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09, 2009

♫ 蕾 絲 軟 的 世 界 __ “ The World Is As Soft As Lace ” βʯ F E L T ƒrom The Splendour Of Fear , 情感樂章‧驚懼之輝 , I984

世 界 柔 軟 如 蕾 絲 , 3:30 am. dec. 2010

蕾 絲 軟 的 世 界
.

The world is as soft as lace by FELT
from 1984 's 2nd albumThe Splendour Of Fear
.

果我能 我將改變這個世界
但你知道我的見解是多麼的荒謬
我所有偉大的計畫全成幻影
只因世上這些溫柔的安撫 與輕軟的耳語

以前我已經說過 現在我再度重申
除非我擁有什麼 否則我不會相信我擁有什麼

如果我真能認識這世上的一切
你認為我還會如此荒謬的留在這裡嗎?
我將會是你曾耳聞過最閃亮的明星
我們將是地球上最輕柔的雷絲
.

translated in
1989 by Smith. 朱

( jerojetw@gmail.com.tw ) transcript and post in 2009 . . it's been 20! years ago..


── The Splendour Of Fear ──.驚 懼 之 輝

Red Indians 紅色印第安 1:55 (instrumental)
The World Is As Soft As Lace 世界柔軟如蕾絲 4:17
The Optimist And The Poet 樂觀主義的人與詩人 7:54 (instru.)
Mexican Bandits 墨西哥搶匪 3:46 (instrumental)
The Stagnant Pool 靜滯之潭
8:28
A Preacher In New England 一位英格蘭的傳教士 4:12 (instrumental)..

10 則留言:

tmc 提到...

經過周末的 This Mortal Coil,這兩天突然想聽 The Splendour Of Fear。聽罷便覺得安詳,內心的噪動也減退了,然後想起這篇關於蕾絲軟的世界的文章

在整理一下,發現我在 2009年5月9日貼出 Mexican Bandits

剛好在一個月之後的2009年6月8日,你貼出 Mexican Bandits 單曲背面的作品 The World Is As Soft As Lace。彷彿是個續集

然而,在我們構思文章時,還未知道有對方的存在

很奇怪的一件事,好像在讀着《東京奇譚集》的故事

然後,我開始每一天都來到你這裏看看有沒有新文章

沒有便重溫舊的作品,這已成為我近日的習慣

Jero Smith.朱 提到...

^^"
或許是 靜滯之潭
總能忘卻人間許多煩

當初開這個部落格
一開始的想法 是要把手邊植物的發言 找地方存放
為了在這開'花記'
想我六月初那段日子 足足有五個晚上未眠
就為了在這兒摸介面

植物的發貼到一段落 依時間整裡好幾篇心情文和詩文交代 之後
才想到 似曾相識的音樂文字
舊識裡 最先想到的是felt

貼了felt 我好奇做起 GOOGLE search 想知道 The World Is As Soft As Lace 字串 能不能將我帶回這..

他沒帶我回這 它帶我到你那..
..讓我們認識兩個月有了吧

這麼多年了
我還在推敲'柔'和'軟'
幾次想改 '蕾絲柔的世界' 未嘗不好 只是覺得太夢幻 詞意像女生
為著男生的青春在指控 我總改不了 還稱
'蕾絲軟的世界'

謝謝你對舊文章依然支持
不好意思 多是ㄧ些不成文的抒發罷了..
..我在 barely real 也會翻閱舊貼
在你的twig引薦 或英倫MBV青春行
你都讓我分享了更多的世界觀

這回回這
The World Is As Soft As Lace
我把那張postcard 翻拍換新了
應該更看得出來 那是很特別的 銀色調的灰色粉紅

祝 安詳with you, not躁動
Jero, Regards

tmc 提到...

謝謝翻看我的舊文,這個世界除了我和你之外,應該沒有別的人會在乎了,真的謝謝﹗

可以告知那張postcard是什麼一回事?上面寫着是你執行製作的

Jero Smith.朱 提到...

^^ 看得很仔細呀..
是在台灣代理發行卡帶@@~時
冠上的稱呼 現在回頭看 該稱呼 企劃 才不會讓你誤會

** 網際網路裡 架設的部落格多如星河
各自打開一扇窗 開誠對不知稱謂的人發言
這不知稱謂的人是誰?

而有些部落格 需要特別的望遠鏡窺察
並不是本身亮度不逮
而是距離太遠..

tmc 提到...

原來是唱片界的要員,真有眼不識泰山,失覺失覺﹗

台灣真是台灣,連宣傳發的 postcard 也這樣一絲不苟。比在香港,寫幾句似是而非的介紹,說某某似某某的專輯出版了,草草了事便算

首先就沒有人會發 postcard,卡上也絕不會有像蕾絲般美的詞句

** 在遠方天邊的星星多麼遠
卻閃爍漆黑中彷彿多接近
在這刻身邊的聲音多麼近
卻找不到旁人留心...

在這網際網路裡,我始終是一個人在途上

Jero Smith.朱 提到...

要員.. 說的可像是 wanted man? ㄏㄏ

人們會想培養興趣 或許就是不想落單
興趣可以呼朋引伴
若不為興趣 而為與人為伴
也有義消 義警 義工 在付出裡樂於與人為伍

我們選擇音樂 選擇藝術為伍
若我們樂於選擇 選擇所愛
這本就是一條獨行的路
一路的落單只為了自己'不知稱謂的_美的神格'

而網際網路部落格惺惺寂寂多如星海
如果我們真得如此看待
我們也會習於孤獨_
星辰總是在靜默無語裡 隻身運轉_

您那有 Monitor 那是一份在台灣不曾出現過的專擅音樂文字的期刊..

tmc 提到...

Monitor 是我們視為天書的另類音樂刊物,可是我在較後期才認識,沒多久它就停刊了

你也有訂閱那個嗎?真利害,連香港這本冷門期刊也認識﹗

tmc 提到...

我就是從 Monitor 認識 Felt

你真的很神通廣大,連香港這個少眾刊物也認識

Jero Smith.朱 提到...

ㄏㄏ 助聽器更神~
只要是樂壇動態 短短幾個字 都能藉一份薄薄的刊物宣揚
想多聽到felt消息_
_monitor好像比NME還受用^^"

Jerome Smith Ju 朱 提到...

The World Is As Soft As Lace _ lyrics:

If I could I would change the world
But you know my visions they're absurd
And all my great plans get blurred
By the softest touch, the gentlest word.

I've said it before and I'll say it again
I will not believe it's mine
Until it's mine
All mine, yes mine.

If I knew all about this world
Do you think I'd stay here that absurd
I'd be the brightest star you ever heard
We'd be the softest lace on ea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