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07, 2010

♫ 品 味 孤 獨 ─ 「毛 氈」F e l t - Forever Breathes the Lonely Word - 永 遠 呼 吸 ' 孤 獨 ' 這 個 字 1986

F e l t - Forever Breathes the Lonely Word , o c t 1 9 8 6


來自水晶塔尖的雨

來自艾凡隆的七兄弟
在航線射擊太陽的七姊妹
荷馬的伊里亞德放在火裡燃燒
那時我很愉快 直到你說
陽光將永不普照
愛達荷西部的荒蕪城鎮
引導遮蔽葡萄園免於降雪的山谷
彌賽亞在天上 於海面綻放火焰
我被催眠了 直到你說
我全然的自由
而陽光將永遠照耀不到我 不
是的 陽光將永遠照耀不到我
來吧 陽光照耀我吧
來自艾凡隆的七兄弟
在航線射擊太陽的七姊妹
你總是跟我說別走筆直的路
所以我這麼留意著
陽光將永不普照


低落 但是尚未出局


我曾感受二十年的拉距
我說過 好吧這就是全部
我看過我的血像眼淚滴淌
我計算起為恐懼付出的代價

所以你想當被人看見的我
所以你想在漆黑的夢裡起身
所以你想成為過去我所經歷的事
好吧 讓我告訴你一些事
它不像看起來那樣
讓我給你忠告
把持住你的夢
你看看 我是低落 但是尚未出局
我騎上開往成功的道路
我航行在謹守秘密的星
而且我戴起誠實的面具
你不知道嗎 你可以停下 重頭再來
如果你想過時間
那它將是你朋友
你不知道嗎 劍同於筆
在你的麻煩世界裡
沒有一件事是順利
我可以給你忠告
如果你不想一下
那寶貝 再想一遍
那麼你看到我在哪站直 在哪跌倒
那麼你看到我得到什麼 就是這些
那麼你看到這位成人不是遙不可及
你必須將你的雙腳踩在地板
你還想像我被人看見?
你還想在漆黑的夢裡起身?
你還想成為過去我所經歷的事?
好吧 讓我告訴你一些事
它不像看起來那樣
讓我給你忠告
把持住你的夢
把持住你的夢


九月女士

九月女士已經醒來
你最好帶著笑容跑開
九月女士不適合你
你可以試試別人
饒舌的女人
妝點她的心智
她的臉一團糟
九月女士已經醒來
當她跟你說,她跟你說該做什麼
你被她吸引
而你曉得其實那是什麼,曉得其實那是什麼
也許我可以到達一顆星
一顆星是我的期許
也許我可以到達月球
也許不久後我們在那
我就寢,你的頭在枕下
你的腿上有血漬
在溫熱裡你燃燒
你開敞,我溜進被單
你看起來真美麗
而我曉得其實那是什麼,曉得其實那是什麼
九月女士已經醒來
你最好帶著笑容跑開
九月女士不適合你
你可以試試別人


灰 色 街 道


灰色的街,街的灰色
侵略日子裡的騎士出巡
閉上的眼眸說不出話、打寒顫且轉身離開
跳接的記憶為著另一天碰撞
我被你吸引
因為那力量如此盲目
而你被我吸引
因為我探出牆微笑的臉
而你說我看起來很親切
恩 你好 又是我
我是為了見見朋友連絡
因為當我跟你說話,你看不到世上的光照嗎?
你對人生這麼不完全珍惜
而且你不讓你的情感外露
我是照片
我是展示的圖
你是這麼負面
因為我曾經擁有世界
但我放棄它
我在這你在那
我們很近又何必在乎
你幾近希望起你已死
將是你真的活的理由
有時候我懷疑
因為你沒留下什麼可供給予
我被你吸引
因為那力量如此盲目
而你被我吸引
因為我探出牆微笑的臉
而你說我看起來很親切


我喜歡的都是那些死的人


整頓好你的羽翼飛翔


一道在岩石上碎裂的浪

人們哭著
我們要去做的事
人們哭著
我不在乎他們我在乎著..
因你的智慧你毀了一切
用暴風當藉口你犧牲我
你毀了一切
進入黑暗中
我只看見你
我們的經歷
這真是奇妙
但是現在一切已結束 像一道在岩石上碎裂的浪
我不是你的救世主 拜託你走開我的十字架好嗎
你毀了一切
人們哭著
我不在乎他們我在乎著..
因你的智慧你毀了一切
用暴風當藉口你犧牲我
你毀了一切


一時黑暗已改變我的想法

接近某些危險又怪異的事情
就我的習慣來說這沒有什麼
我喜歡那些深邃黑暗 把你困在半途的想法
讓某處的某個人在乎 我願意去做一些事情
為何我要在意玩火
我將發現的 我準備要放一邊
走廊瀰漫煙 所有連根拔起的樹已死
有著三隻稜眼的男人
和一位頭是蛇皮的男孩
我被嚮往異地的愛撕裂
我為魔鬼觸碰的手錯亂
這是你的第二天性 直到這消失前別傻了
男人是個男孩是個小孩女人的孩子
我明白我是慎行的
在天堂看見神和魔鬼於其中
男孩 不正該將你的想法有新的調適
如果你真的想做什麼 你可以跟上我
我被嚮往異地的愛撕裂
我為魔鬼觸碰的手錯亂
這是你的第二天性 直到這消失前別傻了
男人是個男孩是個小孩女人的孩子

S m i t h

10 則留言:

Ken Lung 提到...

由衷感謝前輩推薦 FELT,我是超級迷弟,特地赴日多次去購買他們的黑膠呀。順道提供一個好消息,有一家獨立書店和 Lawrence 合作出版 1000 本限量 FELT Photo Book,但很機車的是,pre-order到達數量才開始列印,話說我已經預購了,呵。

FELT寫真預購書:

http://www.firstthirdbooks.com/

Jerome Smith 朱 提到...

Ken 您好 請稱呼我 Jero
稱呼前輩不敢當 只是年紀虛長許多歲

你很著迷FELT 感到很慶幸 好東西在新一代的愛樂人左右
口耳相傳
那黑膠的日本行購買如何? 剛剛去了你的BLOG 您的PO文讓我想起你是否在我YOUTUBE的頻道 對FELT TRAIN ABOVE THE CITY留過言? 這回你找到這 謝謝你啦..

謝謝你提供FELT新訊 真不容易 你的大力支持 LAWRENCE若知到台灣有你 也該笑開懷 您是FB前衛花園的member嗎 把這消息發佈 在那 是否能得一呼百諾..

祝 深秋的冬 愜意 S朱, Jero

Ken Lung 提到...

Jero

我其實也有翻譯 FELT 的歌詞,拙作,但味道還差您太多,仍還需要時間多多拜讀您的寫作。最當初是一位前輩 KC 所推薦給我。

關於購買 FELT 黑膠,專輯大致上還算齊,CD收得差不多,有日版也有英版,期待未來有機會把“昂貴”單曲也買齊,其實老早於日本曾見過,可是真的太貴,下不了手。

我跟前衛花園的 loou 算舊識,他跟我提到您,說您是台灣引進FELT者呀,呵呵,這是我的榮幸!真的!還有呀,我有張 Splendor of Fear 的藍儂版海報唷,呵呵,只可惜生不逢時,為能經歷那個年代。

有機會一同來小弟這兒聽FELT聊天吧!歡迎!另外,若您對寺山修司的詩有興趣,我這邊有多印幾本翻譯書,可以一本與您結緣沒問題!

另外,忽然想起,之前的確在YouTube留言過!

先留下連絡方式,保持連絡。

ken73820@gmail.com

Jerome Smith 朱 提到...

Ken 不敢當 20年前初生犢大無畏 要翻譯歌詞 就算不當吃力不討好 也會落得被K一頭包。 20年前資訊的滯礙與匱乏 就算"當前"我享用著資訊流通與無礙之便利 也很難回去想像 以前的窘境!!

以前的青澀伴有青春焦躁的美 現在的時務卻去不了步入老成的加味
過去我在找FELT EPs 就很難入手 ..Now Summer's Spread Its Wings Again 名字多美!沒聽過.. ..Sandman's On The Rise Again 應該很有趣,還好幾年後的選輯 都有收入
印象中 FELT 特別是Creation時期 EP多做得更有新意 多出專輯裡不少作品

當時看 Splendor of Fear 的台版海報在盯梢下印出 我也很興奮 老闆開口 問我要幾張.. 我開口的數字 應該是為難到他了xx 但.. 是的 這是過去幼稚的我

先謝謝您的詩集 請代我留下 & 關於歌詞中譯
也請不吝指正

All The Best, S朱, Jero

Ken Lung 提到...

詩集會為您留下一本,我想我們總有機會遇到的。

FELT就像是我最后青春的鄉愁地,未來的日子有機會,我還是會持續收挖他們的黑膠啦,如果經濟許可。

Splendor of Fear 藍儂版海報已經些許泛黃,但我依舊喜愛,雖然我從未機會親臨那個藍儂時代。

我計畫將這張海報裱框;另,這是台南的苦桑贈與,於偶然一次的聊天。

Jerome Smith 朱 提到...

KEN 感恩嘍..

FELT 的氣質 確實是自負 卻與世格格不入 這種智性的"不在乎" 和許多把"人情事故"刻劃淋漓盡致的唱作家 顯得冷清 也獨樹一格 能打響Crumbling The Antiseptic Beauty,Forever Breathes The Lonely Word這樣名號的 非Lawrence挾Maurice Deebank和Martin Duffy之威 也想不出別人..

"鄉愁"是離鄉後的用字。 Lawrence的離鄉是Denim 是他用反骨的趣味加入滾滾洪流 我也知道對於他"十年"的跟隨 該到止處。 淡我離鄉的棲身又是什麼..

海報裱框很棒! 裱框的海報是牆上一紙突顯用意的刺青 海報收在捲軸 是藏在記憶的匣子偶爾溫存

REGARDS, S朱, Jero

Ken Lung 提到...

前輩,我之後也想寫一篇FELT的文章,想把有關FELT的故事都寫進;您敘述之功力,實在到位,我還需要多多體會,揣摩用字。

Lawrence的自負,對世俗嘲弄挖苦,看似與世格格不入,或?其實也曾想被瞭解,而採取如此您所謂智性的方式,呵呵,超悶騷。

另,我因為要買FELT PHOTO BOOK的關係,算和該獨立書店的人員稍稍閒聊起,我想這就是獨立製作和支持者間,彼此珍惜的感覺吧。以下節錄幾段訊息,與您分享!可說是超級超級一手消息唷!

how great that you are translating Lawrence lyrics in Chinese. He will be delighted to hear about it.
We are going to re-release the FELT 10 Lps on vinyl with gatefold sleeves. I am working on it actually.

Dear Ken,

>>>Please tell Lawrence that I love him:).
OK I will

>>>oh no...,
you guys gonna reissue FELT LPs,
I've already had most parts of them except some 7" singles and spent lots of money (cry).
But it's ok for me,
please inform me in advance when FELT LPs are ready to publish.
I think i would buy it again!!!.
Will it be a deluxe boxset?
I think I can't wait and back to 80's again.

I will let you know. We started them two years ago just like the book and they will look exactly like Lawrence would have wanted them at the time. He is proud of the new version.
They won't be in a boxset unfortunately.

>>>Thanks for the news and it's so shock to me,
and so nice to meet you who really close to FELT much,
maybe i will jealous of you:).

same here

>>>Now I am dreaming one day Lawrence and Deeband could sign for me, haha...

they have not seen each others for so many years that I doubt it will happen. And Lawrence will never reform FELT.

Jerome Smith 朱 提到...

KEN 謝謝您的來信 請稱呼我Jero

青春總得找些血肉加持 否則好像對待自己的坦誠過不去..
Heavy Metal. Lady Gaga. or Felt. The Smiths..
品性大家不同 但同樣是樂在其中搖旗

The Smiths的青年 已多達觀光客級數
Felt的青春 還待青年隻身蹈赴探索
您可以寫出這篇故事的..

希望屆時您能揭示 Lawrence取名的用意 是想當Felt為動詞過去式 還是他為何對這毛料鍾情 (20年前能知道這是種布 卻很難理解原來是它 而它叫做毛氈 還不得稱毛呢@~@)

Happy Weekend, S朱, Jero

Ken Lung 提到...

The Smiths 當然也是我的愛。

之前也和朋友談論過八零年代,他們並不特愛 FELT,雖然我知道的80's團也並非全部;可是唯獨 FELT ,所呈現的美感,是如此雋永,詩篇一般呀,我迷戀極了。

這般迷戀反倒和對水仙教主 Morrissey 的迷戀不同,對於他,我則是以花癡的姿態,哈哈,喜愛的經神層面不一樣。

我未來必定會寫一篇 FELT 文(因為我其實想出書,如果有人肯為我初版,否則自己印,哈哈,享紀錄 17-27 歲的青春,有慢慢在寫了,預計 30 歲完成),但須要在回去毛氈的狀態,哈哈,慢慢來。

FELT 我喜歡用動詞去解釋,而非名詞,真想親口問問 Lawrence,哈哈!

先聊到這兒:)

FELT

Jerome Smith 朱 提到...

當年 The Splendour Of Fear 推出的時候 在英國獨立榜 他是和 The Smiths 並列二、一名的! 這當年我在包裝 FELT 盒帶的時候有寫進去

當然這不關我私事。但我總覺得 如 LAWRENCE 和 MORRISSEY 之流 他們真該謝謝 Maurice Deebank 和 Johnny Marr ; LAWRENCE 更多了一位 Martin Duffy 。 這些【朋友】讓這兩位文藝青年的文筆 得以名留"樂史"。 Johnny Marr 讓MORRISSEY 得以羽翼漸豐再揚名立萬 ; Maurice Deebank 幫LAWRENCE 一圓夢的初衷 後續 Martin Duffy 成就 LAWRENCE 十年有成..

但是大家都長成後 Johnny Marr 和 MORRISSEY 反目如眼有刺 ; LAWRENCE 可以想像是調頭遠走高飛

這些創作家藝術性格的一面 是我過去深濡時 痛苦的源頭 許久後當有一天痛苦能釋懷 我才能理解 :

藝術有自己的生命。 FELT or The Smiths 的音樂, 已不是他們自己的, 而是屬於聽歌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