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06, 2010

◎ 雙 子 濯 足 銀 河 ( 黛 安 娜 的 離 去 ) Twins Spent Each Other’s Time Wadin’ Barefoot Ӑcross Silver River ( Suddenly Diana Left )

.
Castor and Pollux/ 金銀星/

雙子座 α: Castor/ 北河二 (井宿,木犴)_北面之河,1.5等銀色,
極複雜的雙星,共六個恆星組成,全天第23亮星。
雙子座 β: Pollux/ 北河三(井宿,木犴)_北面之河,1.1等橘色,
全天第17亮星。兩星相隔四度半

雙子座 μ: Tejat Posterior,井宿一 (井宿)_水井,Castor 後足,2.8等
雙子座 η: Tejat Prior,鉞 (井宿,木犴)_兵器,Castor 前足,3.1等
雙子座 γ: Alhena/ 井宿三 (井宿)_水井,Pollux足(駱駝的轡),1.9等
雙子座 ξ: Alzir/ 井宿四 (井宿,木犴)_水井,Pollux足(花蕾),3.3等



Castor and Pollux 為天神宙斯化身天鵝,讓斯巴達王后 Leda 產下兩顆蛋,一顆孵出 Pollux 和 美女海倫,為宙斯所出,為神祇;另一顆孵出 Castor 和弒親夫的 Clytemnestra,為斯巴達王 Tyndareus 所出,為凡人。

當 Castor 和 Pollux 因為細故,和另一對雙胞胎: Idas 和 Lynceus 發生爭執,擅長馬術的 Castor 被善戰術的 Idas 所殺, 善拳擊的 Pollux 負傷殺了具透視能力的 Lynceus,前來干涉的宙斯用雷劈死 Idas。Pollux 向他的父親─天神宙斯祈願,除非 Castor 活過來,否則他願意放棄不死之軀。宙斯應允他的要求,讓這對雙生兄弟一半的時間同在天堂,另一半的時間歸冥府神 Hades 所管。

海神讓 Castor 和 Pollux 成為航海人的守護星。 Castor 和 Pollux 是 Jason 挑戰金羊毛任務的 Argonauts 成員之一,這隊浩蕩的船員們包括:大力士 Hercules,斬蛇髮妖的雅典王 Theseus,用音樂戰勝海妖的 Orpheus . .等。 途中遇到暴風雨,於是船員們祈求平安。這時在 Castor 和 Pollux 頭上出現兩顆星,暴風雨同時停止。 他們成為水手們信賴的守護神─ 冬航時期,兩顆相鄰的星,在船的桅桿附近閃爍光芒;並用兩人的名字稱呼暴風雨時,空氣中放電的海上現像。 加上三世紀護航聖人 Saint Erasmus of Formiae ( Saint Elmo, died ca. 303 ) 的信仰,這現像日後被稱為「St. Elmo’s Fire」


果記憶可以追索,我仍然想記起和H是如何認識 . .
那段日子,他是常把我學歷掛嘴邊;我一直以為這是他勤於和我互動,而我無視的箇中理由。

H是混血兒,他爸爸工作外派時,在國外和洋妞生下他,回台灣帶他一起回家,H就住下。H並不高挑,眼睛看得出他西方人輪廓的立體。隨著認識日久,他說出他的心裡事。這些說不上討喜的心事,包裝在稚氣的五官,狡黠顯得並不搭調

他說他小時候喜歡虐待小東西,常把抓的昆蟲,腳通通拔掉;他會煮一鍋熱水,把抓到的東西通通往裡面丟。他喜歡和尚,因為和尚的光頭,有烙印的痂疤。他甚至希望把他對象的頭髮都剃光。他找著社會低層,黑黑的勞動青年,至少對當時的我來說,覺得他們都不好看─ 想到H和他們有所牽聯的畫面,這畫面對照外型整潔乾淨的他,還是有些怪。其實H心裡盤算的是:怎麼把到洋妞結婚,那一天就可以得到身分住往國外。

不難想像,他喜歡擠弄對方的痘痘,並隨時剪起對方的手腳趾甲。他狡黠的說要把我頭剃光,當真的我,並不確定會不會甚麼時候遇到不測。H的皮膚摸起來並不光滑,摸起來像短刺的針。奇怪的是這我卻記得清楚:我把這當成西方人淡色體毛的觸感。 我們在一起是很有得聊,這時候想起來,多是他一時興起的,找我陪他騎車到處去,發覺這社會上新鮮的提議。說真的我是忘了,對於自然美景的興趣,他是否也同樣提得起勁。 某個周末,他要我一塊回家─ 他的宜蘭老家

我一定是沒有想太多,就跟他出發。下了車只覺得飢餓又疲憊。先是急忙到賣場,買些用得到的東西,再去用餐。到他家,他其實只是把我往他房裡擺,吃飯他會盛來一碗飯菜!是也有兩個人外出的時候。在那他告訴我他最近南下見筆友的遭遇:他送他禮物,住在那個人家裡,住到這南部鄉下的人家覺得奇怪。他秀出他三分頭 黑黑的 不好看的照片,至少對當時的我來說 . . 在宜蘭的第二個晚上,他決定好要我配合天亮前回台北。

他的構想是我們搭晨間最早從東部發出的火車。 鄉下的夜,都有一片的蛙噪蟲鳴。黎明前天還黑的,我們悄悄聲離開他家,如同來的時候一樣。 他說要抄近路,走進一片稻田,周遭偶有獨棟的住戶。H的聲音伴同夜裡的生物,催促中我都慌─ 這對於剛被叫醒的我來說並不愉快。

光線還是暗的。及膝的稻苗,看不出正常的顏色。 落在他後頭,我從行走的田埂抬頭,雙眼惺忪的灑進無數星銀,一整片星空開徜上頭。左肩上,雙子座精巧的全身浮現,井然的花樣平行,絮語般親暱著─ 手搭彼此肩膀,四目於兩人世界,趁日輪前,悠哉的涉足銀河緩步西行。欣逢這無聲的精緻裡,為著像欣賞石膏像睜大眼睛,我真想駐足,目送星空一會。但H手執長木條清空前方的沙沙作響,伴同細碎的催唸,讓我不由得轉換星空於步履,為了跟上他,我甚至沒想去追上,說:
「Homés,你看,雙子座。」─ H是雙子座。

H走的火車站,是沿鐵軌走上好一段以後,爬上的月台。想這路他一定是熟悉不過,在月台我才能領會他的著急:走這一趟其實不是完全妥當。沒去惦記怎麼在火車上補票,回到松山剛好是早上。周圍往來熙攘趕上班的上班族,沒讓我們分心,為著待會早點回到他南港的租屋處,兩人自顧的吃著早餐。望見早餐店桌上報紙,斗大的標題寫著:黛安娜車禍身亡。

雙子濯足銀河的那個晚上,我和H走過田邊,沒遭遇蛇。那夜可追憶,是 1997年 9月 1號。



朱 覲 紅

G e m i n i are a Swedish brother and sister duo, consisting of Karin Glenmark and Anders Glenmark. Their only truly international release was the single "Just Like That" (1985, the chorus of which was recorded and is, as yet, officially unreleased by A B B A).

2 則留言:

Jero Smith.朱 提到...

_ talked to MM and wrote to 漢 after saw Castor and Pollux above head shine before dawn in Water Park, they all are Gemini! _ JJ

Jérôme Smith Ju 朱 提到...


Castor oil plant: The common name "castor oil", from which the plant gets its name, probably comes from its use as a replacement for castoreum, a perfume base made from the dried perineal glands(會陰線) of the beaver (castor in Latin, Castor L. 175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stor_oil_plant