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28, 2012

不 收 藏 For All But Collection _ What's my feelings to Vinyls 如 膠 似 妻 . A I R I E L 2 O 1 2's K i d G a m e s 1 2" 孩 童 遊 戲


望 起 能 在 無 塵 的 空 間 放 聲 音, 收 納 在 跟 書 櫃 一 樣 大 的 除 濕 間, 帶 起 玩 賞 必 備 的 白 手 套.. 在 炎 熱 的 夏, 我 流 出 一 身 冷 汗, 夜 裡 我 起 身, 半 夜 4 點, 我 作 了 場 不 舒 適 的 夢 遊.. 我 夢 的 對 像 是 唱



膠唱片僅管有百般壞 但他是我牽手 我既然選擇他 也得接納他; 除非他選擇要離開我 否則 我怎能開口說:我不愛你了

但日子是要過的。 於是 他必須好用 不能是花瓶 他得在我不開心時逗我玩 不是我在服侍他.. 他再美再多婀娜再怎麼高尚 也不能讓我放上神龕只是供奉膜拜 他必須有血有肉 時常在我身邊活跳跳

而 他通常是在家 這麼等著的.. 他獨自在那自個的角落 等我回家細心摸拭。 他是 黑 膠

有想過死了以後 這些生平看得這麼重要的 所謂'收藏' 他們要往哪去? 我知道英國 John Peel 他的唱片庫藏 因他的專業而龐大 並且珍貴。 我們只是玩家 走了以後不像 John, 人家要把他的唱片資源 正式館藏 並數位化 以文化價值流傳; 我們的黑膠就在我們不在之後 除了不再是具有意義的收藏 親人要處裡我們這麼龐大一批遺物的時候 也是痛苦裡不堪的難題。

以致生時 我告訴自己 他什麼都是 就不是收藏。 我永遠也不會用'收 藏'兩字來看待.. 也以不至可否的意謂 看待有人把玩物提昇為收藏 小心弈弈得如此意義龐大- 那些永遠不會走入博物館的物件都在此列。

所以死時 你也跟我走吧。 死後我什麼都不是 你也沒有需要存在了.. 你可以選擇回到荒島 在那 也許 再相遇下一位重視你的夥伴。 生時你三不五時在唱盤為我轉呀轉 你是我選擇的 最後僅存的 尚存 實 體 價 值 的媒介; 雖然 我不願意為你多花超支的錢 但你貼心極了 你一直以來的貼心讓我沒有新歡 也已受用無盡

寧 靜 裡 的 最 後 一 場 音 響

這個下午收到來訊 通知 A i r i e l E P 到了 現在買唱片 都變得這麼刻意 不是意外拾獲的驚喜 而是照表抄課的面晤。

我沒有出門 去接不到 10分鐘路程之遙很近的你; 我讓你在那 多待些時候 而我一邊摸拾一邊想:

這張 EP四首歌 我都會哼了 什麼原因讓我非把你接回家不可? 說音響: 最好是音響永遠都開得像現在這麼大聲- 曾經有連續好幾天 只當是環境裡的背景樂 那樣的音量底 我連 CD座一邊的輸出線被我暫離 以致根本是單聲道在聽音樂 都不知道。

說封面: 對這張封面 我一點好感都沒有 還有點勉為其難。 CD座的音響 放著 Kid Games的 MP3 而我靜靜聽著 我知道等我把 EP你接回來以後 這一路引領我浸淫的這四個檔案 這一陣子甜蜜的陪伴 一輩子也不會回來

而我一邊思及一邊拾俯 我又往那排列的唱片過去 我改聽起 Pale Saints.. 時間這麼的瞪鞋裡不事生產一分一秒流逝 樓下人聲開始鼎沸 入夜已8點半 我不得不出門接你去

追 憶 易 逝 韶 光 i i ─ 瞪 鞋 海 上 浮 生 錄

老天! 我的瞪鞋收藏 還真是少得可憐。 但是我自找的 不是嗎? ..史 密 斯 朱

時間在 1989年底 你把 Creation 和 Cherry Red代理拿回台灣 並且你去了 4AD辦公室走一趟。 回來你多高興 你知道 4AD是我的命 你心喜的告訴我 這是 4AD接下來要做的藝人 那是 Pale Saints的 Barging into the Presence of God 12吋 我成了台灣第一個摸到這團唱片的男孩 而女孩你大方的把他借讓我 讓他在我家唱盤上轉呀轉..

這張唱片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但是什麼原因 讓我並沒興起對於他的占有 是英倫新音樂發展到噪響這步 我已聽不出音樂諄諄的內涵裡 要說的是什麼; 是幾年汲汲營營買下來 這麼刻意的 我倦了。 4AD對於我 意義就算大過天 黑膠時代每張唱片在省吃儉用裡買; CD登場後 還要一張一張在超支裡 硬著頭皮蒐購.. 我為的是那無與倫比的音響 還是那詮釋美學的封面 都是 也都不是: 一直以來我可能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自私的滿足不知足的自己

而我放下 shoegaze。 當 Ride的首張 同名12吋 和 Play 12吋 相肩的被我擺上架 又是紅玫瑰又是黃水仙 竟沒打動我止水的心.. 1990同年 Pale Saints首張專輯也來了 你穿著 4AD五彩的封面 我畢竟是捨不得 我把你買回家 ..而你現在成了我瞪鞋行列寥寥無幾裡 接著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第二個代表

再隔半年 Ride乘浪頭的一片藍色海洋來了 Nowhere當年我的研究 是我不買唱片買 CD, 因為買 CD 我等於多買了 Fall EP, EP才有 Nowhere這支歌.. 聽 Nowhere唱片卻聽不到這首歌是多麼奇怪的事。 既然我選擇了 CD聽 Ride, 沒有理由不可以這麼聽 My Bloody Valentine, 再來 SlowdiveChapterhouse, 是我告訴自己 噪響夠了 再多我也不要。

事實上 這也沒能紛擾我太久 沒多久 由 The Stone Roses啟示的 britpop上場 踢走瞪鞋 也瓦解了我對於新音樂最後一份耐心的防線- 我選擇和時下音樂完全脫鉤.. 我只聽我想聽 願意聽 而且聽得下去的言之有物..

..不 脫 鉤 也 不 行 呀! 我 還 有 兩 年 的 兵 要 當..

時間在今天。 什麼原因 世人還為瞪鞋汲營 每當又有新的嘈噪音響 內心又激喚起無盡想像之浪花翻絞.. 為的是那不用錢 不聽白不聽的分享資源? 還是過去以來 於己有何意難平?

走過那瞪鞋荒蕪的年代 這些年代超乎十年有了吧。 十多年誰在荒涼埋首呢? Air Formation剛好為十年卡位 在當前瞪鞋熱底 剛好也解散了, 英國的他中規中矩; 喬治亞州的 pacificUV在這其間 懶散的發了 2張專輯一些作品 在台港名過其實的爆紅, Airiel 十年間只得一張專輯和成套 EP, 倒和 Ulrich Schnauss 打造了這荒蕪期堪代表的 shoegaze主題曲: Sugar Castles, 舊金山的 Young Prisms在荒蕪十年後之春 去年和今年都有專輯了; Slowdive解散後 就吉他手 Christian Savill還稍有心 做些噪響修飾的 Monster Movies歌謠, 類似的微噪後起之秀 當然不勝細數, 甚至 秘魯 都有瞪鞋團 Resplandor找上瞪鞋老大哥 Robin Guthrie量身制作.. 瞪鞋處處在音樂的角落裡扭擰.. 只是有些真的孤芳自好- 2012年要是沒有 Captured Tracks重發 亞利桑那州的美國團 Half String 世人哪知道濡慕的鞋味 在美國接著 Slowdive開花了; 而有些又趁時機大放厥詞: My Bloody Valentine remaster過去經典 地位在我聽他厥詞後興趣急速凍卻。

Shoegaze 瞪鞋在今天 隨入春已有人嘮叨: 這又是一場趨勢逐利的遊戲.. 而我會把過去 沒關心買唱片的他們 回頭買齊嗎?

Ride的 Nowhere, Rhino 2010年重發了唱片: 是過去既然他擺我面前 我都沒買 而且決定買 CD了; 是現在他有重發 但 Chapterhouse卻沒有.. 這是我最後想買的 上世紀兩支鞋; 既然如此 索性都不煩惱 不買了。 My Bloody Valentine亦如此。 經典的 Slowdive呢.. 要是用最高級的音響設備 釋放 Souvlaki的登陸 不知該是多美妙。 一向唱片高單價 荷蘭的 Music On Vinyl, 現在 Slowdive黑膠一張要 1500, 抱歉 這價錢我敬謝不敏; 何況 消費以前你有思考過: 包裝的優質 是否代表他裡頭音響的完善呢? 抱歉 答案卻是否定的。 Music On Vinyl的優質 今天他的再版物 價格上看 1500, 其音響性卻不及 90年代 Creation當年版本 350元打發的品質。

給 我 唱 過 的 男 孩

過去有位朋友 在他居住的地方 冰箱上方立著 Princess Tinymeat 的 Angels In Pain 12吋; 他不用唱片聽音樂的 卻有這張怪怪 美美 曖昧的作品 沒加保護套的 這麼擺上方。 我看到時候 封面都有些變形了.. 但我想 這就是唱片的魅力 不管家裡有沒有唱盤 總讓喜歡音樂的人 覺得這樣的封面面積 是'足以提供想像'的寄託 而他隨意的往冰箱上擺 對於他生活裡 幻想的點綴 應該起著一點的作用吧

也有位朋友 從大學分開後 他回南部去 他是聽這類音樂的 有一天我打電話給他。

電話那端 他的聲音不帶情緒 我問個好 問一下他最近聽些什麼 想說就簡短點。 他說: 他好久沒聽音樂了 我問怎麼了嗎.. 他說: 他的女朋友把他的 CD 從 A開始 一張一張割壞.. 我腦海浮現的是我們都喜歡的 And Also The Trees, 我向他借歌詞來印的 The Band of Holy Joy 也包括我送他的 Area: Radio Caroline..

感情的事 只有當事人自己能解。 從我怕問太多的瞭解 是吵架後 他沒回去住的地方 女朋友開始作起這樣的事.. 那個時候 音樂的載體 就是音樂人聽音樂唯一的來源。 也是這個原因 那個時代不少的黑膠 在不像現在保養知識充足下 很多唱片都被聽得狀況不佳了; 也是這個原因 當 八. 九O交接 CD '終於'能夠以普及價上市的時候 我身邊沒有一位朋友遲疑的 明智的將載體換為光碟 而捨棄一路革命情感的黑膠唱片..

在這原因底下 我想你心的痛 是更深的吧。 事情發生時 我們連光碟都無法烤備 而現在是 MP3的世代了 你聽音樂了嗎? 我的朋友。 記得 More Tales from the City你說過你有多愛.. ..過去我有位知交 我想: 他是我這輩子能遇到 最瞭解我的朋友了。 我們意見不合 不只過一次 有次很久以後的重逢 他到我這 一進門看到唱片 開口就說: 哇! 這些現在是古董了 很值錢吧..

我沒想過去賣掉整套的 The Smiths英版黑膠 或整套的 Cocteau Twins 4AD 12吋, 值不值錢 其實並不在我的思量裡。 我問你: 你和人在一起了嗎? 你臉上有招牌的 淡淡的一抹笑 你說: 這很重要嗎..

我懂了。 一直以來 黑膠是我牽手 我靈魂伴侶 他不在哪裡 他活在音樂裡 也只在音樂裡。 他掏心獻唱他的歌 而我置身極樂 卻總還是顯得不樂 還要求更多.. 一直以來 你讓我成就富有無比的寵幸 我能怎麼回報.. 也許 你就是要我獻出忠於自己的 守 貞; 而我夜夜能作的 就是招呼一張又一張 神秘 黑色的你 從頭到腳的為你清洗..

天已亮。 你 回 去 了 你 來 自 的 地 方

覲 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