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10, 2009

♫ 騖念迷幻花童, 瞪鞋客的英倫 九◯ 末聲 Shoegazer after The Jesus & Mary Chain ε before Britpop. ε "Morningrise" '91, "Alison" from Souvlaki '93 by Slowdive 1989-1995

創 夢幻樂風 (dreampop) 氣象的 Cocteau Twins
用吉他音響創造音樂音牆的手法
在提及 Shoegazing吉他噪音 潮流時
一開始也多會帶上一筆
.
( Cocteau Twins 的吉他手 Robin Guthrie (4 Jan. 1962- ) 日後在受訪其實表示過 這樣的音樂作為 也為了掩飾他彈奏功力不及之處 )

1985年 The Smiths 出版有 話題性的 Meat Is Murder
同年見到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推出 震撼彈 Psychocandy
並是在主流唱片公司的體系發行
.
Psychocandy 的震撼來自專輯本身 對於上個年代 迷幻音樂的迴響 創造吉他噪音流行化的新聲 流海加黑衣的妝扮 則帶引後起之秀一派純情樣貌

充分迴響在 九O 年代初期的 Shoegazing吉他噪音,
幾家當時執英倫獨立音樂牛耳的廠牌都未缺席。
1988年 Creation Records 旗下 My Bloody Valentine首作 Isn't Anything 名滿獨立音樂圈,
1990年 4AD Records 旗下 Pale Saints 首作 The Comforts of Madness 有更精美的包裝。
其後 是英倫 Shoegazing 音樂潮流的全盛時期:
包括 Creation Records 續有 Ride,
4AD Records 接續包裝女聲團 Lush;
主流唱片公司體系的 Dedicated Records 加入,
推出首張專輯的正是 Chapterhouse。
來自美國南加州的 Medicine,
先在 Creation Records 後入 Beggars Banquet Records,
擠身這場英倫 Shoegazing 音樂陣容‧‧

Slowdive 在 1991 年的首張專輯 Just For A Day 亦不讓同儕專美
.
對我而言 Shoegazing 樂風的 Slowide 我還常聽
過往過分沉溺 My Bloody Valentine 裡 現在倒是許久沒聽
Slowide 曲子並不多 曲風別緻中有愔愔調性 一些單曲更有懾人之處

Slowide其後由 Creation 轉投 4AD 其下! 更名後的 Mojave 3
到解散後 Neil Halstead (7 Oct. 1970- ) 或 Rachel Goswell (16 May 1971- ) 的個人作品 都易更為 民謠搖滾/ 吉他彈唱曲風 !

後繼更有 Britpop 由一班易討好樂迷的樂團 踢走瞪鞋風格
Shoegazer 旁若無人的騁騖 在Britpop 的鼓躁聲中暗自退場。

Morningrise
a 1991 Single by Slowdive

晨 起

我穿越草地
看太陽西下
太多的人擊掌
讓我不自在
環顧四方
我見你流逝
你看起來比昨天更美
.
鬼魅接管我心
但我無所謂
他給我他所有的愛
他給我呼吸
.
別放心上
我總是寡歡

Alison
from the 1993's 2nd Album " Souvlaki " by Slowdive

愛 麗 森

仔細聽別恍惚
明早我將在這
因為我正騰雲駕霧

你的煙還點著
你一團糟的世界會嚇著我
愛麗森 我難過

愛麗森 我說我們沉淪了
這兒什麼都沒有 但沒關係
在你房外 你唯一的姊妹天旋地轉
但她謊稱 跟我說沒事
我想她人不在這

水手們調整擺放
電視的牆 很慢的
跟你說話 和你的藥丸
你一團糟的人生仍然嚇著我
愛麗森 我難過

愛麗森 我要喝你的酒
當我倆醉到最高 我要穿你衣服
愛麗森 我說我們沉淪了
但你笑著 跟我說沒事
我想她人不在這

translate©2009 Jero Smith 朱 , 朱覲紅

3 則留言:

tmc 提到...

Cocteau Twins 確是人間瑰寶(Treasure),令人神魂顛倒(Head Over Heels)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把我的世界反轉了(Upside Down),但又甜如蜜糖(Just Like Honey)

至於 Slowdive,由驚見他們的一刻,就慢慢潛入他們的漩渦,再沒有離開過

曾被他們弄得透不過氣來(Holding Our Breath),也使我進入無重狀態,於太空漫遊(Souvlaki Space Station)

80, 81年正是第一代 post punk 樂團的爆發,Joy Division、Bauhaus 等

事隔十年,在90, 91年間,有另一班花孩子,起了另一場音樂革命。

Jero Smith.朱 提到...

很精彩的剪接^^

我總想J&MC 這一代是 花的徒子
花的時代與理想不逮
迷幻與藥物不少

這裡面 Ride的Nowhere該是張超級碟
但錯過那個時候
很久以後打算認真重聽
最簡單的打開耳朵 卻不進入狀況
怪只怪我沒及時在這藍色波頭上建立革命情感..

Slowdive 到 Mojave 3 再到 Neil Halstead
一路流覽 真是一本精彩的剪報

Slowdive 除了稀罕的早就有一張 Shoegazing ambient 概念的Pygmalion!(1995)
Neil Halstead 當今的彈唱 聲音還是很誠懇
去年很冷的時候
是他的 ㄛ!巨大引擎^^" Oh! Mighty Engine
和 Bon Iver 的 For Emma, Forever Ago
陪我過冬..

..後者奇怪極了
自動的會開啟人早該禁桎的記憶匣子
回到不該記起的過往煙雲..

tmc 提到...

最初想到用「革命」這個字來形容他們,不知是不是言重。但 shoegaze scene 給我的影響,真是一次革新的過程。他們的音樂可能對其他人不怎麼樣,但我由聽曲取向以至對音樂的看法、態度,從此不再一樣

是他們告訴我,音樂其實不需要過份執着,然後引伸到我的人生觀,不再介意其他人的看法,我自有我瞪着自己那雙鞋子

他們也告訴我,音樂是一次徹底的心靈交流,一切都不需言諭(多數 shoegaze band 都聽不到他們的歌詞),樣樣以感覺先行,過電者自然過電。知性派的這批新生代不再是控訴社會,而是在內省之餘,強調感性美學

Ride的Nowhere 是我聽最多的十大專輯之一,乘着那藍色波頭,任由它引領到達世界的另一方。那種快感比太陽更高

Pygmalion就是有着先行者悲劇的典型。當時,世界各地還忙於做 slowdive 第二、第三的時候,他們無視世界洪流,推出這張縱使如我這樣的死硬樂迷也一時適應不了的 ambient 專輯

現在聽來,當然不能不臣服於其前瞻性。每次聽這張專輯,面前就會出現一度廣闊的空間,一個不屬於現在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