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5, 2009

After Great Pain ~ 痛 苦 之 夏 , 煎 熬 的 花 ;輾 轉 反 側 , 瞧 盼 秋 涼 ~ After Cruel Long Summer Season what Survived Continuously Flowering ‧China Crisis『中 國 危 機』


After great pain a formal feeling comes
The nerves sit ceremonious like tombs;
The stiff Heart questions
was it He that bore?
And yesterday -or centuries before?

The feet, mechanical, go round
A wooden way
Of ground, or air, or ought,
Regardless grown,
A quartz contentment, like a stone.

This is the hour of lead
Remembered if outlived,
As freezing persons recollect the snow
First chill, then stupor, then the letting go.


經在痛苦不堪的夏夜醒來

站到窗台才感受到一點清涼
但是昏沉的意識 不知道自己活著 還是死了
被憂鬱弄壞的胃翻攪心頭的苦痛 如同你留給我的

窗戶後頭 長者房間的收音機未關
透出一陣清新的節奏 恍惚的我在窗台前 試著搜集記憶
許久後 我告訴自己這是 China CrisisBlack man ray
我沒好奇怎麼難得
八O 年代的新浪潮名曲 出現在這時候
我從不知道一首歌 可以如此透徹 清涼 乾淨與遙遠 . .

窗台外的花草 不比我好
在酷夏炙焰的考驗中 它們於夜裡喘息
活下來的瞧盼入秋 開出重生春色的花


Ample make this bed
Make this bed with awe
In it wait till Judgment break
Excellent and fair.

Be its mattress straight
Be its pillow round
Let no sunrise' yellow noise
Interrupt this ground.


English poems by Emily Dickinson ( 10 Dec. 1830– 15 May 1886 ), published in 1955.
Movie images from Alan Pakula film Sophie's Choice, starring Meryl Streep, Kevin Kline, and Peter MacNicol, 1982..
Kevin Wilkinson, drummer of China Crisis, hanging himself at the age of 41 in July 1999.

© 2009 Jero Smith

4 則留言:

tmc 提到...

美好的八十年代重現,Big Country 之後,有 China Crisis,這些都是體育課之後,回家自己惡補的音樂課本其中一章

香港稱這些音樂為 water music,歸為這類的還有 Lotus Eaters、Pale Fountains,透徹、清涼、乾淨如潺潺流水

Jero Smith.朱 提到...

若沒這班名字尾隨 我會以為 water music 說著一班'高深莫測'的演奏家
若沒 Big Country| China Crisis 名字尾隨
我一時以為 說 Lotus Eaters| Pale Fountains 為water music 是因為 團名帶'水'~_~"

【 MCMLXXXV 】
把1985年 當作八O年代美好的一年
應當不差
這一年 見到 China Crisis 又一清新作 Flaunt the Imperfection
合成芽 Prefab Sprout 代表作 Two Wheels Good(Steve McQueen)
Fra Lippo Lippi 晉身主流交出美麗的'歌'
Scritti Politti 把 85 大字打上 邱比特&賽姬's cover
甚至 Suzanne Vega 在這一年現蹤

前一年 Lloyd Cole and the Commotions 的 Rattlesnakes 還搖擺
後一年 The Smiths 用 The Queen Is Dead 把世界漆成一片慘綠
'先知' 讓 Big Country 好評與銷售俱括
年輕人 Pet Shop Boys 用一聲'請' 不客氣的火速竄起

在 1985 年 4AD 委實太遠
上述這些名字 已是傳媒中的鳳毛麟角
在 廣島核爆 四十年後
Rock Hudson| Italo Calvino 人生的朝聖告終
1985 年 是聯合國宣稱的 International Youth Year
亦是我愁多到爆
世界都包容 恭逢其盛之年..

tmc 提到...

>>我會以為 water music 說著一班'高深莫測'的演奏家

這是因為你「高深」的關係呀! ^^

的確有一位不太高深莫測的「演奏家」Morgan Fisher,出過一張專輯叫 Water Music

也不知道香港的唱片代理為何稱這類音樂為 water music,外國既沒有現成的形容詞,而這些樂團在外國也沒有形成一個 scene,為了推介給香港聽眾,就選了個易記易明的名字吧

>>在 1985 年 4AD 委實太遠

我也是,自己惡補的音樂課在那年還未開始這光輝燦爛的一章,Fra Lippo Lippi 和 Scritti Politti 如果不是簽了大公司,也不會在那時認識他們

1985年於我的意義,是達明一派在那年成立,那是往後數年香港擁有不一樣音樂的根源

Rock Hudson 原來在那年離世,忘記了,當時有點震驚,他是第一個荷里活明星死於愛在瘟疫蔓延時

Jero Smith.朱 提到...

1985 的精彩
書寫的延伸 似乎停不了~

前一年
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 大張旗鼓停不了
Jesus and Mary Chain 穿黑衣用'迷幻糖' 恭迎 1985
New Order 穿創意的包裝 認為 1985 是低調的
隔年又說 '兄弟情誼'
The Dream Academy 悄悄清純出場 嘗到成名之甜
Tears For Fears 最風光 全世界讓他們'喊' 遠到月亮都聽到了 各國紛紛讓出榜單榜位給他坐

Tuxedomoon 的 1985 是'聖戰'
In The Nursery 在 1985 還未打出'攣生'名號
但有'三位一體' 也有'脾氣'
~ 當然 對這兩支團 其名不會在 1985 見報

Van Morrison
REM 名字是會在 1985 見報的
他們在那年頭 都有五彩繽紛的專輯封面
Depeche Mode 的慶典 時至 1986 才舉辦 而且是向闇黑致敬!
U2 的缺席就耐人尋味
在 1984 說他們 '難忘之火' 太少
缺席三年
在 1987 '約書亞樹'是精緻作 傳媒氣氛亦變 已愛說 U2 與這類'搖滾品味'的音樂

若說這些名字 要再加一筆
你說得好 『達明一派』 組隊了~
但我始終不明..
達明一派 在我的認識 終就'隔層紗'
~ 一方面是買粵語碟 在那年頭 比西洋碟'更'奢侈
但這情況在後來回頭買與聽
鄭秀文 王靖雯 關淑怡 周慧敏
這面'空白的紗'都掀了
~ 一方面是那年頭 聽粵語歌的認識中
唱粵語歌是為了 KTV 發功
自然聽不到 達明一派

達明一派 我是回頭買和聽的
__也許跟隨他們音樂的腳步 需要青春的陪葬才顯其美
而我這段該'革命的'情感摻白 罩著'空白的紗'

P.S. 鄭秀文 在那年頭 華星時期 衣服穿得驚世不說~ 他抹的眼妝 是 紅橙黃綠藍靛紫~ 我記得如此清楚 因為當時為 KTV 勤練唱的朋友 熬夜看有線 看衛視 他像發現新大陸一樣 囔嚷已經入睡的我~

~~\~
雖然寫此曲 最有名的是 韓德爾
但奇怪 說 water music 我也是想 Morgan Fisher
這麼久沒注意的一位作曲家了..

想必在那年頭 魚+er 先生 此作常被愛樂人說
是當時 '櫻桃紅'唱片公司的加持吧..
魚+er 先生 '水音樂' 面世 1985年~

~~\~
1985 沒有
George Orwell '大哥' 1984年 陰冷的影子
氣象顯得新穎
時裝走繁複彩艷的奢華
音樂上百家顯得很蓬勃
~
現在 將送走新千禧年的 第一個 '十年'
我除了想像 現在人們不分老少 全關心'網路連線'是否塞車
地球被一班環保人士提醒我們'人'有多糟
而我們亦習慣了之外
我想不出(太多)團名
在這時間點上的詺誌
~\~"

>>(死於)愛在瘟疫蔓延時
說得好極 除了加一筆 Márquez
亦是 tmc 的妙筆 生花的文字
"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 面世 1985年~

~ Pisces 的 Márquez 已年屆高齡八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