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30, 2015

◎ 心 碎 的 去 處 ...





? 心 碎 哪 去
W h e r e  db r o k e n  h e a r t s  g o?


事音樂,並不是很好介紹的類型。 他們熱衷的歷史錄音,帶來太多的雷同,可能變得更像環境音效。 尋新民謠為基調的軍事樂隊者眾,條件不一或唱或誦 ,可聽性並不整齊。 再就音樂實體,他們的發行物,時下更像小眾偏執的收藏品 - 雖然一直以來,這是特色之一。

更不容易的是: 他們欲藉音樂訴諸的理念。 聽到軍事音樂,已難純粹是音樂的活動。 也讓人害怕: 耽溺的聲音,拿出現實的矩尺校準失常,欲回首現實的來時路若失。

軍事音樂大老 Death In June,還在樂壇活動,白雲蒼狗,已悄悄的將自娛娛人的小丑面具戴上,取代緬懷德軍巍巍身影的懷鄉作風。 軍樂素材突出的 In The Nursery,軍樂鼓活生生,但意念盤旋在形而上,那對雙生兄弟所謂的'心靈'。 斯洛文尼亞老將 Laibach,從出身到舞台畫面,強勢的吸引人們注意 - 這段時間,時局已然脫離了南斯拉夫獨立建國 - 這些背後,我們還有多瞭解音樂的主義?

The goal of every culture is to decay through over- civilization; the factors of decadence, - luxury, skepticism, weariness and superstition, - are constant. The civilization of one epoch becomes the manure of the next. - Cyril Connolly

墮 落 D e c a d e n c e,來自一向不缺神話,當今是風雨飄搖的希臘。 特別的出身,在軍事樂迷的哄抬中一向不缺。 但他們讓我從 2oo9年認識 RomeFlowers From Exile 以後,對於所謂軍事之聲,有新的驚喜。 Rome 的音樂主體是男聲唱誦的新民謠,Decadence 的新民謠是女聲,多了天堂之聲脫俗情調,朗誦是男聲,鋼琴與弦樂像是新古典的濫觴,而軍樂味道,著重在包裝,與數量不多的相似錄音。

過去我寫音樂,宣稱最討厭用文字定義類型,純粹用'心' - 這篇音樂類型的書寫,我卻可以滿意。

奇怪的歌名 - 軍事樂的作風中並不見怪,精液與糖蜜(!),或 鯨脂與蜂蜜,在這之前還有一段 - 曰: 好男孩上天堂,是 2oo5年的最後作 心碎哪去? 之作品。 而 2oo1年全球限量 4oo 張的 7",取名 羅曼史愛人男孩 。

星期日, 5月 31, 2015

夢 裘 º C ø ą ț ī n ' D ʀ e å m ş

ï α                                                                         最 黑 的 夢 披 肩
五 月 不 舍, 2 o l 5

星期三, 5月 27, 2015

∬ 銀 色 天 堂 的 泉 湧 S i l v e ɾ F o u n t a i n O ʄ P a ɾ a d i s e L o s t


 
 
寂 寞
Only the good music not lonely
 

果我沒活到這個世紀,死在二十世紀,和一些圈內的朋友同,可以肯定的是: 那我在上個世紀末,認識到的好音樂,將無法得知,在時間的汰選以後,還有沒有人在聽他..

連盛名的 The Smiths, 過去都不肯定: 到底有多少人在聽? 將來會不會被世界忘了.. 現在看來,是多心了。 連 Felt,現在變得是和世界的人一起聽他,而不是過去,只在自己心房一隅,悄悄響起他的音響。

讓我欣賞的 Morrissey 和 Lawrence,欣賞是欣賞,但說不上喜歡這個"".. 尤其隨著時間境遷。 但說清楚解釋起來很麻煩。 Felt 在過去,很早的時候,就被人點明: 一首一首歌,把誰做什麼,勤於思量一二清楚,弄得像是搞生產,甚於是個 band.. 我的不喜歡裡,多少也藏了這樣的東西。 但不說 Morrissey, Lawrence, Johnny Marr,說 Maurice Deebank,卻不得不讓人打從心裡喜歡他。 說清楚解釋起來很累贅.. 他只有一張專輯,純音樂,以前不知道誰聽 Felt,更懷疑有人在聽只有唱片的吉他手個人專輯.. 但隨著日久,時間證明: The Smiths 鑼鼓喧天,Felt 成一家言,Deebank 沒被忘記,過去實體只有唱片的純音樂專輯,數位 CD 出版了,時間在 2012


Langage des fleurs: 十二之卷 Haworthia attenuata 無 夢 眠

星期四, 5月 21, 2015

遊 園 依 香 P e r f u m e P a v i l i o n




   
T h e  G A R D E N


花園裡,玫瑰百合人人喜愛,茉莉只給晚上。 蘋婆 Sterculia monosperma 的果實為七巧果,味美如蛋黃,但開的花味如屎尿摻上糞土,方圓之內的居民紛紛走避,要求遷移; 蒟蒻 A. konjac 可口,同屬的巨花魔芋 Amorphophallus titanum 若開花,是各處植物園的大事,人們爭相走告,為觀賞世界上最大的不分支花序奇觀,而它以屍臭的味道回應這件事。

世界上最大的分枝花序是貝葉棕 Corypha umbraculifera世界上最大的單獨一朵花是阿諾爾地大花草 Rafflesia arnoldii,花的臭腐都在比厲害。 這世界,就是一座花園,我們走進花園裡,並不知道何時相遇什麼,表面上也無從知曉接下來的滋味; ˊ這應和四季更佚之風,而通通在花園裡。

香味的花園 Perfume Garden The Chameleons 這麼稱呼這首歌,我想以上所述,應該就是他們想要表達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