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8月 14, 2009

軍 旅 見 薔 薇 之 殤 , To Drown A Rose _ 天 堂 路 遙 六 月 死 。 Death In June _ Live in Japan 1989, plus.

.
Death in June, Live in Japan (One-sided limited edition vinly LP)
日本演唱會
Supernatural Organization Records, 1989

Heilige Leben 聖人之生
Bring In The Night 帶來夜
Behind The Rose (Fields Of Rape) 玫瑰身後(血洗的大地)
Death Of A Man 某人的死
Blood Of Winter 冬天的血
Heaven Street 天堂路
In Sacrilege
褻瀆聖物
C'est Un Rêve 這是個夢
Heilige Leben

Death in June, Brown Book, 褐皮書
New European Recordings, 1987

Heilige Tod 聖人已死
Touch Defiles 玷污
Hail! The White Grain 豐收
Runes And Men 廢墟與人
To Drown A Rose 沉溺薔薇
Red Dog - Black Dog
The Fog Of The World 這世界的霧
We Are The Lust 人是欲望
Punishment Initiation 懲罰的入會式
Brown Book 褐皮書
Burn Again 再燃燒

Death In June, 93 Dead Sunwheels (Compliation Album)
93 逝去的日輪
New European Recordings, 1989

The Torture Garden 難的花園
Last Farewell 最後的告別
Doubt To Nothing 存疑成幻影
Behind The Rose (Fields Of Rape) 玫瑰身後(血洗的大地)
C'est Un Rêve 這是個夢
She Said Destroy 她說毀滅


Death in June discs compiled
by Smith. 朱 ********World Peace !

5 則留言:

tmc 提到...

在那死亡的六月,走進天堂路時,看見罪惡沒有過去 (The Guilty Have No Past)。

最愛他們的專輯,是 The Guilty Have No Pride。

Jero Smith. 朱 提到...

^^
Death in June
1983年的The Guilty Have No Pride
是他們最早的作品了 當
1990年推出CD版
The Guilty Have No Past
加收他們早期作品合輯為一張CD

當時我有這CD 由於第一二張專輯
The Guilty Have No Pride和 Burial(1984)
我都有唱片
當時有位給DIJ寫信(!!)的朋友買不到他們
我給了他(!)..

The Guilty Have No Pride唱片背面那張樣似軍人相擁 打上 when we have each other we have everything一行話 我常想到 比較像亡路天涯 我倆沒有明天的搶匪 ㄏ
Burial唱片封套的紙質是特別用機器壓製花紋

過去我寫DIJ都寫上很多
這次因為提到三島由紀夫 寫了一點崇拜他的DIJ
寫完以後 發現我連回頭聽的動機都沒有了
連去確定我有沒有PIC LP?是哪一張都還沒
..想很久以前的夜裡
那些跟著唱盤旋轉出的攸攸軍樂
像窒冷的夜 映襯綺麗的夏 吟哦竟如此易逝

看他們Night and Fog(Live)封面照
似在緬懷軍人 這個納粹色彩的標題
雷奈Resnais 1955年控訴納粹暴行的紀錄片
也叫Night and Fog

..我想
今天的我 Death in June對我
是「拿父權形像做著自我治療」

而我已聽Eisler 軍歌 歌謠 合唱曲 室內樂 配樂 交響樂.. 許久

Jero Smith.朱
MSN: jerojetw@yahoo.com.tw

tmc 提到...

很詳盡的DIJ資料,從來沒有見過你所說的黑膠唱片,我看過的,已經是之後的版本。

你的朋友很有意思呀,Douglas P 有回信嗎?

提到軍樂,這個星期都是 In The Nursery,實在忘不了他們的精彩演出。

Jero Smith. 朱 提到...

有ㄟ

在我給他DIJ CD以後..
事後某一天 他很慎重的跟我提到寫信/回信這件事
Douglas P 是用手寫回信的
我記得文中有提到 問我朋友是怎麼認識DIJ的?

也因為這件事 我想..
這位朋友是真的打從心底(某處)喜歡DIJ吧!!
(在那個音樂不容易買/聽到的年代 ^^")

原諒我小小的好奇
ITN這對攣生兄弟看上去
是高眺? 矮小? 還是普通呀?
體型偏瘦 還是結實呢??

REGARDS, As Always~

tmc 提到...

想不到 Douglas P 真的有回信,而且還是親手寫的,真人真的不像他的音樂般邪異。

DIJ 確是我們的集體回憶,那個年代能找到一張自己喜愛的外語唱片,確是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Humberstone 兄弟看上去還算魁梧。不知是不是太受他們的軍樂影響,總覺得他們有點軍人感覺,在冷酷的外表中,可以感受到他們內裏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