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07, 2009

† 世 紀 末 聖 人 , 摻 白 的 一 頁_Saints In Fin de Siècle , Ӑ Glimpse.『 蒼 白 聖 徒 』Pale Saints 1989 - 1994


@ : Shoegazer after The Jesus & Mary Chain ε before Britpop

BAD 910, 18 Sep. 1989

cad 0002, 12 Feb. 1990, design: Vaughan Oliver (v23), assistance: Chris Bigg. BAD 0015, 29 Oct. 1990
1991, A compilation album, Nippon Columbia


麼多年後 還有那時候
會拿出 Pale Saints CDs 或 Lp
那時都是想好好聽場音樂
音響聲可以開很大的時候

這麼多年後 記憶中的 Pale Saints 仍然有些摻白
在他們短短的音樂歷史裡
總有一些超乎預期的解讀

'90 年首張專輯 The Comforts of Madness 的曲目 多年之後
放音樂時 仍然記不得排序 ─
曲子的排序 是印在 CD 上 和 唱片標籤上
冊子印的曲目 卻是製作人的排序 !

對 Pale Saints 這名字 出現在上個世紀末 最後的十年
記憶中對此 始終覺得慘白
慘淡如他 在搖滾樂壇挹注千禧福音 瞬間一瞥 倏乎無蹤
'89 年秋 首張作品 12吋 EP 單曲 " 闖進神的面前 -
- Barging into the Presence of God "
從這張作品 闖進知音前面
時間上 到團名 封面設計 單曲的冠名
無不聯想到 臨終的慘白

" 闖進神的面前 " EP 主打的 ' Sight of You '
是首流暢佳作
收在首張專輯裡 排倒數第二首
而首張專輯另一主打的 ' Time Thief '
有拍音樂錄影帶 卻是整張專輯的結尾曲

對 Pale Saints 的好感
部分來自首張專輯後 同年秋推出的 " Half-Life " 12 吋 EP
部分曲子收在兩年後的第二張專輯 " In Ribbons "
但主打的 ' Half-Life, Remembered '
要不買到這張 12 吋
要不得買隔年 日本市場才有的合輯 " Mrs. Dolphin "
或等第二張專輯 " In Ribbons " 出版後
買主打的單曲 ' Throwing Back The Apple ' 收錄
才能聽到

而 Pale Saints 的動聽
曲目 Nancy Sinatra cover ' Kinky Love '
( 只在單曲才能聽到)
曲目 Blue Flower
( 只在單曲 或 " In Ribbons " 的美國 Warner Bros 版才能聽到)
當步入 2000 年 東家 4AD Records 為旗下眾多組合 推出一系列選輯
當中 Pale Saints 卻缺席 上述這些歌 自然別處無得聽到
and 這兩首歌不是 Pale Saints 的原主唱 Ian Masters 稚氣男聲
'94 年的第三張專輯 " Slow Buildings " 原主唱男聲 進一步消失
Pale Saints 搖身一變純女聲

Pale Saints
雖不致如先出道的 My Bloody Valentine 顯赫
不致像更早出道的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持久
4AD Records 一手帶大的他們
也不像同公司的 Shoegazing 同儕 純女聲團 Lush 傾向 Britpop 取巧
Pale Saints 出現在 英倫九O年代的 Shoegazing 音樂洪流裡
從團名 到包裝 搭配音效巧思 凸顯稚趣的音響風格
有其特殊地位

但靈魂人物 原主唱 Ian Masters 瞬忽離隊後
發展遠不及 Slowdive 的 Neil Halstead 那般搶眼
Ian Masters 搭上 His Name Is Alive
不定性的 Warren Defever
'96 年的 ESP Summer 組合 瞬間無蹤
換來記憶中 更多的摻白 _


_ 著 步 入 千 禧 交 接
接 替 千 禧   沒 有 額 外 的 佳 音

世 紀 末 聖 人
慘 白 的 現 身
蒼 白 的 一 瞥
只 留 下 摻 白


cad 2004, 23 Mar. 1992, design: Chris Bigg and Vaughan Oliver
BAD 4013, 15 Aug. 1994
cad 4014, 30 Aug. 1994, design: Paul McMenamin (v23)


Pale Saints discs compiled and words by Smith.

5 則留言:

tmc 提到...

他們出道時,shoegaze scene 只是初型,slowdive 還未推出細碟,他們沒有同期的 Ride 的氣焰,正如你所說,是一份幽幽的慘白,在沒太多人留意中,他們進入「深眠」狀態 (A Deep Sleep For Steven),而且是一睡不起,再看不見他們的蹤影 (no more Sight of Them)

>>那時都是想好好聽場音樂 音響聲可以開很大的時候

想不到你也有這個時候^^

>>放音樂時 仍然記不得排序

這個我也想抱怨,Pale Saints 總是低調的,不想讓人知道他們的一切,包括曲目

Ian Masters 的首個 solo project,是我愛得海枯石爛的Spoonfed Hybrid,也只出過一專輯、一單曲,又長埋於慘白之中

我也曾為 ESP Summer 瘋狂過:ESP Summer 是組合的美國名稱,在歐洲他們稱為 ESP Continent。由於樂隊名字、專輯名稱均不同,而 ESP Summer 的CD又沒註明歌名,我一時誤以為是 Ian Masters 的另一個組合。買回家後才發現兩張專輯的曲目完全相同

朱老師,Pale Saints 的隊名由來,與 Eyeless In Gaza 的 Pale Hands I Loved So Well 專輯裏一首叫 Pale Saints 的歌曲有沒有關係?

Jero Smith.朱 提到...

Wow!
Ian Masters 真是遇到了知音
你的消息這些在wiki還見不到
謝謝你提供這難得的音訊~

雖然 也許除了交響音樂
找不到其他裡由 不能小聲的好好聽音樂
但我總認為聽Pale Saints 與其小聲
不如等有時間好心情再大鳴大唱
~太多次放小聲 一邊作事
真不知道他們的音響 賣甚麼藥~
這是Pale Saints 對我認知 和Slowdive MBV JMC 不太同地方

~
當我這輩子 第一次(終於..)聽到Pale Hands I Loved So Well 那已經是拜CD產業之賜
在那一堆吚咿嗚嗚的音響裡
雖然沒有太多驚喜 但也沒注意曲名落款
不知道在他們語言裡
pale saints是否真有特殊涵意..

北歐這張演奏碟 封面讓我很多聯想
有時看著他 都會多一會
不管這圖樣真的在表達甚麼..
Eyeless In Gaza既激情高亢 又疏離落寞的雙人模式
不變~

i am a pupil..
請稱呼我Jero吧! ~Best Regards~

tmc 提到...

Dear Jero,

我真的是 Ian Masters 的粉絲,沒有了他的 Pale Saints,樂隊就離開聖人行列,降格為普通的Brit-pop樂隊

His Name Is Alive 和 AC Temple 都是我很喜歡的樂團,Ian Masters 好像與我心靈相通,專挑我喜歡的樂團合作,兩次兩個我都喜愛的樂手走在一起,產生了強大的化學作用,對我來說是 1+1=3

The Comforts of Madness 呈現的是一種虛幻的狀態,故弄玄虛的曲目排序、Ian Masters 的 whispering 唱腔,曲與曲之間也沒有很明顯的分野,所以真的要專注聆聽才略知他們賣的藥

你所指的北歐這張演奏碟,是指 Pale Hands I Loved So Well,封面有兩個人親吻那個嗎?我可以聽到 Pale Hands I Loved So Well,是因為專輯隨 Drumming The Beating Heart CD 版收錄,看見有一曲叫 pale saints,特意聽聽,但只是一些聲響,與我所認識的 pale saints 樂團是兩碼子的事

如果你是 pupil,我希望有幸可以和你同班

Best Regards,
Classmate TMC

Jero Smith.朱 提到...

^^ 同班很好 體育課就不會無聊
不同班 可以學習徐氏姊妹的「十分鐘的戀愛」
~ 連星座也對 \^O^/

在學時候 雖然同班有逗我玩的男生
但我喜歡的 都是別班的 ~_~"

這幾天 才把 Pale Hands I Loved So Well 重聽一遍
裡頭有兩首演唱 我都疏忽了
而有聖詠風格的演奏歌 在 pale saints 下一首
pale saints 卻是吹奏得怪異的薩管
想 Ian Masters 他們該不會
對這樣一首即興配樂產生情愫
甚至 EIG 樂迷也很難得會^^"

tmc 提到...

>>同班很好 體育課就不會無聊

心靈相通呀,體育課經常找不到伴

踢足球、打籃球的一大班人,玩羽毛球的也三三兩兩組隊對賽。我由於哪一樣都不行,都閒閒散散的到處溜,幸好有好友(至今仍是好友)找我玩康樂棋,我才不致孤苦伶仃。但連這個我也不行,每次都是他贏

有這樣的中學,我讀的中學有體育課,卻竟然沒有音樂課???難道鍛鍊四肢重要,培養心靈就不重要?

結果,我只好在家自己惡補音樂課

>>Pale Hands I Loved So Well ...甚至 EIG 樂迷也很難得會

這個也心靈相通呀,早期的 EIG 都齊了,唯獨 Pale Hands I Loved So Well 最不賞心悅耳

跟金牛座的人相處,總有一份安全感,身邊有金牛座的女生,由同事變成朋友,在這十多年間,她就像姊姊一樣照顧我

金牛座的人不像天蠍般危險,也沒有獅子的霸氣,他們都慢熱而有耐性,默默地聽我在喋喋不休(就像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