史蒂芬 自然是憂鬱大師 Stephin Merritt, 2012年 他自己的精選 和他入團後的第9張專輯都有出版, 這專輯是 The Magnetic Fields 脫離上個十年 純走民謠基調的三張出版品 又回到電子樂器的重新出發。

上面的人物 都很柔媚是嗎? 讓你以為同志 調性皆如是。 這文章的下標 缺提 鮑伯, 即 Bob Mould 你接納他在台上陽剛揮汗嗎? 他 2012年的個人專輯 銀色年代, 從 1989年解團以來, 已經是第十二張作品。




星期三, 1月 30, 2013

咳 咳 ..you said: it's 2O 13 now ..所有事, 所有事 Everything Everything. Local Natives 當地人. 棕櫚堇花 Palma Violets. Peace和平

X X X X X


" 在 當 下 : 感 冒 的 歷 史


'莫 忘 初 衷' 與 '活 在 當 下' 一 樣 難 為, 這 是 身 為 人 的 性 格。 身 體 健 康 的 時 候, 人 習 於 忘 記 生 病 的 不 快; 生 病 的 時 候, 才 會 想 起 健 康 的 好 處。

不 應 時 時 想 著 沒 生 病 前 多 麼 美 好, 也 不 應 妄 想 感 冒 快 好 日 子 變 好; 人 在 感 冒 當 中, 日 子 一 樣 在 過; 而 我 們 日 日 與 病 和 毒 共 處 一 室。 這 是 一 場 不 會 好 的 流 行, 藥 方 只 是 安 慰 作 用。 唯 對 自 己 承 諾: 活 在 當 下。
"






" 而 人 為 何 對 於 歷 史 存 在 興 趣 ? 沒 有 歷 史 即 亡 國, 我 們 的 課 本, 不 會 刪 去 歷 史 這 堂 課。 但 為 人 可 願 意 記 得 昨 日 種 種 ? 被 過 去 的 美 好 糾 纏, 也 為 擺 脫 不 美 好 受 懲。 世 上 沒 有 便 宜 行 事, 要 不 照 單 全 收, 要 不 皆 可 拋 除。 人 習 於 學 問 歷 史, 當 問 問 自 己, 對 於 活 在 當 下, 功 過 有 何 助 益。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 冒 的 歷 史
H I S T O R Y . O F . C O L D ʂ


世上 還沒有網際網路 幫助增廣見聞; 更沒有影音管道 見識大千世界的時候, 那時候眼前只是一台電視 看到一個專題 播出的情節是: 一對一起被邀請到節目中的鄰居 其中一位選擇在節目上 公開向另一位示好 表示已經暗戀他很久。 這上節目的兩位來賓 都是男人。

這位示好的鄰居 怎麼想出這樣處理這件事 不得而知。 或許可以憶測 他是向觀眾借膽, 他心知肚明 這感覺太真 說出來不以為恥。 但是他的表達 是否犯了致命的錯誤?

人對於同性戀 好惡程度不盡同 人當據理力爭 爭取不該歧視同性戀; 相同的 人也無法勉強他人 一定要喜歡同性戀- 在同性戀的世界 彼此都是同性戀 卻看不順眼對方的 也比比皆是。 在台灣, ‘看起來’同性戀友善的社會 社論說到此事 一個簡單的結論: 那是你家的事 別發生在我家就好; 到頭來 還是中國人勢力眼的處事陋習。 而上面一開始說到的那位 示好的鄰居 他所犯的致命錯誤 是否可以有更好的轉圜?

任何更好的建議 對這個人都沒用了。 下節目後 這位示愛的人 就被他的示愛對象- 他的鄰居 因為盛怒 回家後就把他給殺了。 當時 製作這節目的專題 不在討論’同性戀恐懼’這層東西; 而在引述這事情 造成美國當時炒作日久 談話性質的實境節目風氣 末落收場。

從’看戲’的角度 來看這支影音。 男主角 Ricky Gervais 是連續三屆金球獎主持人 (不包括這一屆)。 這支2012年 趁倫敦奧運當下製作 版權開放的影音 宣稱: 學習英語。 內容上, 搭檔 Karl 被 Ricky 沒有顧忌的作弄- 男人如 Ricky 這般行徑 也會被嫌: 你是那個來了嗎? 而 Karl 在影片裡, 可說沒面子極了。 面子- 這男人視如勃起的性功能性命 不能開的玩笑。

這要發生在真實世界 要不視為 Ricky Gervais 有意對 Karl 挑情; 要不一言不合就幹架了, 接下來會不會有人命問題, 是另一層。 但是在這 純粹戲劇效果 演員演得入戲 觀眾看得過癮, 一切因為’這 是 戲’ 變得雅俗共賞。 回頭看起這篇一開始 那位把對方殺了的 認為自己的男子氣概受到威脅- 如同陽具被閹割的主角, 如果是恭逢網際網路的時代 應該氣就消一大半了吧.. 這一切因為慣性’虛 擬’, 變得認真不起來。

讓我回溯自己 這場虛擬的發病 從何開始.. 從去年耶誕過後, 12月27號開始, 我用’看榜單聽音樂’名義, 開始一天一篇, 2012全年度 我的音樂事記的主題書寫。 原定在 29號收場, 因為這是他生日。 但我畢竟還是在最後兩篇, 遲交兩天, 到現在剛好月底。 此時, 2012年’看榜單聽音樂’的日子 全文終。 讓我回溯更遠些.. 在臉書的貼文 始於什麼時期? 從 2012年5月後, 我的貼文和過去有別, 我向介面上的你借膽, 開始同志- 我是同志的書寫。 雖然我心不在同志文學, 而我在外頭, 不會這麼回答自己身分的問題- 書寫只因為我得交代清楚我確實要表達的東西是什麼; 而人在外頭 說話是用不到這麼認真。

但這並不比虛擬存在的單位好, 這亦然是形而上的一齣連續劇, 認真不起來。 過去我的人生 有段時間很認真 認為人活著, ‘中 庸’最難。 曾幾何時 我沒了這處女病; 但還是有問題: '莫 忘 初 衷' 與 '活 在 當 下' 一樣難為, 這是身為人的性格。 身體健康的時候, 人習於忘記生病的不快; 生病的時候, 才會想起健康的好處。 人不應時時想著沒生病前多麼美好, 也不應妄想感冒快好日子變好; 人在感冒當中, 日子一樣在過; 而我們日日與病和毒共處一室。 這是一場不會好的流行, 藥方只是安慰作用。 唯對自己承諾: 活 在 當 下。

而人為何對於 ‘歷 史’ 存在興趣? 沒有歷史即亡國, 我們的課本, 不會刪去歷史這堂課。 但為人可願意 記得昨日種種? 被過去的美好糾纏, 也為擺脫不美好受懲。 世上沒有便宜行事, 要不照單全收, 要不皆可拋除。 人習於學問歷史, 當問問自己, 對於活在當下, 功過有何助益。

我也宣稱: 錯過什麼 都不要再說可惜。 2011年很快的被 2012以音樂取代。 若這些音樂, 在我下半輩子的時間, 再沒有聽過; 那音符對於我的意義 不過是堆積文字。 或我, 時常聽回 2011.. 1986.. 1918.. 1791.. 1750.. 藉音響器材便利, 以為人在那裡 美麗安全又無虞。 但是人為何會容許如此錯置自己, 大可視為是一種病態, 這根本是時空裡錯亂的流亡, 拒絕在這時間點, 睜開眼睛仔細看。 世上並無不可取代 一切人事物 取代的就是’時 間’。 或許你當質疑: 一直以來 和很久以後 在你文章裡 一直出現的’他’ 難道對於我 他不就是那個不可替代?

我當回答: 在書寫的世界 或說 創作的領域, 我已經是’他’ ..我 就 是 他。 這發作在 2012, 因緣 2001, 同時這是一場不會好的流行。他不聽這些音樂的,但他愛聽我對他說這 另 一 種 語 言




J é r ô m e ʃ ɱ i t ɦ J u . ʃ ɱ i t ɦ . 覲 紅


星期二, 1月 29, 2013

❦ Do Re Mi _ MMXII


A l t- J An Awesome Wave
Beach House Bloom
Chromatics Kill For Love
Grizzly Bear Shields
The Twilight Sad No One Can Ever Know
Spiritualized Sweet Heart Sweet Light
Memoryhouse The Slideshow Effect
The Magnetic North Orkney: Symphony Of The Magnetic North
The Maccabees Given To the Wild
Weird Dreams Choreography
Tame Impala Lonerism
Ty Segall Twins/ Slaughterhouse/ Hair



h o n o u r a b l e_m e n t i o n :
Breathless Green To Blue
Darren Hayman and The Long Parliament The Violence
Bowerbirds‎ The Clearing
Poor Moon Poor Moon
Merchandise Children Of Desire
The Megaphonic Thrift The Megaphonic Thrift
Toy Toy
Six Organs Of Admittance Ascent
Violens True
Gravenhurst The Ghost In Daylight


個世紀的事。 當時我朋友宣稱 他的 CD都可以賣掉不留 和我分析: 音樂就是音符的組合。 到頭來 所有組合的機率都玩過 就再也不會有有趣的東西。 我這位朋友, 1986年 CD才剛在日本上市, 已經託人從海外買光碟, 用這來聽音樂。 在那'新'音樂才剛開始在台灣推廣起步的時間點 他的作為 顯得極為'奢侈'與'前衛'。

時至他跟我說: 音樂都可以不聽了.. 直到現在 我人足足比他多聽了 12年好音樂, 我得到什麼? 什麼是當之無愧的好音樂? 這讓我常想到 P r e f a b S p r o u t 的好歌- 在他們音樂的世界 人是特別容易滿足。

為什麼原因 我人還在 2012音樂中跌宕不群? 是我一直以來慾求不飽; 還是這世界一如過往 美好的創意源源不絕? 12年後 若我對自己說的話是: 錯 過 什 麼 都 無 所 謂.. 我 再 也 不 要 感 到 惋 惜。 那 2012, 是我從 1 9 9 0 年始, 習於年終選單在媒體公諸的發表; 輾轉到目前 部落格的書寫 還在助長此風.. 時至 2 0 1 2 年 將是絕響 這並不會可惜。

這位朋友 當年不聽音樂的時間 都拿去卡拉 OK練唱。 每在他的樓下 人已依稀可辯 樓上的載歌載舞。 這些年後, 我人還在音樂裡頭遊蕩, 當時混 KTV的一幫人, 早已盡散。 我的朋友 這下還剩什麼人生的樂趣呢? 可能我們記起: 這支曲子 還未唱盡 ..這 真 是 一 首 好 歌




星期四, 1月 24, 2013

凌 遲 |▎s l o w d e a t h_t o_t h e_b u l l_ 2 O 1 2 - m y _ v I d e o s






|▎s l o w d e a t h _ 2 O 1 2 - m y _ v I d e o s


2O11 年 St. Vincent 的 Cruel 殘忍 影音, 是一支相當棒的作品。 人要選他是年度錄影帶 我除了雙手 雙腳的大拇指 都要翹高高讚同。 音樂好聽 劇情生動 要說的東西 不是一言兩語說得清 重點是: 他是這位創作人 自己的演出 自然提供這作品更棒的評語。 但在當年 他連前 10, 或說剛好第10 才擠進我的心水榜。 原因無他.. 他是女聲 畫面是女主角; 我人自然往男聲 畫面是男主角的吸引去。 2011年豐富的影音質量 讓我宿願得償 選到第 10名 是可以無視麗質的 St. Vincent。

若我對於 2012影音的微詞 出現在言詞間 很顯然的, 要不是女聲團更出類 要把男聲團比下去; 要不女主角的畫面更吸睛 硬要我把'老二思考’那套縮回去。 在 2012我是吃足苦頭, 我該怪自己 看得不多 聽得不多 一個月前 人還在煩惱該那支是 2 O 1 2 年度影音

【 屠 牛 人 入 場 】這兩年的時間 我一直懷疑日子過太好。 或換言: 人活到這歲數 親眼目睹音樂市場的變化 把眼睛閉上不看也罷.. 但值此時 連續兩年 我卻找到好男人: 2011是 Justin Vernon, 2012是 Joe Newman, 就是 Bon Iver 和團名 Alt-J。 他們每天在我耳邊說: 愛我.. 不愛我.. 聽得我骨頭酥。 一直以來不是找不到男人坐檯 只是那些男人上不了檯面 這教我氣結。 但情況改變.. 2011年優柔的他 拿下 Pitchfork年度專輯 人站上葛萊美(!)頒獎舞台; 2012年特別的他 是 NME年度專輯第5 拿下英國水星音樂獎 並且在全英音樂獎提名。 他們這種明白的肯定 和我在上個世紀愛的那些男人相比 真有天壤之別。活到這歲數 我見證這樣的改變 死也暝目。 那音樂是品味變好? 市場變不好??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狄更斯 1859年 為 2012年這樣說道; 而我說: 喔不! 一定是我的品味變差了。 這兩年並非甜蜜時光 我只是被下藥.. 前年喊: 賈斯汀 嫁給我.. 今年變: 喬 我們結婚吧! ..不必避俗 水管按讚多的是這類留言

午夜夢迴的時候 我還是經常為自己這般東食西宿的行徑 深以為恥; 而我終究只是在音樂裡, 讓 Alt-J 拯救我的煩惱免於水深火熱, 他的 Something Good 是 S m i t h 年度最佳錄影帶

聽 Alt-J, 或 2011聽 WU LYF, 他們咬字模糊不清的發音 我都很新奇 當作伊莉莎白挾男音 在這世紀借屍還魂。 後者熱血沸騰 前者是外星人 三者都來自異次元。 若是過往 Cocteau Twins 於我意難平 但已是仙樂之極, 這兩年讓我在男人堆廝混往日情 每天都像嗑了藥 high到最高 這兩年的時間 是對我太寬愛。 Alt-J 隨著首張專輯被肯定 連續推出好幾支影音 都發揚電腦合成的新鮮感 風格盡不同 難看的也有。 原本我心裡只有 Matilda 這是一支有趣的小品 但選為年度有憾。 Something Good是我看 Alt-J 的第一支影音 但我一看到是屠宰為業的鬥牛場 在1分30秒前就切了。 但精采的在這時間後 每個畫面都處理得好美 那要死的鬥牛士 死前都這麼美的嗎?

我嘗為了看懂這鬥牛士有沒有死 多按101次的重播; 我嘗不懂為什麼他放被斬首的牛頭上的那支手 修得像孩子的。 有一天晚上 他對我說: 我 知 道 你 受 的 痛.. 這下鬥牛士是生是死不重要, 他再也不會是鬥牛士。

【 病 】 2011年有三支影音 一直糾纏我 喋喋不休誰才是第一。 這時我反覆的婦人病就出現 一直拿不定主意; 但 2012年卻相反 沒有一支影音 我想給他第一 直到看完 Something Good。 謝謝這成人之美好事 接下來 我硬是擺 The Twilight Sad 第二 我就有恃無恐。 因為我看他 會有生理反應 老二說的話不會錯 而頒他第二 沒愧對天地。

The Twilight Sad 在這第 3張專輯呈現的問題: 你得不排斥 極度不舒服的封面 說不清不討喜的畫面 他們圖什麼.. 你得不排斥 不舒服的 sick單曲封面 而讀專輯說 ..i am so sick of the sight of you now.. 世人誰能接受對方指著自己鼻子開腔呢?

The Twilight Sad 卻是很有意圖的 第 3張專輯 要拓展音樂的可能; 同樣的曲子 時髦有混音專輯版 質樸有不插電專輯版, James畢竟很清楚 他是會唱歌。 但問題在這與世格格不入的性格 他眼睛還不習慣看世人 這是花招百出的2012, 不是拉張冷板凳的1979, 但過了30個年頭, 人若要說 The Twilight Sad 有志在這世紀廣澤 Joy Division, 我會從墳墓爬起來說: 好讚。

The Twilight Sad 的雄心用情 看 Another Bed MV, 人得不排斥那位擺明潔癖的怪怪 guy: Stuart Warwick, 而繼續觀賞下去; 這也是我無法很認真看待這支作品的心理障礙之一 而看去 Dead City, 叫我老二站起來思考的 是這支音樂畫面

【 8 1/2 】Eight And A Half 是 Broken Social Scenes 鼓手邀集同公司的另外兩名音樂人的組團 我沒研究去這團的現況是怎樣 反正他們已經太有名 不缺我去死心踏地的愛。 Go Ego 是一支真正棒的作品 音樂有勁 畫面養眼 故事沒有 Another Bed 的彆扭, 沒有想說什麼 卻可以要你目不轉睛。 但主角 Jessica Stroup本身就是好萊塢明星 肢體語言自然絲絲入扣; 我人是有好長一段時間 在掙扎這支點閱 1001次的影音 要不要名正言順放大老婆的位置.. 終於還是喬叫我改邪歸正 看他去。





Dog is Dead / Teenage Daughter (貼在 X X & X Y 那篇。 我很喜歡這位主角 塗著和球相同的鈷黃色指甲油 在陋室更衣。 這樣的作品 道盡不舒坦的夏 隱忍要人命的躁動。 惋惜結尾扣到分..)

The Megaphonic Thrift / Moonstruck (那 個 下 午, 我 人 在 唱 片 行 沉 痾 那篇我提的 說不清楚的理由 就是他。 春夏交替的時候 有一天我把他拿在手上 30年前唱片拿手上的觸慟 通通匯流到身上 鈔票一張花下去 自然第二張也報銷 開始了沒完沒了的夏天。 選他第5, 時下很多作品 都可以來占這位置。 正是’漫不經心無所謂’這態度在這卡位 這是首好歌 好專輯 但因故沒入選我 2012 專輯榜)

Beach House / Walk in the park (第一個出現的女聲團 第6。 我很高興 2012年我比 2010年更愛已經很喜歡的這對結拜姊弟。 畫面中 我想這位髯鬚人 我看出味道後 進一步不排斥這團刻意不美化畫面 純走異類的招待。 Lazuli 的星空背景畫面 倒是特別美; 但整體我選這支.. 這團真的是甜糕 一開始吃滿嘴 幾天後味蕾還黏糖再吃不下。 2012看榜單聽音樂 這團我寫足兩篇示優)

St. Vincent / Cheerleader (好美 那篇 我試寫女藝人 畢竟物以類聚 我不過虛有其表。 我躲藏了一個名字 這疏漏的名字是 St. Vincent, 即 Annie Clark, 他是時下一位真正不可多得的女唱作人 她的美和 Claudia 同 是麗質天生來吃這行飯 只是沒那麼簡單坐好吃飯)

Violens / When To Let Go (第8名。 選到7 我已不想選下去了。 6, 7 都是女聲 名次已經這麼高 那還有男生可看嗎? 2012真是不可拿 2011同語。 第 8硬是讓 Violens 湊一腳 不是老二說的 理由寫在 音 樂 的 奉 獻)





星期三, 1月 23, 2013

蝶 P a p i l i o n o i d æ





寫 蝶 Write on Butterfly


(22 jan.2013 有感: 我可以說我是台灣人 不是中國人嗎? 雖然我身上流著一半對岸來的血 而我全身的血 不過是前後時間不同從對岸來的; 而我也有喜歡的中華文化。 下面提到的'中國人'三個字, 專指對岸的人口, 中國人沒問題, 問題出在治權, 這讓太有錢成了笑話。 而我心目中, 沒什麼'體育強國'這種狗屁不通的東西- 今天 生產不出藝術家的國家, 就算每個人都被訓練成運動健兒, 也是屁。 當年希臘該明定: 不是尊奉民主的城邦代表, 請自動退場..

好一陣子之前的新聞了。 說有一家小而精的法國旅館開幕 業者宣稱: 不收中國人 導致抗議聲 背後金主還出面緩頰。 新聞帶到金主開的是法國精品店 賺的是中國人的錢 言稱很無奈 說: 他們就像買白菜一樣.. 這無奈透露的是不屑 只是這現象是時之所趨。 到今天, 我還是認為 寫大紅高梁..那位得諾貝爾, 就和諾貝爾把獎頒給歐盟和歐巴馬 一樣是自取其辱.. 我要說的是: 當今中國這塊土地, 請注意: 我寫了當今兩字, 當今中國這塊土地, 怎麼可能有’真正的’藝術家, 他只是噤語 識時務選邊站的藝術懦夫吧。 藝術家是有中國人, 但請放心 沒活在對岸, 是在海外流放還是貪享西方的優待, 藝術家都不在當今中國這塊地。 今天的新聞 提到 伊能靜 的遭遇, 我沒欣賞她, 但不得說: 她還算有救吧。 新聞提到: 她因為對自由言論的媒體發聲, 於是遭到當局封殺, 節目停擺。 她在微博留言: 若自此從螢光幕消失 記得我。 她是錢賺夠了才有份量說出這等話 但請中國人錢滿到灑出來的時候 腦子也行行好好嗎.. 當局根本當你是吃飽飽的白癡。 最後 是台灣的新聞 說的是 龍應台 訪電影資料館有感.. 馬英九顯然沒教她好: 人不該換了位置 就換了腦袋; 她真該告訴我 我要退她的書 該去那退錢還我一個公道.. 但這則新聞是可讀的。 新聞提到 當前台灣影史資料庫的窘迫 缺乏經費 人才被對岸的招手收買.. O K, 以下是這一段 要說的東西: 當前的大陸 有的是錢 但有問題 他的體制就是禍源。 在這樣的環境 人只是向錢看齊.. 沒錢的低頭幹 有錢的出國買白菜 而通通是可憐人- 如果他知道自己可憐的話。

我一直是睡美人 沒睜眼好好過; 但請放心 中國人都在睡 那是一張鐵的紗帳)


§ 藝 術 家 產 生 於 他 對 於 所 處 時 代 的 不 妥 協 態 度


( 這一篇 原本的發想 是寫: 蒙娜麗莎 活得比我們任何人都要久。 他是一幅畫 是藝術, 藝術他有自己的生命 而那叫做’人文的'永恆。 當藝術被創作出來 一方面 他是死了- 不能再改變; 另一方面 他卻有了自己的生命- 不管你怎麼看他 他就是他 他站在永恆睥睨人類渴望的眼 無關乎你怎麼解構 又怎麼解讀。 創作上 時常會碰到一種主題 是藝術家在反思他和作品之間的關係 甚至要到達消滅他的地步 以證明自己才是存在的。 蒙娜麗莎 是達文西畫的嗎? 達文西又是誰呢? 蒙娜麗莎 是達文西的嗎? 還是羅浮宮的? 還是價值連城的? 還是我的馬克杯印上去的? 答案都是 也都不是.. 蒙娜麗莎就是蒙娜麗莎; 今天你不看他, 他就沒有意義; 你要怎麼看他, 隨你高興; 但他永遠保持禮貌性的微笑, 因為他自己很清楚, 他是永恆

但我不想用辯證的方式 把這篇寫完。 想試學四兩撥千斤 把這篇完畢。 所以寫蝴蝶.. 蝴蝶 猴子 鸚鵡 這些美麗的生物 都是雙子。)



們都是蝴蝶 這兒採點蜜 那兒飲點露 就算糟釃 我們也是愛的。 我們都在網際網路翩翩 這裡說聲嗨 那兒畫道痕 舞盪在四海 然後不知那去.. 除非想起燕子跟他說過 快樂王子的故事。 這說的是網路生態 以下是舉例:

為什麼人會喜歡上水管聽音樂? 就算這音樂 就擺在百萬音響旁邊.. 原因很簡單 在上面 我們不會感到自己是孤寂的。 地球上70億人口 欠身在上頭的蹤跡 讓人驚呼: 哇! 你也聽 The Smiths。 來自四海留言的人 都像在為偶像獻花 環顧四方 參酌另一隻蝴蝶的蹤影 都這麼留了言在介面。

例如 幾天前寫在 好吵 那篇, John Cage 的影音, 按讚第二多的留言是: 仍然比 Justin Biber 要好。 這層的邏輯 一向是大宗的最愛。 例如 影音時常有人搞怪 放不知道什麼的鬼玩意 就會讀到: 好像 Justin Biber, 然後就開始有人拼命按讚。 這裡有個很經典的留言: 有一位年紀一定已經不小的聽音樂的人 像這種年紀的人都會做的事一樣 開始在抱怨時下的音樂不好 他說都被商業污染了; 還落落長寫好一段.. 經典的留言說了: 嗨! 老兄 這只是一首3分30秒的歌好嗎..

O K, 寫到這 今天可以結束了。 這篇的發想 是因為2012的某一天 我聽聞 Future of the Left 和美國電子傳媒 Pitchfork的樂評 打起筆仗。 這是威爾斯很吵的四人搖滾團 已離開 4AD(Thanks God!) 筆仗的用意 無非為了捍衛他們當年的新專輯 在這家傳媒得到 自覺'不公平對待' 用起逐字逐句辯白的方式筆戰。 這種關係的互動 吸引了我的注意, 理由從這篇說到現在 你應當不難瞭解: 理由是 這創作人真把自己的作品 像保護版權的眼光 在保衛創作逢人的解讀.. 這可有說清楚的時候?

就算孩子是你生的 人至多只能宣稱: 他在成年以前是我的.. 依法的思考只不過雙親維繫有連帶責任的這等關係。 藝術家在構思和運籌創作的時候 自然是經歷一番產痛 並看他成形長大; 當人把作品交出來 他就死了.. 或說 他成年了 要怎麼樣 都和自己沒關係。 以這點來說 今天你 Future of the Left 不四兩撥千斤 學習蝴蝶的態度 而計較人怎麼說這位已經成年的孩子; 顯然 你還當他是孩子, 他也真是徒有其表- 真的只是孩子。 從你的作為, 說到這張作品, 那真的是不成熟。

...我希望是換個人來寫這張專輯, ...顯然這位樂評人不聽話沒將聲音開到最大, ...這人嗑藥嗎? 或: 受教; 記得聽我們下張作品.. 這樣的像隻蝴蝶翩翩調頭, 如蒙娜麗莎保持禮貌性的微笑, 不是我們要的嗎..



§ 對 藝 術 最 大 的 汙 辱, 不 在 對 他 的 攻 訐, 而 在 於 無 視 他 的 存 在


木 蘭 花- 影音是我沒在聽的音樂 但不得不承認 畫面的角色 真是藝術家- 他的很認真用對地方。 下一篇 將明列 S m i t h , 2 o 1 2 年影音選單



星期二, 1月 22, 2013

NETZ / Burning Hearts / The Megaphonic Thrift / Dead Mellotron / 8 1/2 / No Joy / Plan B / Taken By Trees / AU


封 套 穿 在 他 身 上 m y s l e e v e s 2 O 1 2


( ........沒有影音 沒有文字 只有封面。 他張著眼 對你說的話 若你沒有聽到 那是他的失敗; 或再隔些時候 因為音樂 你看到了他對你說 而他穿了這件衣服。 有穿衣服 沒穿衣服 都是他; 但我們不能不穿衣服.. 趣味在挑了這件衣服。 ..............)

後 記 今天在何大耳朵的介面閱畢’戀戀風塵’ 導致一個月來的時光逸軌 我也聽起這張CD。 吉他如水的溜走 這是 1993。 我發覺冊子 露出紙的一角 抽出來看 原來我夾帶一張字條 寫我如何在淡水重逢舊識 過程我都忘了.. 那是 1997。

像不成面的玻璃碎片 無事折射渙散的光線 投影外觀錯綜的輪廓 我人跌到過去 腦子在那空轉一個下午 弄得自己好累 無法好好睡。 醒來在夜裡 很安靜的 我聽起 Brilliant Trees, 這是1984。 天! 這真是美麗無疑的好音樂 在那時間點 給人一百個額缺 還不夠選 當之無愧的優秀音樂。 我為什麼在 2012還在聽音樂? 難道我不是在 1986就死了? 我人根本一直在那 停止適合這世界。 然後, 我夢到 f él t 出第十張專輯; 夢到戀戀風塵的水聲; 夢到在捷運站遇到他 ..當天我不是問他, 而是問他身邊的女孩: 他叫 周啟行 嗎? 他身邊的女孩是老婆, 我們一起逛了淡水一個下午。

然後夢到在 21世紀我找到我的他。 我們一起生活數年 然後他離開我 我夢到我死過一次。 然後 我夢到 2011, 夢到 Bon Iver; 夢到 2012, 喜歡 ∆ 。 是的, 我人在 1986就已經死了; 我將再夢到我死過一次 在 2113, 2213, 或 2313.. 夢沒有停過

我在 1986就死了, 我在 1986就死了.. Brilliant Trees B面安靜的, 一直這麼說著。


星期一, 1月 21, 2013

♪ 音 樂 的 奉 獻 Muʂikaliʂcheʂ Opfeʀ BWV I O 7 9 , I 7 4 7 - Violenʂ 小 提 琴 , 半 音 階 Chʀomaticʂ and Memoʀyhouʂe 回 憶 屋

ƒ b



---- 音 樂 奉 獻 ----
M u ʂ i k a l i ʂ c h e ʂ O p f e ʀ


(我想我搞懂了台灣的語言。 對於總統 我們說的話是: 今天你是總統了 要好好做喔.. 像個沒自信的人 把希望一股腦放對方身上; 以對方的好 讓自己有面子; 另一方面 看待對方是自己的東西。 聽不到 沒有自己的聲音 也不知道是否所託非人; 這一切都以膨漲自我渺小的自尊作祟。-聽 李安 發言,說: 馬還沒來看電影 是怕被罵,有感。20號是44屆美國總統宣誓就職)


想一個畫面: 人在唱片行 一片空白 成列的 CD 只是展示封面在你面前 你和他對話的唯一管道 就是封面。 這封面用盡方法 達至說服你買他回家的目的..。 想想另一個畫面: 人在唱片行(還 存 在 的 話) 不怕一片空白 成列的 CD展示在你面前 你看一張同時間上網 查閱也一首一首的開始在聽 一張張就這麼在你指間溜過。 CD還是用封面包著的 但封面圖案 已經存在你的硬碟裡; 他要說服你買他回家的意圖 與自己為什麼買他回家的目的 為的是..

這有一段對話: 一對逛起如稀有動物要受保護的唱片行的朋友, 沒理唱片, 聽的是 CD。 

A 說: 這些票卷的圖案 只是顏色的組合 並沒有意義。
B 說: 你說的票券 是在說封面嗎? 
A 回答: 是呀! 他就像名片 一個認養單位 在等我認購。 生在這世紀的音樂家真衰.. 我買張 CD, 和我直接把支票寄到他的戶頭以表心意, 意義並沒有不同.. 這我都聽過啦。


啊! 封 面。 從世界有他的第一天 就說不清楚他的意圖。 過去他是每一扇想像空間的窗戶 搭載逛唱片行的人 從 A開始進入白日夢狀態漫遊到 Z字頭; 今天 如果他還在唱片行出現 世界已經變了樣 他變得漫不經心 不願意應和美麗 不想提供具體線索 不寫團名 不給歌詞 模擬兩可 如: Young Magic; 只是顏色的傾倒 名字無味 如: Toy, 那個調調 ‘看’不出他們的音樂 是有趣的。

若微詞今日CD封面的不振, 那認識紐約的 Violens。 這樂團也流行有自己的標誌 他們的是V。 這團像活在時下資源太多的我們: 音樂聽不完 圖檔看不完 資料查不完 而不勞費心 東西通通存在硬碟 這硬碟還是朵雲隨自己走。 但這一切 是否可以有’美學’的解讀? 就算觸類還是不通也行..

從2010年開始的 Violens, 封面設計都走著一定格式, 維持’審美’的格調, 這觀感像時下的玩意, 但呈現質感的品管。 2012年的 True, 專輯名呼應過去 Spandau Ballet 的光輝歲月, 封面圖案以電腦合成 仍然像一張美麗的彩色照片。 在 2012年度的封面選單與專輯選單 我都很想把他們列名, 理由就是上面說的那些。 可惜都因不同原因未成。 不過 他們2010年首專的封面 是我的年度選。 這團是個整體的藝術’審美’ 影音玩的也是對於過去流行 在當今時下的新見; 不全然是那麼疏離或諷刺 帶有致意的意味。 他們的音樂 基調沒太多變化 影音卻每支都玩不一樣的概念。 當然 概念講到當代藝術來 即拉屎坐馬桶時 天馬行空的世界; 但 一切可否有另一番見解? 就算純屬懷舊發作.. 就算純粹臨摹作工, 過去經典太多是福也是詛咒。 可以想像 Violens也很熱衷混音- 現在 或過去的音樂。

來審視兩張封面設計 我們應當慶幸 今天 CD 封面的不振 還有他們的用心。 波特蘭組合 Chromatics, 一直以來設計 都要叫報警, 但 2012年的代表作 卻打造一張 與過去完全不同的觀感 這是一張修得很美的圖, 戴上個性指戒的右手 撫摸的是我們無比喜愛的木吉他; 這張圖再打模糊一點 吉他換成插電式 就成了 My Bloody Valentine 那張 Loveless。 但, Chromatics 美麗的霓虹色, 與木吉他視覺焦點的用意, 和音樂是相輔相成 還是各說了話? 封面的截圖 沒有五官 顯然不說明。 多倫多男女二人組合 Memoryhouse 的封面, 則是讓人真正回到過去, 最美麗的八O 時候, 那年有 23 Envelope 在 4AD 的每張封面繪窗, 每張都是一片美麗的天空彩繪玻璃。 Memoryhouse 朦朧美與柔和色的質感, 相仿他們音樂夢幻流行的空間, 以下用唱片舉例: 唱片封面 背面 內頁的雙面 與膠片的貼標 全都設計到了! 在呼喚 4AD質感的相思牽引的繚繞字體, 為歌曲忠實付上歌詞。 其實, 若我這輩子買唱片買到現在, 也該醒了.. 那我最想夢醒在他身上 因為他的格調還在八O, 還老實壓單唱片.. 這張唱片的膠片 是做白色。

上面寫到的封面 都不在我 2012選單 但是記得他們在這年封套事記的美好 理由在上面。 上面兩位朋友的對話 接下去是:

A 說: 上個世紀 那些賺飽飽 日子過太好的藝人 就隨便吧。 而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 排定 2012音樂的順位 我確定這一張很好聽很好聽 好喜歡 我要用這名單 一張張認購音樂做奉獻。 今天我就要買這張..
B 說: 咦.. 他們三個月後, 巡迴演唱到我們隔壁的城市, 我買了 400元最便宜的票要去看。
A 說: 那我也要去。 那CD不買了, 貼一些錢 拿去聽他們的演唱會好了
B 問: 我是不買這些東西的。 但你不想買CD, 好到時候讓那個帥帥的主唱 為你在上面簽名嗎?
A 笑著回答: 喜歡 並不一定要擁有。 但我會帶這支手機 到時候你要幫我拍和他的合照..

下篇將明列 2 0 1 2 年, S m i t h 朱 的封面選單 :)





星期日, 1月 20, 2013

模 糊 Blur. 來 了 獵 人 Enter Shikari. 太 平 洋 紫外光 pacificUV. 類 人 猿 的 魂 Simian Ghost. 死 的 音 效 Dead Mellotron. Airiel 愛 莉 兒 + 關 淑 怡 and 譚 詠 麟

S c i l l a (S q u i l l)





. . . .A .S o n g


淑 怡 曾在她那張有名的翻唱老歌專輯 和 譚 詠 麟 對唱: 唱 一 首 好 歌。 這張 Ex- All Time Favourites 專輯用綠色設計 她的扮相是那段時期 熱衷的中性裝 梳油頭 最特別在眼睛: 她那對眼睛漆成妒忌的綠 像貓彩一樣。

什麼是讓人回味的封面? 甚麼是雋永再三的好歌? 我時常想到他。 在無憂無慮的年紀 當眼前只是一片藍天與碧海 滿身抖落不完的沙粒 恰似記憶縫隙的藏沙 執拗的 鍍層為珍珠 再也揮不乾淨。 一首好歌應當如此吧.. 當你不由得開口唱 並不為什麼 當場自己就是最好的聽眾; 青春他永遠著了付瑰色眼鏡 這色度不曾淡 不會透徹 花隨時都在綻放.. 青春 只是換了地方開花

聽歌的年終選單 除了專輯較量 在該年度 不經意中 聽到的好曲子 比重相似一張專輯 給人的好感。 雖然這些不同來源的單支歌 不會因此選入專輯榜 或我的影音榜; 而我也沒閒到細數 2012 的好歌榜 但下面是幾支曲子:

2013年, Liam 還在對 Noel 放大砲 綠洲並不平靜; 人家 Blur 睽違近十年 已傳出要有新專輯, 只是目前擱置.. 這一來一去 大家都老了十歲。 7月2日發行的單曲 Under the Westway, 只拿到英國榜 3 4名, 7”的唱片實體, EMI 只發 2000 張!! ..W T F! 這音樂的世界 真的’XXX’的變了。 我很喜歡這支 看他們聚在錄音室唱歌的影音 那組鼓綠得很漂亮, NME的年度歌單 他在第3。 and 既然 Enter Shikari 都開口唱 Call Me Maybe, 這是首好歌吧..

pacificUVFunny Girl 是無心插柳的花絮 跑趴帶的歌 若是 Bernard Sumner 還寫這樣的歌 不知多好.. 純純的 Simian Ghost 不必多想 北歐團 瑞典, 好個一首剔透的 Youth, 這專輯封面是怪怪的。 水管那支音樂 畫面錯置為 Slow Magic的。

很多部落格 都在睜眼睛看時下瞪鞋瞪哪.. 瞪鞋於己 有何意難平? 在美國的土地 是丁丁點點開花。 路易西安納瞪鞋 Dead Mellotron 不知去哪聽 他們在出版 Neil Halstead 2012年專輯的唱片公司發專輯。 芝加哥 Airiel 5年後的瞪鞋 是張 EP, 不喜歡他的封面, Funerals 卻應了送終.. 他是我從15歲開始消費唱片至青春停擺的絕響- 24年前 不遲疑的大夥棄唱片往數位去迎身科技, 到這時候 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看數位在收管市場。 我們買的音樂 長什麼樣子 這下不重要.. 他是名片 一個認養單位, 人只是因為聽到喜歡 而希望他收到奉獻的心意: 買張CD 和直接把支票寄到他的郵政信箱 意義並沒有不同- 此致世人眼前陳列這麼多影音, 在不計償的吸引你的青睞。 ..說 噪 響, 這 襲 美 麗 的 霓 裳, 世 間 勤 於 他 的 捕 捉, 若 不 是 穿 好 到 身 上, 那 永 遠 是 天 邊 飄 逸 的 袖 擺。




不 收 藏 F o r A l l B u t C o l l e c t i o n

星期六, 1月 19, 2013

o h ! s o s i l e n t...





..................好 吵...
Not Enough Noise in the World


這世界在 1952年 8月 29號, 由 David那位鋼琴家, 首演 John Cage 的 4′33″, 音樂的世界 再也不會一樣。 這四分三十秒的三個樂章, 不用作曲 用不到音樂家, 你瞭解他是怎麼回事 勝過你聽出什麼回事.. 這四分多鐘的寂靜, 恰也標示出 日後噪音音樂的出路- 既然周遭一切的聲音都是音樂, 那打嗝放屁流鼻涕 也是音樂。 我們的音樂世界 再也沒有寧日..

或說 當 1991年 9月 10號, 由 Kurt那位歌手, 嘶吼 Nirvana 的 Smells Like Teen Spirit, 音樂的世界 再也不會一樣。 這四分三十秒的單曲, 星火延燒在排行榜, 終於成為燎原之勢, 想玩流行音樂 再也不必唯唯諾諾的唱歌 而是隨著電吉他放大音量佈達, 這世界歡迎這股新的吸金商機, Kurt是這當中 牌位的主神。 而我的音樂世界 再也沒有寧日..

但 這 世 界 沒 有 所 謂: 好 安 靜, 或 好 吵, 這 些 事。 好 吵 就 是 好 安 靜, 因 為 人 再 也 聽 不 到 其 他 聲 音; 好 安 靜 就 是 好 吵, 因 為 這 下 你 什 麼 聲 音 都 聽 得 到

人活過 2012, 找幾支陪自己痛 陪自己不爽或爽的 貨真價實的四件式搖滾組合。 逢此時 我拿榜單聽音樂 不必聽到露雞雞下樓梯的 Crocodiles, 而就 NME 榜單。 英國這家 NME, 不是今天才認識他。 這家媒體永遠用著, 搖滾樂隊還少一個名字的慾求不滿, 到處嗅聞音樂的長短; 而且以承擔搖滾興亡為責任似的強迫症, 一方面對幾個世代下來的搖滾大名噓寒問暖; 另一方面 有志重塑英倫搖滾全新氣象, 對於掌握新名字的動向 務求滴水不漏; 年終榜單沒忘替值此時的搖滾眉批 要點出搖滾精神的下段路。

下面將有企圖的, 看榜單裡的搖滾名字, 應了自己的什麼藥癮, 同時選好吵中的吵死人奪魁, 以示 2012撿到黃金或踩到屎 都是活過。 這般一筆帶過的便宜行事, 也預告了 這拿榜單聽音樂的日子, 體檢步入收尾的後半段.. 下面的名字, 全是玩團的團名, 所以不會有 Tame Impala.. 這些進駐榜單的英倫搖滾 或時下音樂勢力, 多在加總節奏的活力, 或摸索旋律的鍍金, 火力不一而足, 流行感的也好一堆。 而量表是:

A.吵 B.迷 幻 C.節 奏 D.旋 律 E.中 規 中 矩

第 5名 Alt-J 節奏性的旋律, 2012年熱門的名字。
第 6名 The Maccabees 旋律, 一張生產大量怡情旋律的專輯
第 7名 Pond 澳洲團 第一支帶吵的團 型態被說是迷幻搖滾。
第 8名 The Cribs 看到他們我都會想到 Johnny Marr; 而嗆辣薯片是總讓我想去 Bernard Sumner.. Cribs中規中矩像真材實料
第 10名 Django Django 節奏性的。

第 13名 DIIV 旋律, 裡面最清純的吉他搖滾歌謠。
第 17名 Grizzly Bear 旋律, 榜單裡頭寥寥可數的民謠風代表。
第 18名 Tribes 哈! 不聽.. 理由在’凌 遲’那篇。
第 19名 Toy 流行感的迷幻。
第 20名 Howler 美國玩搖滾的團最高名次 可以玩吵。

第 24名 Merchandise 遇到的第一支怪團 佛羅里達州組合 音樂沒時下的新鮮感 像頭殼清醒的稀有動物。
第 26名 Spector 時髦感的搖滾樂 這團是5人組。
第 30名 Breton 節奏感 綜合很多氣氛的玩家 5人組。

第 35名 Metz OK.. 吵死人就是他了。 接下去 36是 不是很想聽的 The Vaccines, 37是團照每張都像過動兒 帶說唱味的 Enter Shikari.. 說到 41名 就是加州怪傑 Ty Segall了, 光在這年就有3張專輯 他是有玩團的藝人。 同時別忘了, 在 Pitchfork 19名, 俄亥俄州的 Cloud Nothing加s..

星期五, 1月 18, 2013

好 美 . . Claudia Brücken of Propaganda, Anja Huwe of X-Mal Deutschland, Siouxsie Sioux of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St. Vincent, Fiona Apple & Jessie Ware





.......................好 美...
Not Enough Beauty in the World


Forewords- 從上世紀之初, 開始使用的 Rider-Waite 塔羅牌, 是目前世上最通用的版本。 在這版本 他給主牌六的繪畫, 和前朝有很不一樣的看法。 他畫了一對男女, 模擬聖經創世紀的場景, 男方身後是生命之樹, 女方是智慧之樹, 男的看往女的 女方卻沒回看他, 她抬頭看上方的天使。 從意識到潛意識覺醒的對話, 或兩個角色的對立關係, 這張圖案 都給人’三角圖形’的解讀。 這張牌取名 The Lovers, 是雙子座的牌象。

..過去 遇到一位推銷信用卡的業務 請我留資料辦卡 有時候我會有婦人之仁 那一天我是留了。 他要送我兩隻原子筆, 我就挑藍的, 然後 他轉向我旁邊的女生 說: 我也送妳兩隻。 當天當場 其實我該吐槽這個男的, 但人得了理不饒人不是美德, 而很明顯的 男方對於我這位女的朋友 在獻殷勤。 我朋友當然說: 我不需要ㄟ。 男的執意的說: 沒關係 妳選兩隻呀! 那原子筆的確是沒什麼, 就用不同顏色的花紋, 纏繞金屬的筆身, 顯得華麗, 而她只好說: 那就隨便兩隻吧。

當男的走了以後, 我這位朋友沒把筆帶走, 而說: 留著大家用吧。 這只是平常日子裡, 微不足道的插播。 但若問我, 因此看到這位沒人說她不美的朋友, 她的什麼? 我會說: 她是個不稀罕這世界, 因為她的外表, 而得到獻禮的人; 她知道要得到這些容易, 但她的心的世界不在這裡。

-
一直認為 PropagandaClaudia Brücken, 這位德國藝人夠美了! 她的美標誌了射手美女 給人的標緻印象, 這印象帶彪悍的野性, 我沒說世間男都吃這套, 但如果’愛不到的才是難耐’ 那 Claudia 是好代表。 Propaganda 這團名氣的作大, 和她的帶動氣氛很有關係; 其實 團裡還有另一名女生, 但人看東西的眼光 就是這般用不著解釋.. 注意力都被比較美的她搶去。 這是很短壽的團, 但她日後的活動很多, 她很喜歡以一種'怪異'的個性美, 展現在世人面前; 賣弄風騷的時候也有, 那時候她在徉裝的那對勾魂眼, 是讓男人銷魂的樣板。

Propaganda 玩於指掌的畢竟是流行。 X-Mal Deutschland 這支德國團的 Anja Huwe 的彪悍徳性, 美中帶著目空一切, 她現在是玩藝術的藝術家。 雖然這些創作思維中, 另個世界的女性, 上述兩位給我的印象最深刻, 但不能不一提的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Siouxsie Sioux, 她是射手對面的雙子。 聽到八O年代的’新’音樂, 所謂’後叛客’這個和 Joy Division 密不可分的名詞,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在在佔有份量。 時代造英雄, 他們出身早, 適逢不容錯過的1977, 1978有首張專輯, ‘新’音樂講的技不如人不足懼, 與’後叛客’在崩毀後重拾美的痕跡, 這團都是最佳舉例。 聽這團到 八O年末, Propaganda 和 X-Mal Deutschland 不知道都解散多久了, 進入 九O, 我發現: Siouxsie 變美了。 這美是外型包裝出來, 和她過去揮灑的稀奇古怪畫清界線。

也罷 反正最精彩的她 也不在造型開始符合世間 對於美的簡單期待。 這已是他們第 9張專輯之後的事

當2009年, 聽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的時候, Florence Welch 的闖蕩, 時常讓我想到過去氣粗的 Siouxsie, 或 跋扈的Anja, Florence 沒有 Claudia 的骨感美, 卻有耽溺酒氣的慾感。 後來 我發現 她變得太漂亮。 她是學藝術的, 2011年 才第二張專輯, 就已經在拿捏世人看她的矩尺, 打造自己效仿 Tamara de Lempicka 裝飾風藝術 美的時尚感。 裝在這美的框框裡, 她更像名媛, 在成名後的杯光晃影穿梭, 當她從2012年 Chanel 春夏時裝的海殼冒出來, 拘謹中蒼白獻聲, ..‘好美’ 當我這麼說 只當她此般精準於自己從頭到腳刻意的打點 已達我的底線。

如此看來 是比她美 卻在在不走美麗胡同 而凸顯著矛盾與怪誕 較早出道, St. Vincent 的 Annie Clark 雖然沒 Florence的搖滾勢力 但是靈感的各處一直有趣多。 Annie 接力2011年, 在2012年終榜單還在占名, 而新換一批女子, 這年名字到處佔位的是 Fiona AppleJessie Ware, 很多方面都是對照- Fiona 舊人 Jessie 新人, Fiona玩奏 Jessie電音, 唯一的共同是她們都會寫歌。 但前者遊走在意識超級迷亂的五官塗鴉與沒有解答的一串字謎, 質疑世界看她的眼光.. 後者已經習慣梳妝髮咎與飾物, 讓世界對她的外表評比分數, 專輯是只有一字: 奉獻。


..我也只是用這層眼光看待美 因為我究竟很清楚 這並不是我的國語; 而上面提到的那位女孩 我過去的朋友 我最後的聽說她 是入學教會學校。



星期四, 1月 17, 2013

§ 半 仙 § H a l f M a n H a l f F a i r y - 說 謊 Liars. 如 何 穿 著 How To Dress Well. 鋼 琴 魔 術 Piano Magic. 席 格 羅 絲 Sigur Rós ∆ A l t- J 德 耳 塔





-   H a l f M a n H a l f F a i r 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納這世界 變得四人組團越來越少 兩人團時有所聞 一人玩音樂是勢之所趨- 四個人要維繫團體情感 總比兩個人喬好就好難搞吧.. 我根本可以說 The Rolling Stones 聽都懶得聽- 這其實是私底下看對方不順眼的一組男人 為了舞台效果 還要集合搞演出 那我管你這團多有名? 是假到爆吧- The Smiths 隨著他一路長大 不是沒有這層危機; 但他們的那些醜事 盡發生在解團後 那就隱忍當耳邊風 只聽回去 The Smiths。 一組人要憑熱情 站上音樂的舞台 也要有 Oasis 那個膽識吧 看對方不順眼 幹架後就解散呀.. 都玩到音樂來了 若還不留一點真 那把嘴吧閉上吧。

這世界隨著網路 人只是越來越虛擬的存在, 要不是蛻變為兩人兩人的秘密單位, 不然就一人搞自閉, 這麼搞音樂是勢之所趨 怎麼搞出花樣參考 Kevin Parker。 這篇是試想: 視察在2012年終榜單 佔據名次如此多席次的 單/雙人 女音+電子 樂風, 轉換眼光到 男音, 這個層次運作得怎樣。

一直以來 女聲 就是很好運用的發聲素材 當一位憑電子玩音樂的男創作人 或說 DJ 吧 選擇女音客串 這一向是發表作品的捷徑 過去如 Delerium 加 Sarah McLachlan 的 Silence 就是例子。這種合作模式一直以來屢見不鮮 過去是更多。 今天, Kevin憑自己就可以出神入化, 用電子合成技巧, 將原音樂器的素材, 加總為一場無假包換的搖滾演出, 請問 今天的音樂世界 或說音樂老早 只要合成器材存在一天 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自己玩電子音樂自己唱的種類 節奏感的居多; 若是男創作人 自玩自唱自己音樂作品 並非局限節奏; 或說 他更有意思 用男音去摸索電子的意境- 這層在女音的搭載上 較為常見的搭配- 那帶點抽象的寫意 不全然夢幻 但是不具像; 這不似隨著時興的節奏感搖擺 或玩唱搖滾神采的男人 是標題這裡說: '半 仙' 的意思; 而一切並沒說去工業/ 環境音效音樂。

從2010年開始發跡的 James Black, 出道以來 受到的注目就很多 白人 出身音樂世家 外型有學人的優勢 幾年的年終選 他的席次都表示了一種 新型態電子音樂 的新興味道。 如話這麼說: 過去我們有 Laurie Anderson 一路開創女創作人付與電子音樂生命, 今天男藝人 James 會把這層次 帶往哪去?

2012年終榜單 很多的女音+電子樂風 都是男+女雙人組; 男音+電子 唱歌少得多。 在NME 39名的 Liars, 是老名字 超過10年歷史 三人組。 純看 Liars 名字放這篇, 會顯得奇怪。 這個團一直有變化 而且好好玩搖滾音樂的時候 可以像中規中矩 偶爾逾矩的 The National; 但拿 WIXIW 專輯放這篇 可以呼應’半仙’兩字, 這是他們一張著墨電子, 聲音偏向合成抽象的創作。 Pitchfork 28名的 How To Dress Well, 則是這篇要說的’半仙’的意思, 這是 Tom Krell個人藝名, 白人, Total Loss是第二張專輯, 兩張都入選當年的 Pitchfork 年終。 在形容他的音樂的名詞, R&B 裡會意外見到 etheral 這個字; 音樂上 他讓人想到時髦後的 James Black。

Alt-J 很多方面 都有時下的感覺 像去年的 WU LYF 他們也有自己的符號 憑首張專輯拿下'12年 英國水星音樂獎 也已經在全英音樂獎提名, 怡情的節奏 搭配合成樂器想像的美麗 不完全玩搖滾 主唱聲音自然是仙族之後 這是四人組合。 而說到男兒仙玩音樂成精的後搖滾翹楚 Sigur Rós, 這團在主唱單飛 和愛人合出作品 和自己專輯後, 2012年的歸隊 在距上一張4年後有新作; 但這篇主要還是說合成樂器, 另一位出眾的 玩合成樂器的男仙 Piano Magic 的 Glen Johnson, 經常找客串的女聲男聲編寫專輯, 自己有時候唱, 有時候又不唱, 2012年的新作 「生 命 和 我 還 沒 完」 又回味起仙軀飄飄抱不緊的玄奧




星期三, 1月 16, 2013

§ 男 聲 考 克 多 M a l e C o c t e a u ʂ . 低 等 生 活 Lowlife 死 的 鄰 居 Dead Neighbours & Breathless 喘 息





男 聲 考 克 多 /
M .a .l .e .C .o .c .t .e .a .u .ʂ


上個世紀, 九O年代的時候, 當 etheral music 這股風潮蔓延, 曾出現過 h e a v e n l y v o i c e s 選輯作品, 一連推出好幾輯, 是背後推廣的公司 hyperium, 有心將這勢力發揚, 而出現在選輯當中, 這些各處收歌來的樂團 多少可視為 已盡收在這幾張’不食人間煙火’的選輯裡。 他們都有個特色: 都是女聲團 或專收女音特色的歌。

約莫在本世紀初, 我曾一度以為: 軍歌, 是最美麗的音樂。 他的構成雄壯 意旨空洞 成為霧散不去的渺茫。 這想法和我當時, ‘又’一頭鑽進去聽古典音樂的時空, 並無背馳。 我從二十世紀的舒伯特- Hanns Eisler 聽去東德國歌 和 左派作曲; 這當中 倒是沒想到把 Death in June 拿出來, 把他的虛無溫習

下面寫一位朋友 他談到他和男人的’兩種’對話:

/ m a n’s t a l k/ : 是我們聊到星座的時候吧.. 他對我說個笑話。 他和一位同性逛在夜市 他們聊到星座。 那個男的篤定的說: 我知道你什麼星座 你是處女。 我朋友回答: 我不是處女。 那男的笑說: 這我知道.. 朋友給這番對話的看法是: 這就是男人說話的風趣。 但是讓他難忘的 在下面:

他在外島當兵。 城市長大的他 沒見過嶙峋奇兀的海島地形 而那些曲扭的奇形怪狀 像是要釋放他心裡禁錮的情慾。 他很喜歡一位班長 那位班長會特別找他出公差。 在下午的時間 他們兩人就耗在洞窟地形的碉堡 整理那位班長的業務 是保養軍械還是裝備什麼的.. 他和他就不經心的在作業 那班長會對他說一些心裡話 而很多時間 他只望著外頭的海景 兩個人就這麼聽海聲。 我朋友說那時候 他都很希望時間停止 晚飯時間永遠不要到。

上面寫到的 他說的兩個人 第一位不用問 他和他的關係是會說到肉體那一層; 否則這樣子對話 要幹架的; 第二位我卻不用去問 他和他關係到哪.. 退伍後 當他收到第二位的喜帖 他好為難的問起我: 這該怎麼回應才好..

這篇要寫的型態, 趨近於他和第二位之間的描寫。 但意旨並不限定於特定身分的兩個男人

時下的 etheral music 勢力, 有很大成分 跑去 goethic 那個範疇; 而專就 dream pop 這個層面, 卻有很多的適用。 這兩者的大家 Cocteau Twins, 對於這兩個名詞皆適宜。 而我若遇到現在的孩子 同我說: dream pop 我有聽呀! 我有聽 Beach House; Cocteau Twins 很有名 但沒怎麼聽耶! 我想我能理解.. 不說六O, 就說七O吧.. 當我聽去七O的故事, 我是會聽 但根本不專心, 我很清楚這東西不在我的時間軸, 這東西並不知道之後的世界發生什麼事。

但我會驚訝那位孩子對我說: 這我有聽耶.. 但是沒聽往過去的。 這兒說的, 是要用 ‘maleetheral music 來形容的音樂型態, 而出乎意料 這型態的音樂出奇少見。 And Also The Trees 的孤傲人文 與 Minimal Compact 的落寞壯志, 他們的搖滾風貌已很出眾; 這兒說的 還要更具空間感, 但又不是 Galaxy 500 吉他的悠悠飄浮, 或純粹是 Brian Eno 電子幫腔的逸想。 這種音樂帶些節奏感, 男音需要俱備一定的質感, 主幹是搖滾音樂型態, 範疇可被歸類為迷幻類型, 同時保持頭腦是清醒狀態的梗概。

巧合的是 這兩個名字 都和 4AD有關係。 Lowlife 是 Cocteau Twins 最早期的三人組當中 貝斯手出走 加入的新組團 樂團的舊名是 Dead Neighbours。 而 Breathless 的主唱 負責起 This Mortal Coil 男音工作。

Lowlife 的主唱 Craig Lorentson, 在 2010年, 44歲先走了; 所以從 1995年的第 6張專輯之後, Lowlife 就形同收山, 或說: Lowlife 只永遠活在音樂裡。 Breathless 在 2003年的第 6張專輯後, 近 10年沒消沒息, 但在 11月23號, 一口氣推出雙 CD, 封面還是花: 像大理花 和我寫過的 巧克力波斯菊 那樣的植物。

在 Breathless 的水管頻道, 自 2007年來, 只有一支影音, 只得 30多人訂閱。 但 2012年的活動, 10月底 加上第二支影音, 至今點閱已有四萬多, 地球上 70億人口, 聽音樂的還是很多.. 如果我聽孩子對我說: The Twilight Sad 我有聽耶.. 他們有點 ‘maleetheral 嗎?.. 我想我會微笑 以為海聲一直都在; 而上面寫到的那位朋友 生日就在 11月23。




星期二, 1月 15, 2013

說 說 姿 色 與 海 鳥 姿 態 - 說 說 Talk Talk 19 8 2-19 9 1, Maʀk Hollis 19 9 8 & S h e a r w a t e ʀ 2O O 1- 海 鳥






S t r a n g e S t r a n g e


pre- strange: 過去 我曾收到一張CD, Talk TalkThe Spirit of Eden。 這張唱片一到台灣 我就像收藏’春之色’一樣 已經買回家 在鑽研草寫的歌詞。 給我的人我用不著問 因為他在裡面 看不到上一張緊湊的氛圍 於是不想留。 雖然我已經有唱片, 但收到CD是OK的, 並非我對於豐富庫藏顯得貪得無厭, 而是輕飄飄的寫意, 助眠也適合用光碟機轉它千百回助聽; 而某一天, 唱片被我賤賣.. sigh! 這張 CD 終究幫了倒忙。

strange ɪ: 最好是在上世紀 伊 甸 園 靈 性 也像時下給予的評價 那般高尚。 這般高尚是好的 是從後搖滾風氣往過去尋源的禮讚; 現在看來 說 說 好像就是 伊甸園靈性 那真是奇怪。 這是一支特別怪的團 值八O年代跟著電子音樂起家 流行舞曲玩出名堂 但沒讓唱片公司包裝為下一組 Duran Duran, 這 是 我 自 己 的 人 生 M T V, 畫面致意的對象是那些壯觀的生物。 1986年三月的 春 之 色 已遁入說說自己的創作思維, MTV原意是沒有想拍的。 不難想像: 春之色是這團 告示榜的輓歌, 兩年後的 伊甸園靈性 是對唱片市場自殺式的投石, 以當時候的樂評 面對這類個人思維的瑰色 也會多以漠視,如 Rolling Stone 雜誌 只標給他一顆星 不足為奇。 在這當中說說流失的原樂迷 與一路留下來的樂友 到後來拾到很多星星要頒獎給他, Mark 早已歸家, 去作主夫。

strange ɪɪ: 當本世紀初 德州團 Shearwater 出現樂壇 很多方面都有說說的香火味。 他們的封面印象都是生物; 這團名是 海 鳥, 走的路依循民謠的基調。 選一張 Shearwater 最助睡的安寧, 2008年的 Rooks 靜謐中的推演不知排第幾。 專輯名字也是生物- 大型的烏鴉, 合作班底像伊甸園靈性模式, 有一堆的音樂家在客串這寧靜中的一場音響。 沒事我總很喜歡刻意把這張唱片拿出來 放到唱盤轉呀轉 我還沒擬好他的精神的廓概 就像伊甸園靈性 我醒了又聽不只百回。 但 Shearwater不給歌詞 蝴蝶頁打開空空如也 你可以不給歌詞 我就可以當你的音樂純走冥遊

after strange: 16號這一天的 google doodle很無聊 是動畫 點問主題是啥也不說明。 可憐的世界 已被動畫的時髦感洗腦 想好好品味一張圖都顯得極奢侈。 而這幾天 音樂時事 說 H M V 要關門了。 在這破產進入法拍程序的當下 還沒人願意接手。 這則時事在 N M E 的報導, 讀者回應有三則, 三則恰好是全然不同見解。 意見 1: 這是沒有人要碰的難題 與其在乎誰來幫忙解決 想辦法和網路結合 才是正途吧。 意見 2: 希望再也不要看到 HMV這三個字, 以我住的地方來說 因為無趣的它 讓這裡的三家獨立運作的唱片行歇業。 意見 3: 問題不在時下沒人要買音樂的實體, 而是過去市場的作大 今天相對縮小 不適合這種大規模的運作罷了。

OK.. 所以 1: 我們遲早得習慣拿檔案聽音樂, 2: 我們該找回過去獨立音樂運作的精神, 3: 人們要學會 音樂不是為了讓人成名或賺多少錢, 而是: 你究竟為什麼作音樂。 地球上70億人口, 其實關心音樂的樂迷, 一天也沒少過。 如: 在 Sub Pop 的介面, 樂迷如是說: 就是這般大氣, 提供全音樂檔以饗樂迷, 讓 Sub Pop成為一家有眼光的公司。 Sub Pop在這方面的運作, 的確特別匠心獨運, 海鳥 2012年才剛出版的 動 物 之 樂, 已經提供世人完整收聽, 而且還不只是針對這支團此般, 影音都還額外在用心。所以 時下的音樂家 發表音樂究竟圖的是什麼?

strange strange: 總有一天, 唱片會如 C H A N E L 專櫃裡的時裝, 他們都是貨真價實的工藝, 時價是值超所物。 他們美麗的展示在櫥窗內, 並不是國外的款式, 這兒都有; 而且隨著季節, 隨時更迭一批。 人站櫥窗外, 欣賞卻不必稱羨, 因為它要服務的對象特定, 那是很奇怪的。



星期日, 1月 13, 2013

⋉ 巴 洛 克 生 物 ⋊ βaɤҩquҿ Pҩp anɗ itʂ Cɤҿatuɤҿʂ 。Cicinnurus regius 國 王 天 堂 鳥





巴 洛 克 生 物 C r e a t u r e s o n B a r o q u e

( 巴 洛 克 這個詞 用在人類的音樂文明 特別指 1600-1750 時期的古典範疇。 這詞的原意 是: 斑點, 拿來形容鑲嵌寶石的花樣, 後來輾轉變為法文 baroque, 被十八世紀末的音樂學者 拿來貶喻前一時期 音樂的頻繁轉調, 充滿非協合音的特徵, 猶如藝術的瑕疵。 後來有音樂學者 甚至顧慮這詞原本的貶義 而堅持用’早期近代’音樂稱之。 巴洛克時期的音樂 可聽去 蒙 台 威 爾 地, 巴 哈, 與有名的 維 瓦 第 四季組曲。) 巴 洛 克 一詞, 在這篇特指搖滾音樂的 baroque pop, 近幾年以西雅圖民謠組合 Fleet Foxes 為代表。 台灣的代理 將團名翻為 狐狸鑑隊 其實很爛。 wiki就有資料, 這團名的意思 指的是狩獵時 狐狸行蹤的飄忽不定。


NME 和 Pitchfork 這英美兩家時下的音樂文字媒體 其實年終名次的不少席位 都專為自家人- 本國或區域性的樂團作準備; 而 NME又特別偏好搖滾的新名字, Pitchfork就總多留神黑人創作音樂現況。 2011年, Bon Iver 在年終得到的呼聲 就是個對比。 民謠風的他 在本土的 Pitchfork第一名, 在NME勉強擠進前50; 而電子的 Metronomy 高踞 NME第二, Pitchfork 理都不理 選一堆電子節奏樂 卻一直到50名都忘記這名字。 是不全然的意見相左, 但總喜歡在重要的地方較量對方。 2008年 這兩家傳媒的年終榜單 又是個趣味的對比。 Fleet Foxes 和 MGMT 都是美國組合, 玩民謠的前者 在 Pitchfork掛帥; 喜歡新鮮的 NME, 歡迎電子的 MGMT 跨海稱霸當年席次。

飄 忽 的 狐 狸Fleet Foxes 這層次來看 他玩出所謂 baroque pop 新的味道 為時下的創作民謠催生, 美國同時間還有 棕 熊 Grizzly Bear。 英國方面 產生 「墨 福 一 家 子」 Mumford & Sons, Noah and the Whale 諾 亞 與 鯨有張民謠風的 春天第一天 專輯; 加上女創作歌手 Laura Merling, 英倫兩地這幾年來 創作民謠約是這般梗概。 而所謂 baroque pop這詞 說遠可到六O年代的 The Beach Boys 那張 寵 物 之 音 經典。

接下來寫對 決: 英美兩地 既然都有自己的民謠新風貌 NME和 Pitchfork 在年終排行 各給予自己國家和對面國 如何讚同或兩極評價? 2009年, 是 Grizzly Bear, Mumford & Sons, Noah and the Whale 三者較量: GB 在 Pitchfork第6, 天! MS卻沒名; NME是也把第6名讓給GB, MS好聽到爆的首張專輯在第 16, NW第32。 2010大家忙演唱會。 2011年的戰場, 是 Fleet Foxes三年後的第二張專輯發片大事 V.S. 曲風搖擺不定的 Noah and the Whale, NME和 Pitchfork, 各使出看家本領, NME忘了合音不再婉轉的 FF, Pitchfork回敬忘記坐不住的 NW。 2012年, 是 Mumford & Sons的第二張發片 V.S. Grizzly Bear, 第四張專輯了; ‘12年明顯是 GB贏了這兩家傳媒, 而 MS的剛硬 卻同時被這兩家除名。 加寫 Laura Merling 她一向在英國有好成績

這些團名和生物 或有關 或無關的組合 還有分身。 Grizzly Bear是 吉他手/主唱 Daniel Rossen 2012年有自己的 EP。 Fleet Foxes 的鼓手 Joshua Tillman, 一直有自己作品, ‘12年以 Father John Misty 名稱出專輯。 他像善感的 Bon Iver 都是金牛 約書亞5月3 他的個人專輯 更貼近美國硬漢特色。 FF的 貝斯手 Christian Wargo 和 鍵盤手 Casey Wescott的組合是 Poor Moon, 取名自六O年代藍調搖滾團 Canned Heat 的歌, 這團目前還存在。 而 2012, 老人出江湖大事記: The Beach Boys 的相隔18年後, 全新作: 這是為何上帝創造廣播, 為 Brian Wilson 弟弟, 主音吉他手 Carl 罹癌過世14年; 自1963年 49年來首次包括其餘原始成員的第29張專輯, 為組團五十周年慶而作, 在這加上一筆。

影藝花邊新聞 有時會碰到側寫藝人婚後是否人氣驟降的口水。 「墨福一家子」 的 Marcus Mumford, 之前女朋友是Laura Merling, ‘12年娶了電影: 壞教育的 Carey Mulligan, 是否人氣下降呢? 但創作歌手婚後, 為何而唱? 又為誰唱? 不啻是個問題.. 馬可仕 和早結婚了的 Lloyd Cole, 都是在18天後生日; 而 ‘13年 洛伊會有新作。

..2012 的影音 很多打開來都在跳舞, 不知所云.. Father John Misty 這支不啻是代表作; Poor Moon的 則難看到要叫'救命'




星期三, 1月 09, 2013

七 色 的 鳳 凰 P H O E N I X ‧T A M E_I M P A L A 凱 文 的 溫 馴 高 角 羚


他 的 名 字 活 著 2 0 apr .'9 2 B A D 2 0 0 5 ,  1 3 apr .'9 3 C A D 3 0 0 6






P H O E N I X

於要聽  David Bowie 還是  Elton John, 我覺得聽後者還比前者誠實點, 意思不在  John 出櫃了, 而在於 David 玩電吉他而 John 玩彈鋼琴。 掛自己藝名玩音樂, David沒辦法就憑自己玩搖滾, 但自彈自唱的 John有辦法鋼琴伴唱自己來.. 只是聽鋼琴伴唱歌 我聽去舒伯特 已經聽不完.. 不管 David Bowie Elton John, 我就這麼樣 經常沒放心上

合成樂器是另一項思慮。 這樣人工樂器的普及, 超過30個年頭, 人還想聽多少他的合成音色呢? 而說錄音工程, ‘合成又已不能光說是趨勢’, 而是必要’, 而且是極度必要 想想: 若你聽的古典音樂被人點明: ! 這段是剪上去的.. 這裡是用錄音修的.. 那早已讓人嫌棄了吧。 但聽音樂聽到搖滾音樂來, 這層完全被忘掉

在過去 擎合成樂器表現拼貼的特色 把卡帶從美國大無畏飄洋到英國的 His Name Is Alive 是個翹楚; 而時下 讓我說: 個人藝名的 Bon Iver, 就是最美的名字。 他的音樂骨幹主要是原音樂器, 不玩紮實的搖滾神隨, 而出神在個人思旅的暢遊。 Bon Iver 就是 Justin Vernon, 但不光是 Justin, 要玩出他的專輯, 得出動一隊音樂家來合成修飾, 來產出一張錄音室作品; 他甚至為此接下來的演唱會 這麼養著一中隊的樂手 點名得照三餐來。拿自己名字 混在音樂圈 不是彈唱 不光是不插電, 而玩一趟寫意的另類搖滾流行樂’, 這賈斯汀是夠美了

而地球上70億人口, 每個人心一畝田, 都有一顆銀河系的星星, 專屬於你的打造。 星星急於發亮, 買了合成樂器回家, 不放客廳而在臥室, 醒了往鍵盤摸去, 還有把吉他, 插電或不插電, 找了個旋律, 加進合成樂器裡。 桌上是一台水果缺一角的電腦, 裝的程式特別用來處理音樂的剪輯, 一邊吃著垃圾食物, 出門沒忘記耳機, 身上有一套錄音裝置, 當他在哪有靈感, 就哼一段錄下來, 或收取環境音效。 回到家, 又把自己往房間關, 他整個是個音樂的世界

若這個人, 是男生, 讓人想問: 你把妹嗎? 若是女生則很好奇, 她會打扮嗎? 這個人的音樂 就是他的日記簿, 人寫日記不為發表, 想寫什麼都可以; 買合成樂器在房間的星星, 用豆芽菜寫日記, 都是要發表到 myspace soundcloud bandcamp, 想寫什麼是都可以, 這是異次元的語言

2012
, 樂評圈對於澳洲團 Tame Impala 的盛讚, 不曉得是否來自 2010, 對於落後 Rolling Stone雜誌(!!)的後知後覺; 而覺得 '12年的 L o n e r i s m 不錯呀, 補強在各大傳媒的年終選。 拿榜單聽音樂的我, 比後知後覺是無知無覺, 除了上wiki 查閱 impala屬名怎麼寫, 也看去 Tame Impala 這個團怎麼寫。 我曾有三分鐘的時間, 看不清楚文章的結構, 而懷疑怎麼一直看到 Kevin Parker 的名字, 而且還是掛製作人的名字。 什麼時候 這個世界, 玩音樂的樂團 排在製作人後面了? 然後我又花超過3分鐘的時間理解, 什麼! Kevin Parker就是 Tame Impala, 他自己玩團, 一個人作聽是搖滾音樂的音樂兼製作人還有臨組.. 我關上電腦, 超過三天不閤眼, 我不知道我在聽什麼搖滾音樂..

天才! 神人!! 玩家.. 這些嘉獎, 通通可往這懾人的星星身上去。 可怕的是, 他不理會樂手合作, 他不在乎這樣的一支中隊, 你聽到的, 可達百分百的純, 由他自己來。 當我試圖在時下聽'搖滾音樂', 看到三人團, 我時心生這畫面 好像少條腿 或斷了胳臂的不舒坦。 兩人團我就看待是三頭六臂的奇怪有機體而進退失據。 時下掛一個人的藝名玩搖滾的神隨 吉他貝斯打鼓加唱歌都要自己來 加上寫歌詞 還要混音和後製, Kevin, 你好忙! 你還有空把妹? 還是你當把妹子是音樂?

, 吳文英 勤於雕琢藝技的詞, 曾被同行 這麼數落。 鳥兒是可以把各家的翎毛, 叼著到自己身上為羽飾, 使自己七彩眩目 美得嚇人, 始以鳳 凰比擬。 這真的是天外飛來一隻鳳凰棲林梢? 此時 我啼笑皆非的, 想起 藝伎回憶錄, 楊紫瓊 章子怡 以史無前例的高價, 拍賣她的初夜後, 將她送出去前說的話: 好好迎接你的夜吧! 今晚京都的燈火, 都將為妳點亮.. 當彼處的老頭 為接下來落紅的戲碼, 在白被單上審慎的鋪上小方巾, 今晚的夜色 看來是吊詭了些; 但無庸置疑, 2012年的鼓噪, Tame Impala 擊掌

今天要冠冕凱文是當代的變色龍大衛 或莫札特在臥室重生玩搖滾樂 都可加我一票。 但不代表 我將對你的演唱會產出興趣; 或說, 我不想再自己, 3天閤不上眼睛。

獨 身 是 福 氣 , 2010年的影音。 剪去踢狗打狗 或說我看不懂的橋段 整支可說精彩到家.. 2012年的影音, 沒跟進這福氣

P.S... 山姆 快醒醒.. 人家八年六班的同學 是整張專輯放給人聽ㄟ。 你六年級的杯杯 還在網路 一支支的檢查自己的憂鬱 這樣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