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10, 2009

☆我 愛 LSD_Love ʃpiralʃ Downwardʃ Idyllʃ │What we called Poʃt- Cocteau Twinʃ Timeʃ Temporal, ʄollowin’ a brieʄ Deʃcription oʄ Early 80’ʃ _ 愛轉往下「田園曲」一九九二

ʃ ʃʃ ʃʃ ʃʃ ʃʃ ʃʃ ʝʃ ʃ
Love ʃpiralʃ Downwardʃ - Temporal, a compilation. 2oo0
(I ʝan.)

Cocteau Twins 雙 生 考 克 多 出現在八O年代英國樂壇:一九八二年。此時距
叛客 (punk) 教頭 Sex Pistols,在英皇眼口上縫標籤,已有五個年頭,
低調教父 Ian Curtis (15 Jul. 1956 – 18 May 1980 -hanged himself ) 走了兩年有,
權衡當時流行樂壇 (pop),新浪潮 (new wave) 挾電氣音樂 (synthesizer) 人工的媚風方興未艾,
加 上一代留下,承襲大量的音樂資源:
六O年代尾聲、七O年代初,說愛和和平,陰魂不散的迷幻音樂 (psychedelic)
七O年代澎勃發展,堆砌自我膨脹的華麗搖滾 (glam rock) 與 吉它神技 (progressive)
七O年代中期過後,叛客有意將這些架構推翻‧‧

隨著 Ian Curtis 的警鐘,
後叛客 (post punk)的省思 跟隨 八O年代進駐人類音樂文明。
後叛客對應四下如此多樣選擇的音樂能量,其充沛上,前無古人;其嶄新上,後無來者。
_外加世紀末的華麗尾聲初響;社會經濟在兩次短暫的國與國之間戰爭─ 福克蘭群島戰爭 與 波灣戰爭後,都走向大多頭復甦,人類趁機多印了許多鈔票─ _
搭配上科技文明,首度,終於步上數位錄音的數位科技產品- CD 的推出,從高單價緩步推廣至天下普及於當前的賤價;這等於又一次音樂 ! 而且革命的對象是市場。
.昌華的時代,全新的視野,沃綽的背景,昇平之世創造當下音樂家許多可趁與可能的氾濫,挾著 後叛客 以來創作力的, 多少欲以一己之才一拓全新的音樂格局。
近三十年後回頭端瞧,明月依舊在,許多名字已不在‧‧

有離世、有歸隱、有解散的,
Cocteau Twins 於 一九九七年,突然宣布解散
這消息來得快,並非不可預期 ( 這一年,Fraser 和 Guthrie 分手後交往的對象:早逝的迷幻音樂詩人 Tim Buckley 的唯一孩子- Jeffrey Buckley (17 Nov. 1966– 29 May 1997 -accident when swimming in the channel of the Mississippi River, cause unknown) 在無合理解釋中,在美國也早逝 。)

隨 Cocteau Twins 的解散,這支隊伍所代表的原創風格- 唯美樂派 (ethereal) 文明,正式步入Post- Cocteau Twins Times後 Cocteau Twins 時代
欲一展自我亦非池中物,或尾隨跟風的翻版,不分高下輕重,通通會被先貼上 Cocteau Twins 標籤
─ 這突顯了 Cocteau Twins 於他絕無僅有的時代中,絕倫的媚力;
亦顯現後 Cocteau Twins 現象裡,他們的難於仿效‧‧─

想成為 Cocteau Twins 第二,先天條件上,
需要有 Elizabeth Fraser (29 Aug. 1963- Grangemouth, Scotland) 不善語言 神經質 有能力掌握只有她自國能懂得的抽象語言於歌唱的純熟 並聲控多層次的合音 ( 聽她怎麼把耶誕歌曲 Winter Wonderland 唱出她才有的味道 )
需要有 Robin Guthrie (4 Jan. 1962- Grangemouth, Scotland) 把吉他想像為音響不絕於耳的罩門
需要有 Elizabeth Fraser 加 Robin Guthrie 有緣修得共枕眠的夫妻情

前第二項,大有後起之秀;前一項,無人望其項背
第三項,求之不得‧‧ 自然再說不到後天條件的搭配

甚至是沒有藝人願意以 Cocteau Twins 第二自居。雖然世上沒有願意被世人視為"另一個某某人"的藝人,但事實上是"做不到"。但仍然有一大班已被貼上 Cocteau Twins 標籤 的組合在排隊等待,等待世人瞭解他們在行情上 也有身價‧‧

Love Spirals Downwards 在這當中顯得出俗。

Love Spirals Downwards 出現在九O年代美國樂壇:一九九二年。

Post- Cocteau Twins,樂團容易遭遇的瓶頸,在 Love Spirals Downwards 身上也見到。後 Cocteau Twins 的樂團,不能真正考備 Cocteau Twins,又必須充實音樂內涵,開創新局,多需向外,向別的音樂型態取經。如果不是真的走回搖滾樂,綜合 Cocteau Twins 音牆效果的音響 (wall of sound) 成為迷幻噪音的吉他 (white noise),或純粹走入市場導向的夢幻流行 (dream pop),或索性只玩奏純音樂氣氛 (instrumental ambient);之外,最常見的取經是走向歌德 (gothic, dark wave),或民族音樂 (world music)。Love Spirals Downwards 的取經是走在 電音節奏的 鼓與貝斯 (drum and bass) 與 民謠吉他 (acoustic, folk)。

Love Spirals Downwards 的最佳原創專輯,1992 年的 Idylls
民謠色彩份量不重
電音節奏不若 Ryan Lum 加 Suzanne Perry 組合後期搶眼
Love Spirals Downwards 現身 Post- Cocteau Twins 文化裡,原創最美的一面,Idylls裡可見。


P.S.
Idylls 專輯中,窒悶鼓擊下的 Eudaimonia,以沉重心事,編寫希臘字 「幸福」的哲思。

Idylls 專輯中,與 Cocteau Twins 首張專輯唱片同,附上片段的歌詞書寫。這在他們其後的專輯上,都沒見到過 (Cocteau Twins 1995年的最後一張專輯 Milk and Kisses,跟隨設計有附帶一些不顯眼的段落)。Idylls 專輯附上的是
Stir About The Stars


__tir About The tar∫__
. 攪 動 星 辰

我 又 一 次 開 始,當 外 在 世 界 結 束
凝 重,甚 至 是 靜 滯 的 光 裡,對 你 虧 欠 我 的 一 生
我 告 知 你,當 你 想 要 我 建 構 城 堡
並 用 嘆 息 來 充 滿
在 夜 晚 的 這 些 波 底 下 攪 動 星 辰

團名縮寫 LSD 的 Love Spirals Downwards,書寫致幻的 牽牛花,在 1996 年第三張專輯 EverIpomoea (牽牛花 屬名(之一)) 為一首民謠式的純吉它演奏。

Love Spirals Downwards 最佳的組合,在Ryan Lum 加 Suzanne Perry 時期,至二十世紀尾聲。之後更替女聲,易名 Lovespirals走入風韻猶存的夢幻流行,LSD人 間 已 不 在
.
.
What we called Po∫t- Cocteau Twin∫ Time∫ Temporal, ʄollowin’ a brieʄ De∫cription oʄ Early 80’∫ aʄter.
_word∫ ε the photo∫ with Record∫ ε CD∫ ©2oo9 ʝero ʃmith.朱, 朱 覲 紅

7 則留言:

tmc 提到...

很有見地的後叛客年代分析,很壯觀的 Cocteau Twins 收藏

Robin Guthrie 謙虛地說過,大量採用 feedback 是為掩飾自己吉它技術不足。這正是叛客的精神,叛客樂團不是賣弄技術精湛,更重要的,還是 Anyone Can Play Guitar。吉它只是工具,有話想說,便可以說。這也是今天部落格百花齊放的原因。不要有好文采、不要是大思想家,人人都可以寫部落格。

數位革命改變的,不是音樂內容,而是音樂的普及。甚至普及到可以唾手可得,不用分文。市場為了迎戰,所以回到革命以前,也即是黑膠唱片的年代,提醒世人音樂其實應該是這樣的

對我來說,Projekt 的最大功績,是重新發行 Attrition。Black Tape For A Blue Girl 誠意可嘉,但總覺力有不逮。 LSD 的隊名便令人有遐想,但始終接受不了 drum and bass。於是我發現營造音牆效果和迷幻噪音的Lovesliescrushing 更有魅力 (對不起好像離了題)

Jero Smith.朱 提到...

沒關係的~
謝謝你的留言~~

力有不逮 這四個字 好像穿在 Projekt 這些孩子們身上
LSD 首作顯示的大氣
到第二張ardor專輯就無力~
無力說的不是無可聽
而是他們真的玩起'無力氣氛演奏'
相當的反市場與耽溺
第三張ever包裝在明亮的民謠裡
無力演繹依舊厲害
第四張 flux drum n bass才有登場 好向要轉型
卻是最後創作

Idylls 過去陪我很久
沒聽他時 心理它那抹藍也揮之不去
牽繞的字體如纖嫋的雲絮 最美的一朵向下旋轉的雲
在我當兵出操的汗水與勞苦中見到
背景亦是籃的

我們喜歡一張CD不用理由
但需要時間地點人物
那時後搭上了
一張專輯一首歌 成了一個故事
每個人都有這故事
~

可否視 Lovesliescrushing 為電音化後的 shoegazing ambient? ^^"

tmc 提到...

其實一直很想知道這 LSD 裏賣的是什麼藥,陰錯陽差下一直沒試成

因為替朋友的雜誌寫點關於音樂的東西(實在談不上什麼樂評),收到 flux 的 promo CD,一聽那 d'n b 就很失望,如果沒有那快速的鼓擊,我想我會很喜歡這音樂。由於 flux 的失望,所以沒有特意再找回他們的舊作

>>一張專輯一首歌 成了一個故事

說的正是。經你介紹,很有興趣找回 Idylls 來聽,然後幻想那朵雲、那片藍

>>可否視 Lovesliescrushing 為電音化後的 shoegazing ambient? ^^"

喜歡這形容詞,就這樣定性他們

Jero Smith.朱 提到...

換成是我 如果第一次接觸LSD是flux
我也會提不起勁^^"
LSD在兩千年出版temporal精選以後
似乎自此人間蒸發的那段時間 我也還未買下flux
印象中的flux LSD似乎想營造成熟的都會風格
flux是在你說到 西門町逛的tower 收店前買下的~
才沒買得那麼貴!
買了倒好 LSD就齊全了^^

windblown kiss倒是買得早 出版以後 隔年買的
__沒想到spirals複出江湖後 沾染的都會風情成熟到透__
很少會想聽的這張 看起來很新 還像是昨天 沒想到人間7年也已過~

ok 下回聊 Lovesliescrushing 我們就從 電音化後的 shoegazing ambient 這層次出發__

tmc 提到...

現在才發現 Temporal 那張照片放了玫瑰和枯葉

負責 artwork 的一定是 V23,沒錯了,一定是

tmc 提到...

那麼,你也一定很喜歡 AREA 吧,你的「玉照」正是 Agate Lines。你最愛的 AREA 專輯是 Between PURPLE and PINK 嗎?

Jero Smith.朱 提到...

恩.. 「鬱」照 鬱卒的鬱 ㄏ

AREA 在 C'est La Mort Records 的出品很固定
1988 年的第二張 The Perfect Dream 在 C'est La Mort 旗下
1987 年的 Radio Caroline 由 C'est La Mort 重發
1989 和 1990 年 各有
Between Purple And Pink 和
Fragments Of The Morning

..接下來就是 The Moon Seven Times 的時期了

Between Purple And Pink 有首'特別'的歌 anyway
「遙自隔海」是當時想為這首歌 寫下的短篇
不過沒寫出來
現在心境已遠 雖猶記得要寫什麼 但恐怕筆頭易慟的情已逝..

如果教我選荒島唱片(+s) 我就取巧 選 Agate Lines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